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1章 你,进来

第051章 你,进来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79  |  更新时间:

第051章 你,进来

虚小糖察觉到异样,立马从南鸢怀里钻了出来,冲着她吱吱吱,“鸢鸢,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我觉得有陷阱!”

那魔将见到南鸢怀里的毛团子灵兽,笑容再次加深,笑得连牙床都露出来了,“您这灵宠长得可真是圆润漂亮,大可一起带进去。”

虚小糖:……

可能没啥陷阱,这人只是单纯被鸢鸢和它的美貌折服,以至于开了后门。

南鸢并不意外,淡定地跟着领路人入了最后一道门。

领路人亦是笑得眉不见眼,非常热情地给她介绍此次选举流程。

第一道宫门,筛选美貌女魔修。

丑的自然不可能服侍这位妖艳绝伦的噬血魔君,修为太低的也直接排除。

第二道宫门,从美貌女魔修中选出修为高的。

第三道宫门,由君上那位受尽独宠的侍女出马,从中选出最出色的五位。

这噬血魔君也是个奇葩,竟让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女人为自己挑选魔后。

南鸢到时,三列姿容出色各有千秋的女子已经站好,约莫五六十人。

之前她见到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女魔修,但第三道门的这些女子,还算美丽动人。

燕肥环瘦皆有之,款式齐全。

大抵是魔域里有些姿色的都被其他四位魔君瓜分了,这五六十人中格外出众的不到十个。

美人儿们正在窃窃私语。

说的正是魔君的那位侍女。

让这女人来挑选魔后,她定会挑一些姿容相对平庸的,这实在不公。

然而再抗议也没用,因为这是噬血魔君亲口决定的事情。

接着又说,此次选举大典太过草率,原本想着噬血魔君第一次选后,阵仗必定惊人,场面必定盛大,走完整个选举流程没有十天半月,也有个三四天,谁知……

魔君竟派出了自己座下最受重用的十大魔将,直接从魔宫第一道大门就开始扔人!

长得丑,直接抛出去;

修为太低,也丢出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魔宫外那些乌压压的人头就少了大半。

照此效率,不出半日,此次魔后选举便能得出一个结果。

南鸢进来后,窃窃私语声立马小了下来,数道目光落在她身上,犀利至极。

众美人心生警惕。

光这身段,就能馋死男人,那张脸只要不算丑,胜算就很大。

美人儿甲冷嘲热讽:“都到这里了,还搞什么神秘,难道是长得太丑无法见人?”

美人儿乙:“这位妹妹,莫非你前面两道门也一直戴着面具?”

美人儿丙:“迟早要摘下这面具,管她呢。”

南鸢扫几人一眼,语气淡淡,“这面具被人下了禁制,摘不下来。”

虚小糖听到这话,一惊,冲她吱吱吱,“鸢鸢,这面具真被人下了禁制?之前怎么没听你说?是不是那只癞蛤蟆搞的鬼?”

南鸢揉了揉它的毛。

区区禁制而已,她若真的想摘,自然能摘。

只是,她为何要摘?

这张鬼脸面具可是一张通行证。

有女魔修不信,上前去摘南鸢脸上的面具,结果愣是摘不下来,那面具就跟黏在了她脸上一样。

美人儿们讥讽:“你自己都摘不下来,难不成还想留到最后一轮,让魔君亲自给你摘下?”

南鸢想了想,缓缓点头。

不是她想,是对方想。

众美人们:……

这女人好有心机!

如此别出心裁的玩法,还真有可能引起魔君的注意!

一时之间,美人儿们纷纷思索,还能不能像她一样,另辟蹊径。

在南鸢之后,魔将又意思意思放进来三个美人儿。

随后,前两道宫门全部关闭。

任来迟的那些女魔修们如何哭天喊地,宫门都没有再打开。

众人纷纷道:这是什么狗屁选举,太特么草率了!

留下的这些美人中,不知谁叫了一声,“来了,传说中的那个女人来了!”

四周突然安静。

她们倒要看看,这位将噬血魔君迷得数次上刀山下油锅的女人,究竟是何等绝色倾城!

然而,她们只看到一个相貌清秀的婢女走来,婢女身后跟着两个护法。

再后面,没人了。

众人心道:莫非那女人拿乔,只派了自己的婢女来敷衍了事?

不愧是传说中那女人的婢女,长得唇红齿白,肌肤晶莹剔透。

可惜,肌肤再白再细腻,姿色也只算得上中等。

清秀婢女上前,挑出四个姿容拔尖的女魔修。

然后,她看向南鸢,视线不经意掠过那颗藏在她怀里的小毛团。

婢女突然深吸一口气,情绪隐隐激动。

片刻后,她视线挪开,指了指南鸢。

五人就这么挑出来了。

剩下的美人:……

日他娘,果真被这个心机女人抢去一个名额!

被选上的五人跟着婢女往鸢清宫方向而去。

七绕八绕之后,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映入眼帘。

也不知这宫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在光线昏暗的魔域竟也熠熠生辉、夺目耀眼。

是它,就是它。

南鸢之前坐在魔狼车上,看到的魔宫中那座最耀眼的殿宇就是它。

殿门高挂一副牌匾,上书鸢清宫三个鎏金大字。

南鸢望了一眼,目光微闪。

四个美人儿已经激动得不能自已。

鸢清宫!

噬血魔君的寝宫鸢清宫!

据说,除了那个女人,这宫殿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她们若是能进去,就算此次没能选上魔后,那也是莫大的荣幸,回去都够她们吹嘘一辈子了。

南鸢不激动,她很平静。

她只是盯着那领路的婢女看了许久。

这女人,她瞧着有些眼熟。

但指望她一个脸盲症患者辨别出来这是谁,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怀里的虚小糖突然嘀咕了一句,“鸢鸢,这女人长得好像冬雪啊,就是比以前圆润了好多。”

南鸢脚步一顿。

与之同时,带路的婢女朝殿门福了福身,回禀道:“君上,人带来了。”

南鸢目光渐深。

这声音……的确像冬雪。

当年噬血魔君屠戮积雪城,她以为城里的人都死绝了,没想到冬雪还活着。

吱呀一声,眼前的鸢清宫宫门,突然……开了。

那开口只容一人通过。

而门后,漆黑一片。

四美人屏息凝神,紧张又兴奋。

须臾,门内传出一道男人的声音。

“你,进来。”

那嗓音低柔清媚,勾人至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