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49章 终于,出现了

第049章 终于,出现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30  |  更新时间:

第049章 终于,出现了

噬血魔君要选魔后的消息才刚刚传出,其他几位魔君便坐不住了。

七杀魔君、独眼魔君和威武魔君相继去了笑面魔君的宫殿。

风月宫。

正中高位上,笑面魔君着一身繁复奢华的青衣,华贵而雅致,一位姿容上佳的美人儿跨坐在他大腿上,正旁若无人地抚摸着他胸前露出的一大片肌肤。

男人容貌清俊、眉眼风流,正含笑睨着殿中的三位魔君。

若是南鸢在此,一定能认出,这就是当初阿清死后,被她一刀劈了的云鹜。

狡兔三窟,笑面魔君没有三窟,但有分身。

如果南鸢见识过他的真正实力,当年那分身自然瞒不过她。

可惜,她没见过。

下首,那一脸凶煞之气满身肌肉的魁梧大汗是五大魔君中的七杀魔君。

四百年前此人杀了前任魔君及其座下六大魔将,将七人的头颅制成魔杖,自封七杀魔君。

瞎了一只眼、容貌平庸的中年男人是独眼魔君,他的资质跟他的容貌一样平庸,但这位魔君辈分最高,已近七百岁。

剩下那个,身形矮小如稚儿,声音尖细若婴孩,生平最痛恨别人说他小,自封威武魔君。

在噬血魔君诞生之前,凑在一起的这几个魔君,包括两百年前被噬血魔君取而代之的那个,五人谁也不服谁。

所以魔域的五大魔君一直处于相互制肘的状态。

彼此往对方身边安插自己的眼线,是每个魔君都会做的事情。

不过,自噬血魔君横空出世之后,几大魔君相互制肘的状态就变了。

按理说,经历了数万年,代代相传的那些上古大妖血脉已经变得越来越稀薄,不可能彻底妖化。

譬如这上万年来,魔域出现过不少拥有上古血脉的魔修,但这些人也只能激发出小部分上古血脉。

对众人来说,只凭那稀薄血脉就想完全妖化,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谁知,出了一个噬血魔君。

他竟能完全妖化!

这说明他的上古大妖血脉必定相当精纯,至少达到六成以上。

七杀魔君最先开口,“笑面,噬血魔君要选魔后这件事,你如何看待?”

云鹜推开怀中美人,美人立马退了下去。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几人,“他选魔后又没碍着你们,你们在担心什么?

莫非,你们也想像往我后宫安暗桩一样,往噬血魔君那里安?

若果真如此,我劝你们还是早早死了这心。”

“为何不可?”威武魔君不解。

云鹜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几人,显然很鄙视他们的智商。

“既是选魔后,那只会千挑万选出一个,剩下的那些,噬血魔君一个都不会要。”

三位魔君一阵沉默,也不知有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弃各自的小算盘。

片刻后,七杀魔君一脸戾气地开口:“笑面,一切皆因你而起,当初要不是你,就不会有现在的噬血魔君,我们几个也不会看他脸色行事!”

沉默许久的独眼魔君道:“笑面大概是羡慕我座下有狮虎魔将,想效仿之,哪料弄出一只上古大妖,结果自作自受。”

独眼魔君座下的狮虎魔将乃是一个激发了上古血脉、可以半妖化的魔修,勇猛异常。

笑面魔君四处寻找拥有上古血脉的人类,为的不就是造出这样一位魔将?

云鹜嗤了一声,没有解释。

“你们来找我,无非是因为我如今最受噬血魔君看重。

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们,不要做蠢事,否则激怒了他,他大开杀戒,我也帮不了你们……”

此次会晤不欢而散。

云鹜看着空荡荡的宫殿大堂,眸子半眯,想起了当年那事,表情渐冷。

这对姐弟还真是一个德性,动不动就砍人发泄。

幸好当年他急中生智,否则,逃过了那大的,也逃不过小的。

想起那个冷艳无双的女人,云鹜的神情有些恍惚。

一开始他也没想到那女人就是积雪城城主,后来还是因为对方说了一句话,他才明白过来。

确切地说,积雪城的那位女城主早就死了,后来的城主一直都是这个女人。

“阿清可是你丢入魔渊的?”那日,女人看着他的目光宛若看着一只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

云鹜居高位多年,从来都是他用这种眼神看别人。

那是第一次,反了过来。

女人身上气场极大,威压极强,哪怕对上她的只是分身,那也是他造出的最强分身。

可是在女人面前,他竟被这威压逼得差点儿下跪!

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没有承认事实,只说自己带裴子清来了魔域,后来走散。

不知那女人是否相信,但后来女人那一刀绝杀,让云鹜明白,对方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她就是想杀了自己泄愤。

分身被灭,云鹜受到重创,至少需要二十年才能恢复到鼎盛时期,结果两年后另一个索命鬼也寻上门了。

那个从魔渊爬出来的人要杀他。

七杀和独眼以为他想要的是一个魔将,但自始至终,他想要的,都是一个能一统魔域的王。

正邪两道迟早一战,避无可避,如果魔域还是像以前那样力量分散,魔域迟早为正道所灭。

后来,他成功了。

被他丢入魔渊的裴子清激发了上古大妖血脉,实力凌驾于魔域所有人之上。

可惜,那个助他熬过鬼门关的执念,成了一把双刃剑。

他因执念而涅槃重生,也因执念疯癫成狂。

当年裴子清得知那女人坠城的消息,疯了一样,大开杀戒,转头来还要杀他这个始作俑者。

那是云鹜这一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他差点儿被那小子一爪剜了心、剥了皮。

在得以喘息的空档,云鹜立马告知对方真相,说他的好阿姐根本不是原来的积雪城城主。

那女人是一个谁都无法想象的强者!

她的实力深不可测,可以随随便便使出巅峰王者才能做到的破碎虚空,她曾一刀斩杀他的分身。

所以,区区兽潮根本奈她不何。

虽然云鹜没有任何证据,但那时候疯癫成魔的裴子清只能相信他。

因为,唯有选择相信他,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想到这里,云鹜蓦然睁眼。

噬血魔君想要的魔后只会是那女人。

两百年了,这个神秘的女人终于现身了……

·

“鸢鸢你快看下面,好繁华哦,我们是不是快到了?哇哇,鸢鸢快看那儿,那有一座亮晶晶的宫殿!”虚小糖小爪子扒在车窗往外看,头上的小揪揪被风吹得高高翘起。

南鸢也朝窗外看去。

相对之前看到的贫瘠,魔域的这片土地的确算得上是繁华,不仅有很多楼宇房屋,街道也宽了许多。

此时天微微亮,但魔域的天常年昏暗,看起来还如黑夜一般。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远处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便尤其耀眼。

南鸢啧了一声。

好闪亮,她喜欢。

想强取豪夺、据为己有。

“鸢大人,我们到了。”阿清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尾音微扬,语调轻快,听起来十分愉悦,还有一丝压抑的兴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