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0章 兴许,觊觎我身子?

第050章 兴许,觊觎我身子?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4  |  更新时间:

第050章 兴许,觊觎我身子?

不用他提醒,南鸢也知道到地方了,毕竟前面那座宫殿够亮够闪眼。

“去那宫殿上空转一圈。”南鸢道。

赶车的阿清先是一顿,随即笑应了一声,“好。”

那声音透出几分快活。

堂堂噬血魔君的魔宫,岂能由别人随意驱车围观,寻常飞禽走兽都不敢从魔宫上方经过,何况是活人。

但车上两人,一个说一个做,竟没人觉得不对。

四头双翼魔狼拉着车稳稳地在魔宫上方绕圈,南鸢则坐在车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欣赏下方的魔宫。

然后,越看越喜欢。

等到欣赏够了,双翼魔狼才拉着豪车在半空中一个滑翔,车子稳稳落地。

阿清掀开车帘子,伸手扶车里的女人。

南鸢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一手抱小糖,一手搭在了他的袖子上。

阿清抿着的嘴骤然放松,缓缓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

“鸢大人,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南鸢点点头,丢给他一把魔晶,“这车你驾走,送你了。”

“鸢大人出手真是阔绰。”阿清看着她笑,目光温和,声音低柔,“祝鸢大人这一趟,心想事成。”

说完这话,他跳到双翼魔狼背上,深深看了一眼南鸢。

而后,驱车远去。

虚小糖望着那飞远的魔狼车,感慨道:“没想到魔域也有这么热心肠的魔修。”

它感到十分羞愧,一开始它居然想杀了对方灭口。

南鸢摸了一把它的毛,突然道了句:“你还是太小。”

虚小糖一脸懵逼:“吱?”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它说的不对,此魔修不是好心肠,而是图谋不轨?

可是魔修给他们赶了一晚上的车,亲自把他们送到了噬血魔君的魔宫外,送完就走了,这难道不是好心肠?

南鸢对于幼崽的耐心还算不错,拍着它的小脑袋道:“那种集市,我就算给他再多的魔晶,他也搞不来这么一辆豪华狼车。此人隐藏了修为和容貌,他在魔域地位不低。”

虚小糖不解,“那他为何一直讨好鸢鸢?”

南鸢顿了顿,若有所思片刻,吐出一句:“兴许是觊觎我的身子?”

虚小糖:!

虚小糖瞬间炸毛:“鸢鸢,我去杀了这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南鸢瞥它一眼,“嗯,去吧。”

虚小糖:“咩?”

难道不该阻止一下它吗?

南鸢悠然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不过我觉得我大抵是反过来的,我的灵魂十分无趣,倒是这皮囊万里挑一。

这副皮囊被人觊觎,我并不意外。”

她也愿意利用自己的皮囊行方便之事,譬如,用这副皮囊去引起那噬血魔君的注意。

近水楼台先得月,杀人亦要抢占先机。

虚小糖无话可说,鸢鸢对自己的认知真到位。

南鸢抱着小糖往前走,谁知走着走着就没了路。

虽然绕着那魔宫飞了几圈,但车子肯定要找个宽敞的地方着陆,所以到魔宫大门口,她还需步行一段距离。

然而此时,这条通往魔宫大门的道路上,居然挤满了人,还全是女人。

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像无数只蝼蚁聚在一起。

之前光顾着欣赏那漂亮的魔宫,倒没有注意魔宫外围,也不知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堆在这儿的。

更可怕的是,四面八方还有人不停地往这边涌来。

南鸢瞟了一眼旁边酥胸半露的女魔修,开始听墙角。

女魔修搔首弄姿,问旁边一姐们,“这位姐姐,你从哪儿赶来的?得到消息还挺快嘛。”

旁边体型健壮的女魔修翘着兰花指,粗噶的声音被她捏得尖细,“不快不行呀,这可是噬血魔君选后,我就算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也得拿出我祖传的飞舟,拼了命地往这边赶。”

搔首弄姿:“你说噬血魔君好端端的为何突然选后?他宫里专宠的那个,被厌弃了?”

兰花指扭了扭比男人还健硕的腰:“唉哟谁知道呢,男人嘛,哪个不喜新厌旧,这才是正常的。虽说此次是选后,但其他魔君皆是后宫佳丽三千,指不定我们能留下来当个魔妃呢,哦呵呵。”

搔首弄姿作捧脸娇羞状:“十年前有幸目睹噬血魔君一面,自那以后我便念念不忘,我愿意给君上睡上一辈子,咦嘻嘻。”

南鸢:……

信息量有点儿大。

这些女魔修连夜从别处赶来,连什么祖传飞行法宝都用上了,可见得到消息的时候是半夜。

噬血魔君在大半夜宣布选魔后的消息,然后才一个晚上,就造成了前面的交通拥堵?

大概连噬血魔君自己都没想到这样一个盛况。

哦,这位魔君真是该死的诱人!

“开了开了!第一道魔宫大门打开了!”

前面有人兴奋大叫。

然而没多久,众人就看到远方有几个人影被抛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漂亮的抛物线,伴随着几道啊啊惨叫声。

一人刚好被抛到了兰花指的脚下。

兰花指立马问小姐妹怎么回事。

女魔修捂着自己那擦了满脸胭脂、红如猴屁股的脸,嘤嘤嘤地道:“守门的魔将让我有点儿自知之明,说我长得太丑,会污了魔君的眼,为了我的狗命着想,让我有多远滚多远。太欺负人了嘤嘤嘤,我一颗芳心居然被如此践踏!”

南鸢:……

兰花指有些迟疑地问旁边的女魔修,“妹砸,你觉得我长得如何?”

那女魔修睁眼说瞎话,“姐姐你虽然身材高大了一些,但这张脸也算得上闭月羞花,切不可妄自菲薄。”

那摔在地上的猴屁股,闻言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

没多久,空中又是几道抛物线。

到后来,地上黑压压,空中也是黑压压,天空都被飞舞的女魔修给遮蔽了,场面颇为壮观。

排队的人群正以一种超高效率迅速变少。

南鸢亲眼看着前面的兰花指和搔首弄姿,被驻守在宫门口的那一排魔将中的其中一人,一手拎一个,直接抛了出去,发出两道高亢的惨叫声。

“不——我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是为什么啊啊啊啊——”

“啊——我还没有见到噬血魔君,我不甘心啊啊啊啊——”

轮到南鸢时,她还没取下面具,为首那魔将便瞬间从面无表情的阎王脸切换成了谄媚的笑眯眯,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您这身姿,这气度,一看便知不凡,魔君必定喜欢,请直接去往第三道宫门吧。”

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