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6章 我叫,阿清

第046章 我叫,阿清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

第046章 我叫,阿清

南鸢收回打算灭口的手,心道:又傻又呆,还是算了。

她人美心善,不与傻子一般计较。

结果这傻子主动开口:“你……我……方才,我都看到了。”

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嗓子还有些嘶哑,大概是酒喝多了,但后面就顺畅起来。

那声音竟说不出的好听,轻柔悦耳,清越干净,南鸢的耳朵表示很舒适。

怀里的小糖却吓得跳了起来,一急之下口吐人言,“鸢鸢还等什么,快灭口!这人看到我们破碎虚空了,知道我们不是魔域人了,原本我们身上没有魔气可以假装是堕落的武修,但他全都看到了啊啊啊,留不得留不得!”

南鸢:……

就算不知道,你一说,也全都知道了。

她养的崽崽为什么这么蠢?

能口吐人言的灵兽极少,醉鬼不知是被突然说人话的小糖惊到了,还是被它透漏出的庞大信息量给惊到了。

他的嘴唇嗫嚅了一下,喃喃着什么,看着眼前的一人一兽,良久地发怔,仿佛魂儿都没了。

回神过后,他盯着南鸢。

方才,他变态一样地盯着虚小糖,此时,则是变态一样地盯着南鸢。

那眼神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南鸢面无表情地抬起了手。

“仙子别杀我!”醉鬼求生欲极强地解释道:“我叫阿清,我只是个普通魔修,我什么都不知道!”

醉鬼身上有魔气,看上去修为不高,的确只是个低级魔修。

南鸢的注意点在却落在了别处。

她打算灭口的动作微微一僵,“你说,你叫……什么?”

“仙子,我叫阿清。”醉鬼道,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南鸢还没开口,虚小糖先炸毛了,蛮不讲理地道:“阿清只有一个,是我家臭小孩儿,不准你叫这个名字!”

南鸢戳了下它气鼓鼓的小脸,问醉鬼:“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醉鬼那疤痕交错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丑兮兮的笑,看起来有些憨傻,“我看到一个仙女从天而降,可是她降错了地方,这里是魔域。”

微顿,他有些急切地道:“我对魔域地形熟悉,不管仙子要去哪里,阿清都可以带路。”

说这话时,他又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南鸢,让虚小糖异常不舒服。

南鸢知道自己长得很勾人,但强悍的实力让人不敢直视,敢这样直勾勾盯着她的人早就灰飞烟灭了。

但现在的南鸢佛了不少,只要对方不上赶着找死,她都会网开一面。

何况,这人叫阿清。

看在这个名字的份上,她愿意留他一命。

“噬血魔君住在何处?你可有办法近身?”南鸢问。

醉鬼黏在南鸢身上的视线很明显地顿了一下,眼里划过一抹异色,“噬血魔君住在鸢清宫,乘坐魔域的双翼魔狼,半日便可抵达。”

南鸢听到“鸢清宫”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有些异样,但并未多想。

“噬血魔君性喜怒无常,敢问仙子,因何要去找噬血魔君?”说这话时,醉鬼的眸子十分深邃。

南鸢注意到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在夜色中还幽幽地闪着光,不由多看了两眼。

什么目的自然不可能告诉一个魔修。

于是,南鸢睁眼说瞎眼,“听说噬血魔君长得美艳绝伦,我去会一会,看看到底谁更好看。”

虚小糖:……

醉鬼看她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然后低低笑了起来。

虽然这脸被毁了个彻底,但醉鬼的这一把好嗓子却十分勾人。

“噬血魔君不及仙子好看,仙子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是以方才,阿清看仙子都看痴了。”

虚小糖撇撇嘴,现在也很痴。

南鸢收下了他的彩虹屁,“你说了不算,我要亲眼见一见。”

醉鬼问:“比出胜负,仙子又欲如何?”

南鸢眼睛都没眨一下,“若不及他美,我给他当下手,若比他美,就给他……嗯,当魔后。如此,也不算占他便宜。”

“咳,咳咳咳……”醉鬼一口气没喘匀,被口水呛到了,大咳不止,肺都要咳出来了。

南鸢嫌弃地看了一眼他这蠢样儿,随手丢给他一把魔晶,“把我带到地方后,另有打赏。”

不管什么晶石她都有一大堆。

虚小糖现在也不嚷嚷着灭口了,“鸢鸢,这魔修看起来好蠢哦。”

“不过鸢鸢,你真的要给那魔头当魔后咩?这牺牲是不是太大了点儿?”这一句不是人话,是兽言兽语。

南鸢摸了摸它毛上的小揪揪,用神识回道:“不能近身的话,如何第一时间杀他?”

一个名头而已,她当了,可不一定要尽义务。

醉鬼看着手里的魔晶发了会儿呆,然后才仔细地收了起来。

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副鬼脸面具,递给南鸢,“仙子,为了不惹人注意,可以戴上这个。”

虚小糖看了眼,也伸爪要,“我难道就不引人注意了?你看看我这一身油光水滑的毛,多惹人注意啊。”

两个大人直接忽视了它。

醉鬼:“那双翼魔狼有贩售点,我带仙子去买一头?有带车的,不带车的,我觉得我和仙子二人,买一头不带车的足以,这样也快。”

南鸢面无表情:“要带车的,你当车夫。”

醉鬼一脸遗憾,“好,听仙子的。”

南鸢听他一口一个仙子,听得有些头大,于是凉凉地看他一眼,“叫大人。”

醉鬼诚惶诚恐地点头,“我听这灵兽叫大人……鸢鸢,那我便叫您鸢大人?”

不知为何,南鸢总觉得这醉鬼叫这一声鸢鸢,叫得有些缠绵悱恻,听得她一阵发麻。

可他嗓音好听,所以麻得她挺舒服的。

南鸢默认了。

于是,一口一个仙子变成了一口一个鸢大人。

没人搭理的虚小糖哇的一声,自闭了。

它是一只没有人权的兽兽,它好可怜,呜呜呜。

醉鬼酒醒之后看起来很机灵,没那么蠢了,但他还是失算了。

南鸢戴上鬼脸面具,还不如不戴面具。

那张美艳却冷厉的脸被遮了起来,唯有那前凸后翘柳蛇腰的身材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上晃啊晃。

这就像一只浑身散发着魅惑气息的妖精,在朝四周招手,说:快来呀,快来~

周围魔修们的眼睛都看直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