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5章 魔域,醉鬼丑八怪

第045章 魔域,醉鬼丑八怪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045章 魔域,醉鬼丑八怪

仅凭恩人一句问话,这群某门某派小弱鸡们就猜测纷纷。

眼前这位冷艳美人极有可能是个居住在深山野林、一心修炼不问世事的高人。

思及此,弱鸡们中的领头人弱鸡甲开始给恩人讲这两百年间发生的种种。

虽然刚才弱鸡丁已经叭叭叭地说了不少,但那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南鸢听完,愈发沉默。

虚小糖咬着爪爪嘤嘤嘤。

南鸢原本想着,气运子在成长过程中,身边肯定会出现很多需要拯救的人,比如他的那些小弟,那些后宫。

她跟着气运子,抢先一步救下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不用他们以身相许、做牛做马,只要一点点功德值就行。

然而现在……

气运子岂止成长起来了,他早就走上了广收小弟广开后宫的开挂人生,且已完成百分之九十九的进度。

弱鸡们说,他的修为已至高级灵王阶段。

但按照气运子那个喜欢藏藏掖掖的性子,南鸢觉得,他的修为并不止如此。

虚小糖整理了一下剧情,立马对南鸢道:“鸢鸢,气运子应该已经晋升为灵皇了。没有遇到天雷劫,是因为他误闯了一个宝地,那宝地可以躲过雷劫,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已经是灵皇。

按照剧情,他很快就会跟魔域那只上古嗜血魔蛛对上,激发出上古神兽血脉……”

南鸢不知在想什么,有些走神。

“……当年魔渊都被我毁成那样了,还能孕育出这只魔蛛,天道真是厉害,呵。”

虚小糖陡然一个激灵,“鸢鸢,这话啥意思啊?这只上古嗜血魔蛛跟天道粑粑有啥关系?”

南鸢把虚小糖抱在怀里揉,揉毛的动作很温柔,眼神却冰凉冰凉的,“若真要灭杀这只上古魔蛛,直接发动九天神雷劈死就好,何必留到今日?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天下,太平太久了。”

虚小糖结巴了,“那、那也不可能是天道粑粑造出来的……吧?”

南鸢神色淡淡,“或许只是任由之,或许就是它造出来的,谁知道。”

虚小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虽然天道粑粑木有形态木有意识,只是一团天地规则,但在小糖心目中那绝对拥有一副高大威猛的身躯。

没有谁比天道粑粑更公正。

但鸢鸢的言外之意,天道粑粑是故意造出个大坏蛋,再精挑细选出一个气运子与之对抗,就因为这天下到了该重新洗牌的时候了?

嘤嘤嘤,它拒绝相信这个事实。

虚小糖浑身的毛耷拉了下来,整只兽都变得蔫巴巴的。

先前的斗志从高空中砸下,叭叽一声,变成一滩烂泥,死绝了。

南鸢这次没有安慰它。

小孩子总得学会长大。

弱鸡小分队到了要跟恩人分道扬镳的时候,领头弱鸡想了想,打算报个恩,“想必恩人久居深山修行,对什么地方都不熟悉,不知恩人要去何处?晚辈愿意给前辈带路。”

南鸢见这群孩子实在热情,便道:“我想去魔域,找你们说的那位噬血魔君。”

周围突然死寂。

一阵风刮过。

弱鸡小分队队长笑哈哈地道:“前辈,我突然想起门派里还有要事,恐怕不能护送前辈了,就此别过。”

说完,一群小弱鸡脚若生风,一眨眼就溜得不见人影了。

南鸢颇为遗憾。

方才见这几人提起那噬血魔君时滔滔不绝,还以为他们是噬血魔君的脑残粉来着。

原来不是。

小弱鸡们当然不是噬血魔君的脑残粉,只是这魔域五大魔君非要排一个憎恶榜的话,噬血魔君一定会是最后一个。

因为这魔头长得实在是太美了!

美到不管雄的雌的见了他都会被迷得七荤八素。

不仅如此,比起其他几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譬如七杀魔君、笑面魔君,噬血魔君已经算得上仁慈了。

噬血魔君这名号的来头并不是因为这只上古魔蛛杀人多,而是他杀人的手段有些……残忍恶心。

他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剥人脸皮,再吸干人血。

但是,只要不触怒这位魔头,就能相安无事。

曾经就有正派弟子与“微服私访”探察敌情的噬血魔君相处整整三日,最后还愉快分道扬镳的例子。

噬血魔君那颠倒众生的美貌也是从那个时候流传出来的。

据说这位噬血魔君很喜欢扮成普通灵修混在人群里。

至于他到底想干嘛,众人无从得知,大概就是一种怪癖?

“鸢鸢,你去找那魔头干什么?”虚小糖恢复了一丢丢,但说话还是有气无力的。

“潜伏在魔头身边,等气运子走完主线,第一时间杀之。”

现在有斗志的变成了南鸢,虚小糖软趴趴地窝在她怀里,无精打采地嘱咐了一句:“那鸢鸢小心些。”

南鸢一个破碎虚空直接到了魔域的领域。

不过——

似乎没有掌握好度,直接破碎虚空到魔修的集市上了?

好在现在是晚上,她又是从一个乌漆墨黑的角落里走出来,没人察觉到她

——个怪。

这么个乌漆墨黑的旮旯角里,居然藏着个人!

那人死气沉沉地瘫在地上,旁边是几个横七竖八的酒坛子。

此时,他隐在黑暗中,一双灰暗的眼正无神地盯着南鸢……怀里的毛团子。

然后,那双死寂无波的眼慢慢地有了变化,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掀起了惊涛骇浪,一瞬间有无数的东西涌了出来。

潜藏了很久的……黑暗的、可怕的东西。

虚小糖被这样一双眼盯得发毛,连忙往南鸢怀里缩,“鸢鸢,我觉得我被一个变态盯上了!不如我们愉快地灭个口?”

旮旯角里的醉汉晃晃悠悠地起身。

刚才蜷成一坨看不出,现在站起来,一人一兽这才发现——

此人身姿颀长挺拔,猿臂狼身螳螂腿,虎背鹤颈公狗腰。

任谁见了估计都会呲溜一声吸口水,叹一句身材绝了。

然而,这醉汉往前一步,那张脸也露了出来,脸上竟全是被灼烧烫伤的疤痕,奇丑无比!

丑八怪那双恢复神采的眼,看起来有些亮亮的,也有些呆呆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