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1章 阿姐,我错了

第031章 阿姐,我错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9  |  更新时间:

第031章 阿姐,我错了

不过,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小崽子,就算有那么一两个臭毛病,南鸢也可以忍受。

裴子清扛起三张新鲜的雪狐皮,脚步轻快地跟在南鸢身后。

“阿姐,你老待在屋里不出来,都没看到这场雪有多美,太可惜了。”

南鸢:“我在屋里看到了。”

积雪城常年有雪,下雪的画面再好看,她也看腻了。

“阿姐,你在屋中看到的怎么能跟外面的相比呢,你没有看到天地间飞舞的雪花,翠绿的树叶上慢慢积了雪,一点点染成白色,还有小道上被人践踏出来的脏兮兮的小路,也重新与天地融为一体……”

南鸢眉心一抽。

第二个臭毛病说来就来。

聒噪。

真想把小崽子弄回成哑巴。

之前看他安安静静的,以为性格天生喜静,没想到……

南鸢心里那个悔啊。

裴子清突然跑到南鸢前面,跳到了前面一棵大雪松上,双腿勾着一根枝桠,整个身子悬了下来,倒挂着看走近的女人。

“阿姐阿姐,你想不想看雪,我给你下一场雪可好?”

南鸢还没来得及说一声不,那倒悬在树上的小崽子便开始晃了起来。

他一晃,整棵树都跟着晃动,积在树丫上的雪顿时大片大片地往下砸落。

砸了南鸢和虚小糖满身。

等到大块的积雪砸完,便成了簌簌往下飘落的小雪,落在肌肤上,带着丝丝的凉意。

虚小糖抖了抖毛,气哄哄地看倒挂的傻缺,“幼稚鬼。”

南鸢:……

算了,活泼点儿好,起码内心阳光,帮她做好事的时候也能诚心诚意。

不过,南鸢还是愁啊。

三年了,阿清每年用她的名义去城里做好事,所积攒下的功德却只是皮毛。

那么一丢丢,于她而言,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看来,还是得等气运子成长起来,她从气运子那里借点儿便利了。

按照小糖提供的时间线,这个时候的气运子还在苍淼大陆的某个旮旯角乡村里喂猪喂鸡。

等他被第一大宗门里的某某小长老带回去凑数之后,他会从洒扫的外门弟子做起,受尽白眼冷落,被人欺压,后得到机缘,废柴变灵武双修的天才,咻的一下一飞冲天,然后天材地宝不断,一路开挂,广收小弟,扩充后宫,灭反派,救苍生,最终成为一个无法复制的神话。

南鸢抹了一把挂着雪沫的面瘫脸,在心里叹了一声。

这样的剧情,她在陪伴她妈百年的时间里,都不知道从话本子里听到多少了。

她不会抢气运子的机缘,但跟着对方,抢在对方前面救苦救难,这总归可以吧?

可惜,她还得等个两百年。

在气运子成长起来之前,往往反派得先变得牛逼哄哄,大多会搞点儿事情出来,不然哪里轮得到气运子拯救苍生?

这套路,南鸢早就明白了。

天道就是一团只会跟着套路走的规则,蠢。

若不是天道,她何苦于修为封顶,摸索数百年都没能突破瓶颈?

天道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约束她?

面瘫鸢想到自己滞留数百年的修为,顿时就不高兴了。

女人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周身的气压明显变低。

裴子清连忙从树上跳了下来,乖乖站在女人的身后,低声赔罪道:“阿姐,我错了。”

南鸢看他一眼,没有解释。

就让这小崽子以为她在生气好了,不然日后更无法无天。

“阿姐!阿姐你等等我,我真的知错了……”

可是,生气时候的阿姐走得很快,便是三年后的裴子清也追不上。

他站在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上,看着远方的小黑点,神情懊恼。

做错事的裴子清回府后没有找他的阿姐,而是去了梅园。

曾经的百花园早已荒凉,唯有梅园还有开得正艳的梅花。

梅园主人云鹜这三年来深居简出,存在感极低。

当年城主遣散男宠,独独留下这云公子,大家还以为这云公子与众不同。

可这三年来,城主除了叫人好吃好喝地供着云公子,几乎没有踏足过梅园。

这奇葩操作,众人便不懂了。

更让人不解的是,裴小公子居然时常光顾梅园,找这位失宠的云公子闲聊,似乎同云公子关系极好?

此时,状似关系很好的一美一丑俩人正在梅园亭子里对弈。

一刻钟之后,黑子被杀得片甲不留。

云鹜将手中的黑子扔回棋罐,淡笑道:“我输了。裴小公子的天赋可真让我惊叹。三年前,你还什么都不懂,如今却能把我这个师父杀得片甲不留。

不过——

裴小公子的杀性是不是太重了些?这样,可不好。”

裴子清摆出了南鸢同款面瘫脸,并未接他的话,冷冷地道:“阿姐生气了,你的办法根本没用。”

云鹜一顿,笑容清淡,雅致迷人,“没用?若是没用,三年前的你可想象得到,如今你阿姐会像现在这般纵容你?

只要不触碰她的逆鳞,你可以一点点儿地试探她的底线。

这期间,试探的火候很难把控,偶尔惹她生气了也实属正常。”

“阿姐待我极好,我舍不得惹她生气。”

云鹜嗤了一声,“既然舍不得,你又来我这儿做什么?”

裴子清沉默。

一开始他很厌恶云鹜,因为阿姐独独留下了他,这说明他是特别的,可那之后阿姐再没有过问此人,他的心态才逐渐改变。

再后来,他稀里糊涂就跟他有了来往。

不管这人打什么主意,他的确从他这里获益不少。

“裴小公子,今年十六了吧?不小了。”云鹜嘴角缓缓一勾,笑容多了丝别的东西。

裴子清瞬间警惕,“你想说什么?”

“都三年了,你对我怎么还是如此防备?”云鹜悠悠叹了一声,似乎有些难过,“真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裴子清没有搭理他。

除了阿姐,别人对他的好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我只是想问裴小公子,你已经大了,现在可还跟你阿姐同吃同住?”

裴子清神色微变,“关你何事?”

“呵呵,我得提醒裴小公子一句,在你自己暴露之前主动搬出去,要比被你阿姐发现之后撵你出去的好。”

裴子清唰一下站了起来,怒道:“云鹜!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你对你阿姐的心思不干净。”

云鹜笑眯眯地撕下他的伪装,“要是梦里对你阿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你可千万不要……叫出声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