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4章 呵呵,两百年

第044章 呵呵,两百年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3  |  更新时间:

第044章 呵呵,两百年

“鸢鸢,鸢鸢快醒醒!”

南鸢睡得太沉,虚小糖蹲在她脸上踩踩踩。

都快在那脸蛋上踩出爪爪印了,沉睡中的人才缓缓转醒。

南鸢将脸上的毛团子挪开,伸了个懒腰。

“小糖,我睡了多久?”

虚小糖立马道:“不久不久,我这次进阶超快哒,我觉得顶多过去十来天吧。”

虚小糖边说边在她面前转圈圈,“鸢鸢,你快看,我身上的毛是不是比以前更漂亮了?”

南鸢伸手摸了一把。

手感的确是好了不少。

不过——

她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有些沉,才十来天的话,她能睡成这副死样儿?

南鸢手一挥,洞口的封印解除。

一人一兽打了个同款哈欠,慢悠悠地出洞了。

“鸢鸢,外面的空气真新鲜!”

南鸢觉得小糖的鼻子有问题,她不但没觉得空气新鲜,反而感觉到了一种沉沉的死气。

不过,想到这里还在积雪城范围内,南鸢并不意外。

她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只让积雪城走上了原来被大魔头毁灭的结局,并没有亲自动手。

“小糖,喝化形水吗?甜的。”

虚小糖打滚儿,“不喝,我喜欢我的本尊模样。”

南鸢默默看它片刻,给它的毛扎了两个小揪揪,就当易容了。

虽然积雪城被毁,人也死光了,但她死得那么悲壮,想必已经成为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作为她的灵宠,小糖的名气估计也不小。

虚小糖气愤咬牙,“鸢鸢,我是公的!”

南鸢摸了摸它的小揪揪,“公的也可以扎。阿清小的时候就扎了两个小揪揪,可爱极了。”

说完她不禁一愣,饱满水润的嘴唇微微一抿。

虚小糖悄咪咪看她一眼,小声建议道:“鸢鸢,不如我们再养一个小孩儿?”

南鸢的声音平淡无波,“他们都不是阿清。”

虚小糖顿时不吭声了。

南鸢走在皑皑白雪之中,身影看起来有几分孤单寂寥。

“鸢鸢,我们现在去哪儿?”

“不知,再说。”

南鸢走着走着,脚下的积雪化了,慢慢地,出现了枯草,没多久,枯草变成了青草。

好像不知不觉中,她就走过了一个冬天。

“鸢鸢,你是不是变得讨厌人类了?”虚小糖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我只是想清净一些。”南鸢淡淡道。

微顿,拍了拍它脑袋,“我也是人。”

小糖心道:鸢鸢只能算小半个人,毕竟另一半血脉太强大了。

“鸢鸢,这样不行哒,不接触人还怎么做好事呢,我们来这个世界的意义何在?”

南鸢瞥它一眼,“嗯,意义何在?”

小糖:……

“鸢鸢,我没有白进阶,我的脑袋瓜变聪明了。我思来想去,你以前说的法子好像行得通。

我们等气运子走完所有的剧情之后,抢在他前一步弄死这个世界的大反派,这样根本不算破坏主线!

也就是说,嘻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气运子和大反派两败俱伤的时候,鸢鸢你就像九天神女一样降落人间,然后给大反派致命一击。

如此一来,这最大的一份功德值就算在鸢鸢头上了。”

南鸢美眸微微一眯,摸了摸它的小揪揪,“此法,甚好。”

虚小糖成功激发出颓废鸢大佬的斗志,不禁再接再厉,握拳道:“为了做一些铺垫,从现在开始,鸢鸢就开始行侠仗义吧!不能再做咸鱼了,让我们干起来!”

南鸢打了个哈欠。

虚小糖:……

好像睡了一觉后,鸢鸢变得更懒了,而且很有厌世的倾向。

但是,浑身充满干劲儿的虚小糖并没有被打击到。

它很快就找到了行侠仗义的机会。

南鸢在虚小糖的鼓动下,斩杀魔修数只,救下了一群某门某派的弱鸡。

弱鸡们看到南鸢的第一眼就惊艳到了,恍惚间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仙子。

只是这仙子的身材未免太……火辣了一些。

光看那身材,非常容易滋生一些猥琐邪恶的念头,但对上那张冷艳逼人的脸,再望进那双幽黑冷漠的眼,顿时什么念头都不敢有了。

恩人喜静,弱鸡们就围在一边自个儿嘀嘀咕咕。

南鸢闭目养神,某一刻,唰一下睁开眼,目光直直射向弱鸡们,“你们刚才说什么?”

正在小声嘀咕的弱鸡们吓了一跳。

弱鸡甲:“前辈,您指哪一句?近几年,魔域那群魔修愈发猖狂,到处寻衅滋事,魔修灵修之间恐有一战?

弱鸡乙:“魔域五大魔君看似平起平坐,实则以噬血魔君为尊?”

弱鸡丙:“那噬血魔君诞生于魔域的魔渊,真身是上古魔兽巨型锯齿蜘蛛,厉害了得?”

弱鸡丁:“莫非是这句——噬血魔君两百年前不知何故震怒,像个疯子一样,毁了整座积雪城?”

南鸢有些怔忪,喃喃道:“两百年前?”

弱鸡丁见自己猜对了,顿时来劲儿了,叽叽哇哇地说了好多,“对,两百年前,噬血魔君刚刚出世的时候,刚从魔渊爬上来就直奔积雪城,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结果没找到,直接灭城了!

那积雪城也是惨啊,刚刚抵御了一波兽潮,还没歇上一口气,就被噬血魔君灭了。

哦对了,据说当年守城的人中有玉鸣山的那位庄怀音庄长老,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触怒了噬血魔君,以至牵连了整个庄家。

这两百年来,庄家的人几乎死绝了,那几个坐镇的顶级老前辈,也被噬血魔君灭了个干净。

唉,想想两百年前的庄氏一族何等风光,再看看如今……”

南鸢有些发僵的脖子缓缓扭过去,视线落回虚小糖身上,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两下,“十来天,嗯?”

虚小糖哇的一声,无法相信,自己进阶进了整整两百年。

这是它一辈子无法承受的痛!

虚小糖哭得不能自已,最后还是南鸢把它哄回来了。

进阶用了两百年的确不太可能,顶多十几二十年,所以极有可能是小糖进阶过程中无意间使用了穿梭时空的本能,一不小心穿到了两百年后。

对于一不小心去到两百年后这件事,南鸢接受得很快。

起码,小糖没有一不小心直接穿梭到另一个世界去。

呵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