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2章 破茧,重生

第042章 破茧,重生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042章 破茧,重生

小糖啊啊叫了一路之后佛了,认命地扒紧南鸢,一身毛都被吹成了冲天毛。

跳都跳了还能咋地。

反正它和鸢鸢都会飞,摔不死。

但自由落体变加速运动,这就过分了。

小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脑袋一晕,随即就听到重重的咚的一声,像是一对万斤重的蹄子踏在了地面上。

探出小脑袋一瞅,小眼睛瞬间瞪圆。

脚下堆积的尸山被碾得粉碎,黑黢黢的土地直接被踩出一片朝四面八方皲裂开的深深沟壑。

想到鸢鸢的本体,小糖沉默。

四周都是腐烂的尸臭味儿,南鸢忍着不适往深处走。

越往里走,瘴气越浓,可见度也越来越低。

一开始还能看到灰黑色的天空,后来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南鸢手臂一挥,周围的瘴气如有生命一样,纷纷往更深处退去。

“鸢鸢,快看!是阿清的刀!”小糖突然叫了一声,从南鸢身上蹿出去,停在了一把染血的大刀旁。

然后,它看到了一堆被嚼碎的骨头渣。

小糖浑身一抖,想起什么后,缓缓瞅向南鸢。

女人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平静,但小糖却感受到她体内的愤怒直接融入了躁动的血液,马上就要沸腾了,然后就要——

“鸢鸢!鸢鸢镇定,镇定啊啊啊——”后面直接破音。

南鸢突然仰头长吼一声。

那吼声震天动地,整个魔渊为之一颤。

一瞬间,天地间万物变得死寂。

南鸢如人类一般的身躯猛地砸向高空,下一刻,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魔渊上空。

这东西遮天蔽日,让本就灰暗的魔渊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小糖仰望着空中的庞然大物,用爪爪抱住了自己的小身板,瑟瑟发抖。

魔渊深处的丛林和洞穴被巨大的利爪摁碎,藏在各个角落的畸形魔物们四处逃窜,最后却被愤怒的凶兽活吞入腹。

小糖在原地急得跳脚。

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天道粑粑发现的!

但一想到臭小孩儿就是被这些东西给吃了,小糖心里也恼火。

那可是给它顺毛顺了整整三年的臭小孩儿。

就算鸢鸢把这些东西都吃光了,臭小孩儿也回不来了。

魔渊被愤怒的南鸢毁了大半,魔渊的魔物也被她吞了大半,等到魔渊上空隐隐有天雷氤氲的时候,庞然大物迅速化为人身,一手捡阿清的刀,一手抱虚小糖,麻溜地破碎虚空走人了。

刚刚成型的专劈祸世妖魔的最高级别的九天神雷:……

在发疯发狂的大妖离开后,一片狼藉的魔渊慢慢恢复了死寂。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魔渊深处的高级魔物都被这一天的恐惧支配着,个个变成了缩头乌龟。

谁也没有注意到,某座尸山的一角,附着着一个囊袋状大茧。

它日复一日地吸收着魔渊里的魔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宛若死物的大茧突然有了动静。

一只白皙如玉指节分明的大手探了出来,扒开了丝状物织就的厚茧。

厚茧剥落,走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男人宛如初生婴孩,一身皮囊细腻白皙,泛着光泽,宽肩、窄腰、翘臀。

他抬头望着远方,一双眼眸精致漂亮,却带着异样的平静;唇色粉嫩,如衔花瓣;墨发秀泽,如瀑倾斜而下,垂至腰臀。

毫无瑕疵的五官,组合在一起艳丽无比,但没有丝毫温度;

他的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与这个地方无比相容的……死亡气息。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唇线微微往上弯了弯。

一瞬间,墨发无风自动,肆意张扬,眼眸含情,波光潋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摄人心魂的魅惑气息。

男人站在尸山之中,如同腐烂恶臭之中结出的一块瑰宝……

两年后。

南鸢卧在铺着灵兽皮毛的软榻上,一动不动。

自从两年前一怒之下吞了那么多魔渊魔物之后,她变得愈发嗜睡。

重新化形成裴月莺的南鸢继续当着积雪城的城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躺躺尸。

小糖跟着她一起躺,软趴趴地躲在她怀里,跟死了一样。

一人一兽,十分消极。

“鸢鸢,你是不是还在想阿清啊?”小糖低声问。

南鸢撩了下眼皮子,没有说话。

想吗?大概是想的。

也或许,仅仅是不习惯。

毕竟,一个天天黏在身边叫阿姐的小崽子,说没就没了。

这两年,再没听到那叽叽喳喳的声音,明明比以往安静许多,南鸢却觉得很不适应。

当年如果不是小糖阻止,她毁了整个魔域的心都有。

后来,她瞒着小糖,偷偷找到云鹜,将对方一刀劈成两半,才勉强平息了怒火。

虽然那人死不承认,但南鸢还是怀疑,阿清是被他带去了魔渊。

证据她懒得找,反正云鹜看上去也不是个好东西,杀了就杀了。

偶尔她的脑中也会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但还没成型就散了。

她和阿清的联系已经断了。

阿清他,死了。

两只躺尸的时候,老管家急匆匆找上门。

“城主,兽潮提前了!不仅如此,这次规模要比以前的都大!这可如何是好?如果不能守住城池,兽潮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我们辛辛苦苦守护的家园就毁了!”

南鸢一脸淡定。

她早就察觉到了,大概五天之后,兽潮就会席卷积雪城。

积雪城每隔五十年发生一次兽潮,别人不知,她却明白原因,这跟雪雾山深处镇压的一样东西有关。

南鸢对那东西没兴趣,也懒得根治这祸患。

区区兽潮而已,到时候她站在城墙之上,仰天长吼一声,保准这些灵兽吓得屁滚尿流。

“吴伯无需忧心,我自有办法。”

老管家被她看似敷衍的态度气得不轻,拂袖而去。

临走前,他抛下一句话:“城主身为一城之主,如有必要,当以性命守之。”

南鸢这会儿没听明白,直到五天之后,兽潮席卷至积雪城脚下,她被老管家用绳索裹成个粽子带到城墙上。

被裹成同款小肉粽的小糖跟南鸢面面相觑。

一人一兽,两脸懵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