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3章 失望,以身殉城

第043章 失望,以身殉城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96  |  更新时间:

第043章 失望,以身殉城

南鸢好奇老管家想做什么,于是任由他给自己下药然后捆成个大粽子。

但她没想到,老管家居然偷摸摸地跟庄家的人勾搭上了。

眼前这人跟当年的庄莫南有几分相像,容貌上更胜一筹,气质也更为冷厉。

想起两年前的那桩血案,南鸢内心平静。

庄莫南和他带来的庄家随从全死了,听一个侥幸活下来的随从说,大开杀戒的是阿清。

她一开始有些不信。

阿清虽然资质不错,但入门时间短,修为并不高,凭他一人,怎么可能杀得了庄莫南,杀得了这么多人?

不过,就算真是阿清杀的,那也肯定是对方的错。

能逼得阿清这么乖巧听话的崽崽下那样的狠手,必是那人模狗样的庄小公子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才激怒了他。

阿清因此落入魔修手中,被拐入魔域,又被丢入了魔渊。

从源头上来讲,阿清是因为庄家才出事的。

南鸢还没找庄家的麻烦,庄家人却数次派人暗杀她。

小人之举!

找她报仇就算了,还迁怒整个积雪城。

这两年,因为庄家施压,来积雪城做生意的商人越来越少,附近的城池也开始孤立积雪城。

若换了以前,孤立无助的情况下,仅凭积雪城自己的护卫,绝对抵挡不住此次来势汹汹的兽潮。

也难怪老管家会偷偷接受庄家的“善意”。

只要献出她一条命,便能保下整个积雪城,这买卖相当划算。

其实,老管家的胆大包天早已有迹可循,自从出了阿清大开杀戒彻底将庄家从姻亲变成仇敌的事情,老管家对她就越来越不满了。

他效忠的似乎从来都不是裴家,而是积雪城城主。

老城主管治得好,他就对老城主忠心耿耿,而她的不作为彻底激怒了老管家。

现在,对方大概是想让积雪城的城主换个姓?

在别人看来,老管家是为了积雪城百姓才选择牺牲城主,是大义灭亲。

但是,他凭什么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的大义买单?

“庄三公子,人已经带来了,还望庄小公子说话算话。”老管家道,神情之间难掩忧色。

不过一刻钟夫,兽潮就会抵达,若庄家的人不出手相助,积雪城势必毁灭于兽潮之中。

他别无选择。

庄三公子双手负背,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狗逼样儿,至少,在南鸢和小糖眼里是如此。

“防护阵三天前便已布下,现在只缺一个激活阵眼的活物,裴城主正是最合适的人选。想必为了整个积雪城的安危,裴城主并无怨言。”

小肉粽突然冲南鸢吱吱吱,兽言兽语,“鸢鸢,我想起来了,这人叫庄怀音,正是那庄小公子的三哥,以后会跟气运子成为忘年交,成为修为最高身份最贵的小弟!”

南鸢心中冷笑一声。

狗日的气运子,狗日的气运子小弟。

当初要不是看在日后会跟着气运子捡漏的份上,她怎么会给那庄莫南好脸色。

早知阿清会跟他对上,她直接出手杀了对方岂不更省事?

小糖看她不对劲儿,立马提醒道:“鸢鸢镇定,镇定!这人事关世界主线,动不得!”

南鸢目光轻飘飘地看它一眼。

肉粽小糖浑身一抖,静若鹌鹑。

“听说令弟惨死,有人看到是我家阿清干的。”南鸢开口,气定神闲。

庄怀音的脸陡然间沉了下来,怒意滔天。

他的弟弟年纪轻轻,未来大有作为,却惨死在这么个旮旯地儿。

对方下手歹毒,掏心又剥皮,真当碎尸万段!

只是不知这裴月莺到底是何来头,数次派出去暗杀的人,最后都有去无回。

暗着来没用,那就明着来。

既然弟弟跑了,找不到了,那便用姐姐的命来偿还!

南鸢看着愤怒的庄三公子,面无表情,“若真是阿清杀的,我觉得杀得好。心思不干净的人,杀了便杀了。”

庄怀音怒笑道:“兽潮就要来了,还等什么,把她扔下去启动阵法。”

“稍等。”南鸢淡淡开口,没有看老管家,而是看向身后那些守城的护卫。

因为此次兽潮来势汹汹,城主府征收了不少义兵,这些义兵都是普通百姓,他们都或多或少接受过城主的馈赠。

阿清打着她的旗号每年做好事,功德没积下多少,白眼狼倒是养了不少。

“你们,也想我以身殉城?”南鸢平静地问,丝毫没有即将惨死的恐惧。

义兵里面有人面露心虚之色,但他们什么都没说,他们默认了老管家的选择。

城主这些年的确做了不少善事,可若是积雪城保不住,命都保不住,说这些小恩小惠又有何用?

任兽潮席卷积雪城,带着家人一起受死吗?

南鸢点点头,懂了。

虚小糖低声安慰,“鸢鸢别难过,他们心里其实还是感激你的,做好事是有用的。”

南鸢并不难过,只是有那么一丢丢失望,于是乎打算撒手不干了。

原本她是想护下这满城百姓的,不管是兽潮,还是那位要屠城的魔君,有她在,都不是问题,顶多暴露不符合身份的实力。

但现在——

这些人是死是活干她何事?

四海为家浪荡天涯,它不香吗?

“小糖,走,我们去死一死。”

虚小糖:“吱?”

一眼望去,地上积雪飞扬,雾气茫茫,大地在震动,轰轰的声响越来越大,兽潮转瞬间就冲到了积雪城下。

“就是现在,动手!”庄怀音低喝一声。

话音一落,不消旁人动手,城主和她的兽,竟一跃而下,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兽潮之中。

如此阵仗,十之八九是被兽潮踩成了肉泥。

众人:……

这位城主是不是也太识好歹了一些?

裴月莺死了,被兽潮践踏成了肉泥,这下场跟南鸢来时见到的差不多,南鸢觉得这个死法还挺好的。

哦,还有两个意外之喜。

第一喜,她这么一死,突然间得到了很多功德值。

南鸢觉得人性果真复杂,活着的时候做了那么多好事,功德值只有一丢丢,反倒是这么一死,功德值大把大把地送上门。

此法可行,不如以后多死一死?

第二喜,小糖因为这件事有所感悟,要进阶了。

南鸢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上次进食进多了,有些发困,正好睡一觉。小糖啊,记得喊我,别让我睡过头了。”

虚小糖挺着小胸脯保证,“鸢鸢放心,等我进阶完,立马叫醒你。”

南鸢找了个洞穴,封闭洞口,然后从本命空间里搬出阿清给她改造过的那张bilingbiling发光的毛绒软榻,趴在上面,放心地闭上了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