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6章 永远,不会离开

第036章 永远,不会离开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

第036章 永远,不会离开

南鸢解释道:“跟阿清无关。你我门不当户不对,这门亲事委实不合适。

由我提出解除婚约,没人会说庄家不厚道。”

婚约一事老城主跟裴月莺提起过,当年的确是他挟恩图报。

虽然亲事由庄大爷主动提出,但那时的庄大爷只是随口一说,换做任何认都不会那么没眼色。

可那时的老城主太想要一个有灵根的后代了,被这么一个大馅饼砸中时,立马激动地一口答应,让庄大爷连改口的机会都没有。

庄家注重颜面,说出去的话自然不好再反口。

老城主感觉得到,庄大爷是有些后悔的,是他装眼瞎看不到。

这事儿老城主同裴月莺提到过多次,让她日后一定好好待那位入赘进府的庄小公子。

可是,一直等到死,老城主都没能盼来自己的这位入赘女婿。

他到底是个要颜面的人,从未派人去庄家提这门亲事。

庄莫南看着眼前的冰美人,虽然心中百般不悦,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裴姑娘,若我说自己不介意呢?”

“我应下这门亲事,一是因为父母之命,二是,我本人其实并不那么在乎门第。”

南鸢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庄莫南知道她的态度后,苦笑出声,“好吧,我明白裴姑娘的意思了。实不相瞒,庄家子嗣众多,我虽为大房嫡子,但并不起眼。若我愿意留在积雪城,裴姑娘可愿收留我?”

南鸢意外地看他一眼。

小糖用爪子捂着小嘴儿吱吱吱:“鸢鸢你快看呀,这货果真是个豁得出去的,你都拒绝了,还不要脸地往上凑,他就是想图谋积雪城,还装得人模狗样,哼哼~”

这么一对比,还是丑兮兮的阿清更可爱。

南鸢想到日后还想跟在气运子身后行便利,这人又跟气运子沾着点儿关系,没把话说死,“你想住便住,但亲事取消。”

庄莫南有些遗憾地道:“我虽有这个心,却不敢勉强裴姑娘。明日我便返程,同家父秉明裴姑娘的意思。

日后若是来积雪城小住,还望裴姑娘接纳。”

“可以。”南鸢承诺。

庄莫南朝她拱了拱手,“那便不打搅裴姑娘了。”

等人走后,裴子清立马噔噔噔地跑了进来,眼睛发亮地盯着南鸢,“阿姐,你当真没有答应这门亲事?”

“为何要答应?”南鸢躺回软榻。

今天说了好多话,真累。

裴子清立马上前,给她捏肩,“阿姐,那庄小公子长得很好看,家世也好,若是入赘城主府,以后积雪城也有了保障。”

南鸢口气狂妄,“有我在,护积雪城绰绰有余。”

裴子清笑嘿嘿地附和道:“我和阿姐一起护着积雪城,咱们才不借任何人的光。”

等第二天那庄小公子带着自己的人一个不剩地离开后,裴子清更是难掩脸上喜色。

他去找云鹜,胸脯挺得笔直,“你太小看我阿姐了,即便是青禾庄家又如何,阿姐照样看不上。”

云鹜看他这副得意中透出点儿小喜悦的样子,突然就摇头一笑,“裴小公子还是太嫩了。”

裴子清瞬间拧眉,“你此话何意?”

“你信否,那庄莫南并未离开,或许在积雪城外驻扎,或许在毗邻的城池,但他就是没有回青禾城。”

“他想干嘛?”裴子清瞬间警惕。

“他身为青禾庄家的公子,大老远跑来这积雪城入赘,却被人拂了脸面,回去之后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看着吧,他定会用尽各种办法撩拨你阿姐,你阿姐现在的确清心寡欲了不少,但你可不要忘了她从前的模样,她极好男色。

薛松韫你可还记得,顾兰芝你是否有印象?

这两人可都是得你阿姐盛宠过一段时间的。

哦,还有区区在下。”

云鹜悠悠一笑,“你不觉得从这庄小公子身上能看到我们三个人的影子?

薛松韫的高傲矜贵他有,顾兰芝的清高无尘也有,甚至于我这样的优雅风流,他也有。

这样一个男人若是愿意花心思在你阿姐身上。你觉得,你阿姐能把持得住?”

裴子清想了想那庄小公子的模样和气度,发现云鹜所言竟一点儿不假!

这庄小公子、这庄小公子完全是阿姐喜欢的类型!

可能还是有史以来级别最高的一个!

不久前因为阿姐的承诺而欢喜雀跃的心情眨眼间就没了,裴子清开始恐慌。

“我去告诉阿姐,让她防备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云鹜笑了一声,“你告诉她,她去找庄小公子,庄小公子再说几句感人的花言巧语,你阿姐心软,两人继续纠缠……

呵,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那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裴子清暴躁地抱头。

这人为什么不离开,阿姐明明都拒绝了,他怎么这么不要脸!

云鹜眼里掠过一抹精光,嘴角勾起,看向他,语调轻而缓地吐出一句,“很简单,杀、了他。”

裴子清动作一僵,脑中涌出许多疯狂的念头。

杀死这个男人!毁了那张脸!让他再不能蛊惑阿姐……

可很快,他清醒过来。

裴子清阴测测地盯着云鹜,“若这庄小公子在积雪城出了事,青禾庄家岂会放过我阿姐?

就算他死在积雪城外,那也是从积雪城离开之后才出事的。

云鹜,你在故意引导我?”

云鹜微微一笑,“裴小公子想多了,那庄小公子什么修为,你阿姐又什么修为?他若死了,没人会把责任怪在你阿姐头上。

何况——

呵呵,我就是这么一说。

就凭你,你杀得了那庄小公子么?”

“裴小公子请回吧,我累了,要歇息了。”云鹜下逐客令。

裴子清看他的目光让人发憷。

凝视片刻,他转身离开。

云鹜心情颇好地掏出桌角的泥人继续捏捏捏。

搞个分身暂时骗过那盯梢人还是不难的……

裴子清这几日很黏人。

“阿姐,那位庄小公子当真不娶阿姐了?”

“我拒绝了。”南鸢拍拍小崽子脑袋,“阿清啊,你问很多遍了。”

“我、我怕阿姐丢下我。”裴子清委屈巴巴地道。

“不会。除非你主动离开我。”

“我永远不会离开阿姐!”裴子清声音陡然拔高,情绪激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