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1章 身死,愤怒

第041章 身死,愤怒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

第041章 身死,愤怒

虚小糖吓得浑身炸毛,“鸢鸢镇定,镇定啊!”

被天道粑粑发现就完球了!

南鸢声音极冷,“有人想要阿清的命,如何镇定?”

虚小糖一听这话也怒了,“哪个王八羔子敢在太岁爷上动土,鸢鸢我们走,去弄死那人!”

臭小孩儿可是它和鸢鸢的人,只有它和鸢鸢可以欺负他,别人都不能!

南鸢手臂在空中一划,虚空中凭空出现一道空间裂口。

一人一兽气势汹汹,直接破碎虚空走人。

……

这里暗无天日。

腐烂和血腥气混杂在一起的恶臭味儿充斥着四周,待得久了,人就仿佛失去了嗅觉。

裴子清那只漂亮的眼睛此时血淋淋一片,整个被挖空,一条腿也从膝盖以下没了。

他凶狠地挥舞着大刀,跟扑上来的魔兽厮杀。

手中这把刀是阿姐送的,就算杀那些庄家人的时候,他都没舍得用。

可现在,阿姐送的这把刀却沾满了粘稠恶臭的鲜血。

这些恶心的东西弄脏了阿姐送他的礼物。

它们生得丑陋不堪,模样畸形,有的脸上有三张嘴,有的头顶还会长出一只爪子,它们流着哈喇子,是只知道吞噬的低等魔物。

裴子清突然笑了一下,在杀了这么多奇形怪状的魔兽之后,他觉得原本的自己根本算不得什么怪胎,至少他的脸上没有多一只眼也没有少一张嘴。

不过,那是以前,现在……

阿姐最喜欢的那只眼睛被魔兽一爪子剜走了,半条腿也成了这些东西的腹中餐。

刚开始他还会恨,但后来,就只剩下活下去的念头。

他要活着,哪怕只剩一口气,他也要见到阿姐。

裴子清将储物袋里的最后一颗丹药服下,身上顿时又充满了力量,继续新一波的抵御。

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死。

可是,他逃不出去。

未知的石洞里、黑褐色的大树上,甚至那陡峭的山壁,都有着他对付不了的高级魔物。

他尝试过,但以瞎了一只眼丢了半条腿为代价,才从那些东西的口中险险逃脱。

在同这些低级魔物交手的空隙中苟延残喘,似乎成了他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出路。

……他太累了。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厮杀了多久。

但他不敢合眼。

他怕自己一睁眼,就再也醒不过来。

然而,补充体力的丹药总有用尽的一天……

终于,裴子清支撑不住。

他大口喘息,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后,倒了下去。

一只三头三眼的魔兽立马扑上去咬下了他一条胳膊,那把从未离身的大刀连同他的胳膊被一同甩了出去,一部分低等魔物很快将那条胳膊分而食之。

裴子清对疼痛早已没了知觉,他沉默地看着那些比他丑陋百倍的东西一拥而上。

“阿姐……”他喃喃着他心中那放不下的执念。

他可能要食言了。

他回不去了。

千钧一发之际,想象中被魔兽吞噬的画面没有出现。

裴子清的胸前有什么东西冲了出去,化成了一抹残影。

那是一个女人。

女人一挥袖,一股强大的能量波朝四面八方盖去。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方圆数里,入眼之处的所有魔物都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裴子清惊呆了。

他努力睁大眼看那抹残影,可惜剩下的这只眼被肉瘤压得只剩一条缝,加上额头的血汇成一小股流下来,打湿了他的眼,遮挡了视线,他根本看不清。

他很确定,这人不是阿姐的模样。

因为,她的身姿跟阿姐不一样。

但不知为何,这女人身上有跟阿姐一样让他想亲近的气息。

在灭掉周围所有活物之后,女人的残影迅速变淡,最终消散于无。

她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

裴子清艰难地抬起手,虚虚地在空中一抓。

什么都没有抓住。

“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尸山上,周围寂静无声。

这一刻,好像魔渊里所有的魔物都缩回了自己的壳里。

它们在畏惧方才那一瞬间的威压。

得救了吗?

少年微微一笑,贪心地想要睡一觉。

他真的太累了。

可是他忘了,他身边这一小片区域并没有被那一记杀招波及到。

而这里,还藏着别的能要人命的东西。

有时候,越低级的东西越不惧生死,因为它们没有思考的能力。

一只只硬壳小魔虫从他身下的尸山钻了出来,张开嘴露出了细小而尖锐的牙齿。

它们钻进了他的血肉里,贪婪地吞噬着他的五脏六腑。

裴子清已经没有力气驱赶这些最低级的魔虫了。

但凡还有一丝力气,他都不会倒下。

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变成绝望,少年睁大眼望着头顶灰黑的天幕,无力地连嘴都张不开,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念着那个名字:阿姐……

直到他的生命流逝,最后一抹气息也消散。

周围寂静无声,只剩那低等魔虫咀嚼血肉的细小声音。

然而没多久,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少年脸上那些与生俱来的丑陋肉瘤突然裂开,一根又一根的白色丝线从里面钻了出来,一开始只有稀疏几根,后来越来越密集。

白色丝线将他的尸体一圈又一圈地缠了起来,最后缠成了一个厚厚的丝织囊袋,像一个巨大的茧……

·

南鸢在裴子清身上留了自己的一抹神识,不管对手如何厉害,这抹神识都能在瞬间秒杀对方。

而神识出现后,南鸢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小崽子的位置,然后一个破碎虚空,分分钟赶到出事地点。

但南鸢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她和阿清的联系就断了。

阿清他……

“鸢鸢,我们怎么一个破碎虚空到魔域了?你没有定位错吧,臭小孩儿真的在这儿?

唉等等,鸢鸢你站在悬崖边儿干嘛?这悬崖我怎么觉着有点儿奇怪啊,哇哇哇,天呐,这里难道就是我爹爹在手札上提到的魔域魔渊?那个以后会灭积雪城的魔域大佬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鸢鸢你来这儿干——啊啊啊——”

南鸢直接跳了下去。

女人的神情极冷,浑身血液都在沸腾,心中杀意滔天。

谁杀了她的阿清?是谁!

她要活吞了它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