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2章 都给你,包括我

第052章 都给你,包括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0  |  更新时间:

第052章 都给你,包括我

这句话一出。

四美人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某一瞬间,极有默契地一拥而上,恨不得第一个冲入那门后。

结果四人还没靠近门槛,便被一股力量狠狠挥了出去,摔到了地上。

美人儿盛装之下的满头朱钗散落在地,形容狼狈,可见那劲道之大。

南鸢目光微凝,驻足片刻后,越过几个摔美人,踱着步子悠然上前,没有丝毫停顿地踏了进去。

几乎是她刚一进门,那殿门便又吱呀一声阖上了。

阖得死死的,缝儿都没露出一个。

四个摔美人:……

难道——

不!

这不是结局!

她们还没有见到噬血魔君本尊,还没有踏入鸢清宫,她们不甘心啊啊啊!

魔君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玩花样的装逼女人?

宫门一关,隔绝了外面的光线。

短暂的昏暗之后,宫殿被其他的色彩晕染,缀在墙上的宝石、挂在墙上的烛灯、不知名材质做成的微微发光的桌椅、开在角落里的会发光的植株……

这是一个华丽的五彩斑斓的世界。

南鸢往前几步,脚下铺满了灵兽的毛皮,触感极其绵软,让她极想脱了鞋袜踩在上面。

啧,这小魔君比她还会享受。

寂静的宫殿里突然出现悉悉率率的声响,像是衣物跟毛毯摩擦发出的声音。

南鸢抬眼看去,坦然地往里走,声线一如既往的清冷,“躲躲藏藏做什么,你不是一直在等着我?”

话音一落,那悉悉率率的声响顿了一下,没多久,深处传来一声低笑,“你几时猜到的?”

虚小糖一脸懵逼。

它有些没听懂。

前方是一道银丝织就的薄帘,帘后映出一道黑色的人影。

绚丽的光线之中,那人影又投射出几抹灰暗的虚影。

黑灰影子叠加在一起,看上去有几分森然诡秘。

那身影越来越近,停在了薄帘后。

须臾,两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掀开了帘子。

宛如掀开一层神秘面纱般,男人的身形也一点点显露了出来——

此人穿着一身奢华无比的黑袍。

奢华到什么地步?

那衣袍不光用金丝勾了边,还镶嵌着细小的黑色碎宝石,黑袍外又叠了一层薄如轻纱的银白外衫,半遮半掩,如同将一片星空银河披在了身上。

长袍曳地,漫天星光被他拖拽着走。

南鸢觉得自己的眼有那么一瞬间被闪瞎了。

不过,即便穿了这么多亮晶晶在身上,也难掩主人绝佳身姿,宽肩窄腰大长腿,生得英武挺拔。

男人没有露脸,戴着跟南鸢脸上一模一样的鬼脸面具,玉冠束发,露出最多的肌肤便是那优雅如仙鹤的脖颈,细腻白皙,泛着光泽,如同这殿堂里的一块绝佳美玉。

鬼脸面具下,一双缀着光点的眼正盯着南鸢,由远及近。

虚小糖从南鸢怀里探出半颗脑袋,偷偷打量这位大反派,觉得这魔君穿得可真是骚里骚气,特像那种以色侍君的祸国男妖姬。

而且,他看鸢鸢的眼神让它觉得毛毛的,十分不爽。

南鸢也不喜欢这种直勾勾的眼神,对久居高位的她而言,这更像是一种挑衅。

“你在这面具上下了禁制,让我取不下来,竟还问我什么时候发现的?”

男人那一动不动的眼珠子终于转了一下,他失笑,“一个破碎虚空的大能,连我都看不出你的修为,你若真想取下面具,这禁制又如何拦得住你?”

虚小糖听到这儿终于反应过来,失声大叫,“鸢鸢,他是那个丑八怪醉鬼!”

南鸢拍拍它的头,将它按了回去,示意它淡定。

虚小糖却淡定不了。

这噬血魔君明知道鸢鸢修为高深,还把她引来这里,他想干什么?

下一刻,它便知道了。

这骚气魔君突然上前一步,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他垂头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情意绵绵,浓得化不开。

“知道你想当我的魔后,我便着手安排了这一切,虽然有些仓促,但我明白你等不及了,是以加快了所有流程。鸢大人,你开心吗?”他问,眼神和轻柔的嗓音都化成了钩子,齐刷刷地往南鸢身上勾。

南鸢:……

他哪只眼看到她等不及了?

“鸢大人,做我的魔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整座魔宫,所有的珠宝,统统都分享给你,包括……我。”

说到最后,他似乎有些羞赧,竟偏开了头,一只白里透红的漂亮耳垂正对着南鸢。

南鸢:……

不,我不想要你,我只想杀你。

“我说过,你若比我美,我当你的魔后;若不如我,我当你的下属。”

噬血魔君听到这话,转回头,眼里荡漾着深深浅浅的笑意,声音也含了笑一般,“我不如你,不信,我们同时掀了面具看?”

两张鬼脸面对面,对视片刻。

南鸢懒得再废话,直接伸手捏住男人的面具,掀开后随手一抛。

那面具不知砸到了什么,发出哐当一声。

“鸢大人仔细一些,我魔宫里的宝贝皆乃无价之宝,不过,等你当了我的魔后,这宫里所有宝贝任由你砸着玩耍。”

噬血魔君低笑一声。

南鸢:我稀罕?

魔君动作温柔地摘下了南鸢脸上的面具。

面具被女人戴了这么久,他舍不得扔,就挂在了手上。

南鸢打量着眼前这张脸。

果真是副好皮囊,五官分则各自精致,合则艳丽无双,一对眼眸狭长明澈,尤其漂亮,下颌线干净利落,虽艳丽绝伦,却不显丝毫阴柔。

似是感觉到她一寸一寸的细致打量,男人忽地展颜一笑,将艳丽描绘到了人间极致。

人间美色本就各有千秋,南鸢说不出哪张脸更好看,但自己这张脸早就看惯,倒是眼前这人,从脸到身子,再到那嗓音,都让她见之难忘。

“鸢大人,你真美……”

南鸢短暂走神之际,眼前这祸水竟已开始动手动脚。

他两指轻轻勾住了南鸢的下巴,眼眸似水,波光荡漾,一副为之神魂颠倒的模样。

然而他本身也不断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勾人气息。

可惜,他并没有勾到眼前的女人。

南鸢微微眯眼。

呵,她想剁了这只不规矩的爪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