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4章 结亲,庄家

第034章 结亲,庄家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20  |  更新时间:

第034章 结亲,庄家

裴子清骤然听到这话,心脏跳漏了一拍。

他面不改色地解释道:“阿姐,我昨晚上做噩梦了。”

南鸢心道:这还用说,肯定是梦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我梦到自己走在冰天雪地里,冻得浑身发抖,后来天上落下一个仙子,送给了我一床被子,可是我躺在雪地里,即便裹着被子也冷,所以我拼命地抓着被子往里钻……后来,我被热醒了。”

说到这儿,裴子清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阿姐肯定猜不到我为什么做这样的梦,因为昨晚睡前没有关死窗户,那冷风从窗户缝儿钻了进来,正对着我的头。

我这一做梦,出了一身汗,就去偏房换了身衣服。”

虽然现在他跟阿姐都睡正房,但阿姐把偏房留给了他,平时他沐浴更衣都是在自己的偏房。

还有——

阿姐沐浴的时候,他也会去偏房避一避。

“该。”南鸢瞥他一眼。

裴子清有些委屈地看她,“阿姐,我被冷风吹了一晚上,阿姐不心疼我就算了,怎么还说我活该?

不过,吵到阿姐的确是我不对,我寻思了一早上,觉得自己还是搬去偏房住得好。”

南鸢微顿,“对我没什么大碍,若是因为这个,倒也不必。”

“阿姐,不全是因为这个,原本住在外间,是存了照顾阿姐的心思,可是阿姐从不起夜,反而是我经常给阿姐添麻烦。”

这次不等南鸢说什么,她怀里的虚小糖就开始吱吱地嘲笑,“骗人,明明是你自己害怕,不敢一个人住。”

裴子清:……

他没有,当初是阿姐误会了他。

他贪恋阿姐的温柔,才默认了。

“阿姐,我不小了。”

南鸢一听这话便明白了。

还以为这小崽子没有叛逆期,没想到这就来了。

唔,也的确不小了,只是他一直不长个儿,她就习惯性把他当成了三年前的那个小崽子。

南鸢一点头,裴子清立马把自己的床褥抱了出去。

非常地干脆果断。

南鸢在心里感叹一声,儿大不由娘啊。

·

没几天,南鸢就发现了更伤心的事情。

她面无表情地戳着虚小糖圆滚滚的小肚皮,“阿清最近是不是在躲着我?”

“咩?鸢鸢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哦,以前他每天都要在鸢鸢面前晃几遍,最近忙得都不来晃了,也不帮我顺毛了。

鸢鸢你说,他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

南鸢:……

“小糖,不太懂的话就不要乱说。”

虚小糖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爪,哼哼,一直泡在雪雾山不回来,就是在外面有狗了。

南鸢望了望远方。

唉,崽子大了,有自个儿的小秘密了。

这似乎是所有老母亲必经的事情?

作为一个好长辈,她会给小崽子足够的私人空间。

裴子清的确在故意避着南鸢,他急需要做一些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甚至于,连云鹜他都不见了,一个人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苦苦挣扎。

在猎杀了一头凶兽之后,裴子清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

他望着雪雾林上空灰蒙蒙的天空,失神。

大汗淋漓的厮杀让他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断。

阿姐只能是阿姐,不能是别的。

那是他心中最圣洁的存在,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哪怕……他自己。

裴子清仔细地将自己身上的血渍清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又用提前准备好的熏香将自己熏了一遍,确保自己身上的血腥气不那么刺鼻。

阿姐有洁癖,他必须保证自己是干干净净的,虽然阿姐对血腥味儿的容忍度似乎比其他味道更高一些。

整理好心情后,裴子清回了府邸。

刚回去,他就发现了异样。

府里来人了!

看那阵仗,对方应该很有来头。

他们的轿车用高大漂亮的雪斑麋鹿代跑,他们的下人穿着积雪城中富人才能穿得起的绫罗绸缎……

议事的正厅外守着他们的人,不许任何人靠近。

府里的一位老仆人路过,看到裴子清时,朝他行礼,“小公子安。”

“来的是何人?”裴子清皱着眉问。

老仆人小声答道:“是青禾庄家的人。”

“青禾庄家?”裴子清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青禾庄家为何来我积雪城?”

这两个地方明明八竿子打不着。

“这……”下人有些犹豫地看了身后一眼,声音放得很低,“老城主还在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救了庄家大爷一命。

庄大爷感恩,同老城主定了一门亲事,让膝下最小的儿子入赘城主府……”

莫说青禾城是苍淼大陆有名的富庶之城,就说这庄家。

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修灵世家。

数百年来,庄家出过不少灵修大能,在整个苍淼大陆都极有声望;

相反,积雪城灵修极少,连老城主也不过一个中级武将而已,虽能移丘劈石,但到底比不上灵修。

也就是偏僻落后的积雪城,他才能当得上这城主,换了任何一个地方,这修为都是不够看的。

当年的老城主做梦都想生出一个有灵根的子嗣,于是费尽心思娶了一个中级灵徒。

奈何两人生出来的女儿仍然没有灵根,只能做一名武修。

老城主也想过多找几个女人试一试,但他与老夫人伉俪情深,最终放弃了这种做法。

所以当年庄大爷提出这门亲事后,即便有点儿挟恩图报的意思,老城主也欣然答应了。

他生不出来,但他的女儿和庄家后代结合,说不定能生出一个有灵根的孩子。

老城主到死都念着这件事。

原本以为庄家早已忘了当初的承诺,没想到,在老城主死后数年,这庄家小公子居然主动寻上了门。

裴子清听完这名老仆的话,怔怔地站在原地,双眼无神。

结亲?

阿姐她,竟同别的男人结亲了?

怎么可以,阿姐她怎么能嫁给别人……

少年双手紧握成拳,双眼通红,目眦欲裂,浑身都在颤抖。

那模样有些骇人。

老仆人被吓得不轻,福了福身后赶紧走人了。

裴子清回神后,捂住自己的心口,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这里。

他现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想阿姐看到这样的自己。

“裴小公子何故一人躲在此处黯然神伤?”

裴子清蓦然转身,看到身后神出鬼没的男人时,面色一沉,“你怎么在这里?”

云鹜乐了,“裴小公子,城主好像从未禁足我,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裴子清冷冷地看他,没有说话。

“青禾庄家的人,小公子可看到了?”云鹜笑眯眯地道:“说庄家一家抵十城都不为过,那庄家的小公子我方才瞄到一眼,长得那真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