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7章 醉酒,她只能是我的!

第047章 醉酒,她只能是我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

第047章 醉酒,她只能是我的!

魔域么,民风那是相当之开放,彼此看对眼了,随便找个草堆日一日是很常见的事情。

醉鬼阿清注意到周围那些色欲满满的视线,一双眼冰寒刺骨,眼底藏着毁天灭地的怒火。

他长得丑,这样的眼神也让人发憷,但魔域的丑八怪不少,凶戾的人更不少。

此时,无人怕他。

一个色胆包天的壮汉终于忍不住了,提了提自己松垮垮的裤腰带,向雌性暗示自己的雄壮,笑嘻嘻地问:“美人儿,哥哥请你吃顿饭如何?保准把你喂得、饱饱儿的~”

他边说边往跟前蹭。

眼看着就要靠近南鸢三步之内,空中一道细微的银光闪过。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眼前三大五粗满脸横肉的魔修就分为了两半。

这人竟直接被人……拦腰切断了。

若在别处,这样血腥残忍的一幕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然而在魔域,周围的魔修只是倒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们自发远离了眼前这位带着鬼脸面具的美人儿和她身后的丑八怪。

他们的眼里不再有方才的欲色,而是充满了敬畏和警惕。

苍淼大陆强者为尊,魔域更是如此,谁强谁是老大。

魔域被划分成了五大区域,每个区域诞生一位魔君,下面的人想往上爬,就得杀了上面的人取而代之。

譬如噬血魔君,两百年前杀了五大魔君中的一个,成为了新的魔君。

如今的五大魔君,绝对是魔域实力最巅峰的人。

知道眼前这人很厉害之后,周围的魔修自然不敢再生事。

很快,地上的尸体和鲜血就被巡逻的魔修清理干净,周围的人像不久之前一样开始正常流动,没人再往南鸢身上乱瞟。

要不是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还提醒着南鸢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很显然,魔域经常死人,这些魔修也早就习以为常。

南鸢看向身后的人,突然开口,“让我看看你的武器。”

醉鬼阿清微微一怔。

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好像没能瞒过眼前的女人。

他握了握手,再摊开时,食指上已经缠了一圈细小的银丝。

阿清低声解释道:“是一种魔兽吐出的丝。”

南鸢伸手去碰,阿清连忙往后缩了缩,“别碰,这东西锋利,会伤到你。”

他握起手,背在后面,同她讲起了别的,“这里是笑面魔君的地盘,五日一小集,十日一大集,今日恰是大集,鸢大人可要四处看看?运气好的话,或许在集市上就能买到一头双翼魔狼。”

南鸢并无兴致,“这里味道混杂,我不喜欢。”

阿清听到这话,有片刻的失神,他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眼前的女人,“鸢大人再忍忍,等我们到鸢清宫就好了。听说噬血魔君的鸢清宫是魔域最干净也最华丽的地方,那里金碧辉煌,墙上嵌满了五颜六色的宝石,地上铺满了最柔软的毯子,魔君用的器具都是魔域最漂亮的魔石做成的,流光溢彩,美极了……”

南鸢目光微微闪动。

啧,这小蜘蛛的爱好跟她还挺相似的。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做得非常好。

不过,无法忍受就是无法忍受。

“你身上的味道——”

阿清想起什么,眼里闪过懊恼之色,立马后退了两步,“鸢大人等我片刻,我找个地方洗洗就来。”

“挺好闻的。”南鸢慢悠悠补完了后半句。

阿清虽然满脸纵横交错的疤痕,但这一瞬间懵逼的模样十分滑稽。

……好、闻?

积雪城的天气很容易让人犯困,南鸢要是再喝点儿小酒,很可能一不留神睡死过去。

所以她一直很克制。

她已经很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喝酒了,这醉鬼身上的酒气勾出了她的馋虫。

阿清张了张嘴,有些迟疑地问:“鸢大人喜欢喝酒?”

南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道:“喝点儿酒我的嗅觉会变钝,不那么难受。”

“你身上的酒气很香,你喝的酒应当不错。”

阿清在静默了片刻后低声道:“我带你去,但你不能喝太多,喝多了头疼。”

南鸢斜他一眼,分明没什么表情,阿清却读懂了她的意思:不能喝太多你还喝那么多?

阿清垂头,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活着也是煎熬。喝醉之后,虽然难受,但至少不那么煎熬了。”

窝在南鸢怀里的虚小糖探出脑袋瞅了瞅他,突然觉得他挺可怜的。

它和臭小孩感情不算多深,但突然知道他死了的时候,它也挺难受的。

南鸢没有说什么,人间的这些情情爱爱,她一向觉得麻烦。

阿清带她去了一家酒肆,要了二楼的包间。

“鸢大人酒量如何?”

南鸢:“千杯不倒。”

阿清突然就笑了一下,向店家要了足足五坛子老酒。

“魔域贫瘠,酒酿用的原料跟外面不一样,后劲儿也比外面的大。”

南鸢直接打开盖子倒了一碗,放在鼻尖闻了闻后,仰起头,一口饮尽。

“这酒很香。”

“这是魔域最好的一家酒肆,这里的酒自然也是最香的。”阿清一边解释,一边给自己倒酒,“鸢大人独自喝酒未免无趣,我陪大人对饮吧。”

南鸢手中的酒一碗又一碗下肚,面色半点儿不改。

倒是她对面的人才喝两碗就开始双眼迷离了。

喝多了的酒鬼很喜欢找人倾诉。

阿清盯着她,眼里蒙了一层水雾,声音轻软又温柔,带着一丝丝沙哑,“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她。”

南鸢喝酒喝得慢了一些,瞥他一眼后,由着他叨叨。

“……知道她出事的时候,我想毁了这个世界,让所有人都给她陪葬。”

“可是没用了,杀光了所有人,她也回不来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当初为什么没能早一点赶回去,我想变得再强大一点,可是,等我真的强大了,她却不在了……”

阿清直勾勾地盯着南鸢,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

泪水划过凹凸不平的疤痕,隐去。

男人悔恨的目光慢慢被别的东西代替……

他漂亮的唇形微微弯了弯,“后来,有人告诉我,她活着,我高兴得快疯了。

于是,我就一直等啊等。

然而,希望一次次变成了绝望。

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真的很难受,难受得恨不得立即死去!

所以我发誓,如果再见到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身边,狠狠地占有她!让她再不能离开我。

她是我的,她只能是我的!”

男人的语速越来越快,目光越来越深,越来越疯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