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3章 梦魇,仙子

第033章 梦魇,仙子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

第033章 梦魇,仙子

大雪纷飞,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一个相貌丑陋的少年迎着风雪踽踽而行,留下了两排望不到尽头的脚印。

他已经在雪地里行走了很久,又饿又冷。

后来,少年实在撑不住了,倒在了雪地里。

冰冷的雪砸在他的脸上,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在逐渐变冷。

快撑不住了。

这一闭眼,或许就再也醒不过来。大雪会淹没他的身体,将他埋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在少年眼皮子越来越重的时候,他看到天边出现了一道白光。

他从未见过那样圣洁的光,美极了。

一个身穿黑色长裙、身段玲珑的女人从白光里走了出来。

女人的身体带着淡淡的光晕,那张脸也隐在一团白光之下,让人看不真切。

“仙子……”少年朝远处探手,嗓音干哑难听。

仙子圣洁如高山雪莲,声音亦带着风雪一般的冷,“我乃天上的冰雪仙子,掌管天地间冰雪,此次我下凡渡劫。而你,便是我的劫数。”

“我?劫数?”少年无力地喃喃着,努力撑开眼皮子看她。

可是,他怎么都看不清那张脸。

垂死之际,他听到仙子说,“不管你有什么心愿,我都会帮你实现。”

那大概是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我想活着,我想变得强大……”少年挣扎着说完了最后的话。

他以为,那只是他弥留之际出现的幻觉。

可是,少年再睁眼时,发现自己还活着。

他躺在一间铺满毯子的房间里,心脏还在跳动。

地上的毯子不知是什么灵兽的皮毛,毛绒软绵还暖融融的,直接与肌肤相触,舒服到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没多久,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他的手变大了,腿也变长了!

少年在铜镜中看清了自己的模样。

那张丑陋不堪的脸居然变得俊美无俦,瘦削矮小的身材也抽高到近九尺,变得健硕挺拔!

人憎狗厌的瘦削少年摇身一变,成为了他曾经最渴望成为的那种完美男人。

不但如此,他还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你还活着,而且变得很强大。你的愿望我都帮你实现了。”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少年猛地调头,看到了昏迷前见过的那位黑衣仙子。

“你还有什么想要的?”仙子问。

少年直勾勾地盯着她,虽然对方的脸被圣光遮挡,看久了会眼睛刺痛,可他却仍是执拗地盯着她双眼的地方。

仿佛这样,自己就在同她对视一般。

少年有些忐忑地道:“我还想、要你……”留下来陪我。

他没敢说完自己无礼的请求。

黑衣仙子误会了他的意思,清冷的声音带了一丝古怪,“你想要我?”

少年吓得赶紧解释,“不不不是,我没有,我是说我我——”

“可以。”仙子冷冰冰地丢出两个字。

少年猛地瞪大眼,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炸得他血管暴涨,血液沸腾。

“不管什么愿望,我都会帮你实现。包括,我。”

仙子缓缓朝他走来,每踏一步,脚下便出现一朵雪莲花形状的光团,又很快隐去。

少年咽了咽口水,声音低哑,“不,我不敢亵渎仙子。”

仙子却道:“不过一具皮囊而已,你若喜欢,便拿去,于我修行无碍。

若这就是我的劫难,我反倒要谢你,因为这比我想象中的渡劫要容易许多。”

少年失神地看着她,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冲击着他,侵蚀着他的理智。

“怎么,又不要了?”仙子歪了歪头。

“我要!”在大脑还没给出反应之前,少年便匆忙应了一句。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他心脏砰砰狂跳,气息一点点变得急促起来,呼吸越来越困难。

到最后,差点儿窒息而死。

然后,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看不清脸的仙子,颤抖着手解开了她的腰带……

少年亵渎了圣洁的仙子。

他心中愧疚,却又有种隐秘的兴奋。

他不该将仙子从神坛之上拉下来,可那份美好主动送到了面前,他被诱惑了。

少年将那裹着淡淡光晕的身躯从头到脚细致地亲吻了一遍,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无比的虔诚。

他紧紧抱着仙子,深深地与她融为一体。

极致之时,被玷污过的仙子,身上光晕隐去,遮挡着脸的那一团圣光也慢慢消散。

仙子的那张脸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面若芙蓉,肤若凝脂,唇似菡萏……美不胜收。

然而,仙子的那一双眼里却波澜不惊,哪怕被少年如此亵渎,眼里也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冷冷清清的。

少年看清这张脸,尤其是对上那双清冷美眸的一瞬间,眼中的意乱情迷骤然散去,瞳孔狠狠一缩……

夜色正浓。

城主府,城主的寝房外间,裴子清唰一下睁开了眼,眼底尽是惊恐慌乱之色。

少年满面胀红,浑身都湿哒哒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他急促地大口呼吸着屋里的空气,一滴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上砸落,恰好砸在手背上,在寂静的深夜发出清晰的啪嗒声。

原来,是梦。

可是,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

裴子清紊乱的呼吸和心跳逐渐平稳下来,身上的那股燥热感没了,眼里的情绪也全部隐藏了起来,凝为了一团深不见底的黑。

居然,被那人说对了。

他对阿姐的确有着别样的心思,所以才会做这样一个龌龊至极的梦。

他想独占阿姐,要她只看着自己一个人,不是因为晚辈对长辈的那种独占欲,而是,他喜欢她。

就像梦到的那样——

他想……要她。

裴子清闭上眼,回忆着梦中的场面,心脏隐隐发烫,血液也慢慢升温,但双手却一点点紧握成拳。

他对自己放在心尖尖儿上敬重的阿姐,居然有这种阴暗龌龊的心思。

他万万不该。

·

南鸢起来的时候,勤奋好学的裴子清已经在院子里舞刀了。

跟裴子清几乎一样高的大刀,重达百斤,被他握在手里,舞得猎猎生风。

南鸢原本是想小崽子用剑的,毕竟剑轻,看起来也优雅斯文许多,但小崽子见她挥了一次刀之后,说什么也要用刀。

“阿清……”

女人一开口,裴子清立马收了招式,提着把大刀,噔噔噔地朝她跑了过来,画面还挺萌的。

“阿姐,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南鸢若有所指,“你问的是现在,还是昨天半夜?”

裴子清一怔,眼里划过一抹慌乱,但垂眸的一瞬间便敛了起来,只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昨晚上,我吵到阿姐了?”

南鸢的语气有那么一丝丝嫌弃,“抱着被子翻来覆去拱来拱去的,还开门关门,动静弄那么大,我如何不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