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5章 阿姐,不要嫁他!

第035章 阿姐,不要嫁他!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8  |  更新时间:

第035章 阿姐,不要嫁他!

裴子清看向云鹜的眼神已经变得阴鸷无比。

云鹜恍若未觉,悠悠然继续道:“不说这庄小公子的身份地位,就说他的修为,放眼整个积雪城,怕也找不出几个比他厉害的。”

“他这样的人入赘到城主府给你阿姐当夫婿,可是你阿姐赚了。”

裴子清听到夫婿二字,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

“我阿姐是世上最好的女人,谁都配不上她!这庄小公子不就是出生好了一点儿,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娶我阿姐?”

云鹜呵呵一笑,“配不配得上,可不是你说的算,你不如亲自去问问你阿姐,看看她怎么说?

你阿姐断没道理拒绝这样一个人,若有庄家做靠山,可保积雪城至少两百年无虞。

裴小公子大概不知,每隔五十年,积雪城外的雪雾山便会出现一波兽潮,规模或大或小,积雪城并不太平。

最大的一次兽潮发生在五百年前,兽潮席卷整个积雪城,积雪城死伤大半。

如果有庄家的人坐镇便不一样了,不管这位庄小公子受不受宠,只要他姓庄,积雪城一旦出事,庄家就不会坐视不理。

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未来夫婿,甘愿入赘城主府,傻子才会拒绝,你说是不是?”

裴子清握紧的五指几乎把掌心扎破。

“你我好歹也算师徒一场,我奉劝裴小公子还是早日认清事实。”云鹜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声。

“你算我哪门子师父?滚开!”裴子清狠狠将他推搡到一边,从他面前走过。

云鹜身子被撞得一晃,他屈指弹了弹被他碰到的地方,声音不远不近,刚刚够裴子清听到,“等你阿姐成了亲,她会同那庄小公子日日颠鸾倒凤,做着你无法想象的亲密之事,说不定很快就能生下一儿半女,到时候还有你什么事呢?

本就是捡来的假少爷,呵。”

这一瞬间,裴子清心里的那根紧绷的弦终于……断了。

云鹜瞅了眼踉跄跑远的少年,嘴角斜斜一勾。

城主府,议事厅。

南鸢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正用神识跟小糖交流。

虚小糖仗着没人能听懂自己的兽语,直接蹲在南鸢的肩膀,冲她耳朵低声吱吱吱。

“鸢鸢,这是个册上有名的炮灰,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其实超有野心!

原剧情里,裴月莺闭关死翘翘之后,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积雪城内乱最严重的时候赶来,后来跟老管家联手平定了内乱,成为了新任城主。

为了名正言顺地继位,还跟死人裴月莺结了亲。

鸢鸢,你就说这操作骚不骚吧?”

南鸢:骚。

小糖换了个姿势继续叭叭叭,“可惜,炮灰就是炮灰,他还没逍遥多久,那位魔渊大佬就来灭城了,作为城主的他当时死得特别惨。

对了,这炮灰跟气运子有一丢丢关系。

他的三哥是庄家后辈中资质最好的一个,后来成为了气运子的好兄弟,他惨死,两人自然就跟那只嗜血魔蛛结了仇……”

小糖一直吱吱个不停,惹得对面那人频频看来。

英俊而矜贵的男子微微一笑,让人很有好感,声音也十分温和,“原以为自己见多识广,可今日见了裴姑娘这只灵兽,方知自己见识浅薄。

敢问裴姑娘,这灵兽是何品种?我竟从未见过。”

南鸢将肩膀上的小毛球抱入怀里,淡淡道:“雪雾山上逮来的,兴许是什么灵兽的变异种,并不值一提。”

一旁的老管家见两个年轻人绕老绕去还不提正事,都有些急了。

他对这位庄小公子万分满意,不管是为了完成老城主的遗愿,还是为了积雪城的未来,他都希望促成这桩婚事。

终于,庄莫南开口了,神色从容,“不瞒吴伯和裴姑娘,此次我是来履行父辈约定的……”

屋中几人相谈正欢,门外突然传来争吵打斗声,不多时,一人破门而入。

“少爷,这人声称自己是城主府的小少爷,我们没敢伤人。”

跟进来的一位庄家随从回禀道。

庄莫南摆摆手,“下去吧。”

他看向那闯进来的少年,目光触及到那张脸时,倒吸一口气,眼里闪过一抹惊异之色。

来之前,他便打探过积雪城的事情,知道裴月莺收养了一个相貌丑陋的孩子。

没想到,竟丑到了这种地步。

裴子清一进门就冲向了南鸢,抱住了她的腰,仰头看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红彤彤的,眼里尽是哀求之色,“阿姐,不要嫁给他,不要嫁,求求你了……”

他偏头看向那庄小公子,心中嫉恨。

果真长得十分俊美,那一身白底火焰的锦袍,那价值不菲的玉冠,那镶嵌着宝石的腰封,无一不彰显出这个男人的身份和地位。

他是天生的贵人,不是他这种假少爷。

裴子清的手不由一收,将女人的腰抱得更紧了。

“阿清,你先退下。”南鸢拍了拍小崽子的脑袋瓜,颇为头疼。

到底是谁在小崽子面前乱嚼舌根了。

老管家本就看不惯裴子清,见他没大没小地冲进来,还打了未来姑爷的人,顿时怒斥出声,“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就闯进来丢人现眼,还不出去!”

南鸢看他一眼,心中不悦。

她的崽子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

“阿姐?”裴子清眼巴巴地望着女人,他才不管那老东西,他只听阿姐的话。

“放心,阿姐不嫁人。”

裴子清闻言,眼睛大睁,“真的吗?阿姐不准骗我。”

“阿姐从不骗人。”

裴子清顿时喜笑颜开,“那我出去等阿姐,等阿姐谈完了,我再来找阿姐。”

说完便欢快地跑出去了。

“让庄公子看笑话了。”南鸢对贵客道。

“方才裴姑娘要解除婚约,莫非跟这孩子有关?”庄莫南问,目光里带着探究。

原以为这事十拿九稳,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儿,不管相貌还是修为皆为上乘,在青禾城时便有不少世家小姐倾心于他。

没想到,就在这丑八怪进来之前,他被拒绝了。

庄莫南表面依旧风度翩翩,心底却十分不屑。

即便不是那种膀大腰粗的武修,甚至颇有几分姿色,但生性风流荒唐,夜驭数男的丑闻传遍了方圆百里。

他屈尊降贵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旮旯之地,愿意娶这么个不检点的女人,这女人哪儿来的脸拒绝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