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38章 图谋,杀戮

第038章 图谋,杀戮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3  |  更新时间:

第038章 图谋,杀戮

裴子清拧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阿姐不许你出府,你就应该乖乖待在府里才对!”

“没良心的小子,我千方百计地逃出来,还不是为了帮你。”

裴子清面无表情地打量他片刻,突然冷笑一声,“你来帮我什么?我不过是来打探一下这庄莫南的品性如何,想收集一些他的劣迹,回头他若哄骗阿姐,我也好让阿姐看清他的真面目。”

云鹜微顿,然后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出声,笑得极为放肆。

裴子清却瞬间紧张起来,低斥出声,“你疯了!你想引来庄莫南的人不成?”

可是,裴子清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边动静如此之大,却没有引来任何人,明明那庄莫南身边高手如云。

云鹜乐道:“你所谓的高手是什么?这些人在我眼里不过蝼蚁。”

云鹜高高俯瞰着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在我面前,不必掩饰你内心的欲望。因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

毕竟,这小东西可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

“你想独占你阿姐,让她眼里心里只看得到你一个人,你喜欢你阿姐,做梦都想将她压在身下,同她颠鸾倒凤、翻云覆雨、风流快活……”

裴子清神色骤变,眼里涌现出疯狂而扭曲的情绪,怒吼道:“我没有!不准你侮辱我阿姐!”

云鹜大笑,“你自己在梦里侮辱她侮辱得还少吗?”

“在我面前,裴小公子就不用再伪装了,我不会把你的心思告诉任何人。”

“只要你承认你有这份龌龊的心思,我不但助你杀了庄莫南,还帮你得到你阿姐。

如何?这笔生意做不做?”

藏在内心深处那肮脏龌龊的念头,被人赤裸裸地掀开,暴晒在外面,裴子清深陷在沼泽中,挣扎、彷徨、大口呼吸……

云鹜姿态闲适地站在一边,欣赏着他挣扎的过程。

少年闭眼,猛喘了几口气,再睁眼时已经变得异常平静。

“为何这么做?”他的声音有些低哑。

云鹜轻嗤一声,“人生在世,及时行乐,欲望并不丑陋,丑陋的是人心。那些在旁人看来肮脏龌龊的念头,又妨碍到了旁人什么?”

裴子清轻声道:“会妨碍到阿姐。”

他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喜欢阿姐,喜欢就是背德,就是不伦。

何况,阿姐并不喜欢他,她一直把他当成孩子。

云鹜摇头,“说你蠢,你有时候又很聪明,可说你聪明,我又觉得你是个榆木脑袋。

你阿姐的底线在哪里,你试探了这么多年试探到了吗?

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得不到她呢?

你阿姐像是被世俗礼教束缚的女人?她以前做的那些事可跟礼教一点儿沾不上边。”

裴子清发愣。

云鹜突然拽住他后衣领,拎着他飞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云鹜语气悠然,“带你去杀人。”

裴子清知道他深藏不露,却不知他竟明目张胆到了这种地步。

他带着自己成功避开了庄莫南布置在周边的所有耳目,深入敌方地盘,如入无人之境。

两人停在屋顶,正下方便是那庄莫南歇息的房间。

“你到底是什么人?”裴子清问。

云鹜笑得意味深长,“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裴子清抿了抿嘴,“就算你帮我,我也不会杀庄莫南。阿姐不会喜欢我手上沾血。”

云鹜眼睛眯了眯,闷笑两声,“不,你会喜欢这种感觉的。”

屋里的人还没有就寝,里面传来两个人的谈话声。

裴子清听不清,云鹜却突然变得兴奋。

“裴小公子,这庄莫南正在同自己最信任的下属聊你阿姐呢,想不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云鹜没有给他拒绝的权利,直接将房瓦掀开一面,将他的头按了过去。

屋内,那位庄小公子换下了那身象征身份的华贵锦袍,装扮成了普通商人的模样,但依旧难掩风姿。

他双手负背,正在同面前一个低眉敛目的中年男子说话。

裴子清凝神细听。

“少爷,这积雪城城主既然不识好歹,少爷何不选另一条道路?那榆阳城城主的嫡长女倾心于少爷,少主完全可以——”

庄莫南抬了抬手,打断他的话,“城主之女哪有城主的权利大,榆阳城以后可落不到一个女婿身上,但积雪城就不一样了。

何况,这是父亲指定的亲事。”

那下属愤愤然道:“可这积雪城城主如此不识好歹,少爷都抛弃颜面甘愿入赘了,她竟敢拒绝。”

庄莫南的表情不见喜怒,“女人而已,花点儿心思哄哄就好了。况且,积雪城偏远,更适合我做的事情。”

下属有些担忧地道:“那积雪城城主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知到时候少主狠得下心否?”

此时的庄莫南全无白日里的风雅温和,眼里闪过一丝狠意,“成大事者,手上如何能不沾血腥?等我将积雪城拿到手,自会善待全城百姓,也会替她立功德碑,不会让那女人白死。”

裴子清听到此处,滔天的愤怒侵蚀着他的理智。

他们竟然筹谋着杀了阿姐取而代之?

他们怎么敢!

裴子清忘了彼此之间实力的差距,他一拳砸碎屋顶的砖瓦,从屋顶跳了进去。

布满血丝的眼死死瞪着这对狗主仆。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竟是打着杀我阿姐谋取积雪城的主意!”

他一步步走近,疯狂的杀意在眼中肆虐。

庄莫南心中大惊,不是因为畏惧裴子清,而是震惊于他竟能穿过自己的重重防卫,在屋顶偷听那么久,而他竟一点儿动静没有察觉!

庄莫南很快镇定下来,身上杀意不掩,“既然被你听到了不该听的,那我也留不得你了!”

话毕,他抬手欲施展杀招。

可下一刻,庄莫南就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力量束缚住,丝毫不能动弹!

庄莫南嘴巴大张,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冲上前的裴子清一爪捅穿了心脏。

噗嗤一声。

裴子清从胸膛里掏出了那颗血红的心脏,手一松,心脏砸落在了地上,溅了他一身的血。

庄莫南身上的生机飞快流逝,一双眼也迅速灰暗下来。

那双眼大瞪着,还有几分残存的惊恐和不甘。

他还没来得及大展宏图,就这么憋屈地死在了一个小人物手中……

“这人的心竟是红的,我还以为是黑的。”

裴子清语气平静,但那双血淋淋的手却轻颤不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