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3章 阿姐她,向来善良

第053章 阿姐她,向来善良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7  |  更新时间:

第053章 阿姐她,向来善良

魔君不知南鸢心中想法,他表面看似淡定从容、色胆包天,实则心脏扑通狂跳,勾着对方下巴的手指也在微微发颤。

此刻的他犹如枯木逢春,冰冷的血液再次沸腾,死掉的心也重新活了过来。

他不该如此轻薄她,可是——

是她自己送上门的,她亲口说要给他当魔后。

她都不知道,那晚听到她说这话,他有多激动多兴奋,兴奋得差点儿晕厥过去。

即便知道这其中必定另有隐情,他也不愿多想。

阿姐她……终于出现了。

虽然换了一副身体,换了一张脸,但他知道,这就是他的阿姐。

云鹜没有骗他。

阿姐她果真活着!

两百年了,足足两百年。

阿姐一直渺无音讯,害他找得好苦。

他好想告诉阿姐,他没死,他熬过了最艰难最黑暗的时段,最终获得新生。

站在阿姐面前的不是什么噬血魔君,只是阿姐的阿清。

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同她说。

然而,在触及到女人眼里的一片淡漠无波之后,裴子清那颗滚烫的心宛若被人浇了一盆冰水,激起呲呲一片雾气后,快速冷却了下来。

他收回手指,退后两步,垂眸敛去眼底所有激荡火热的情绪,声音低哑,“方才,唐突鸢大人了。”

他突然想起,阿姐是个心怀大义之人。

阿姐还是积雪城城主时,就时时念着城中百姓,担心百姓吃不饱穿不暖,所以,他每年都会打着阿姐的名义广施恩泽。

可是,这些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却抛弃了爱护他们的城主。

他们逼着阿姐跳城,以此来讨好庄家的人,进而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

那时候的阿姐定是被她的子民们伤透了心,才从城上一跃而下。

否则,以她毁天灭地之能,她完全可以将那些人背弃她的子民杀死,甚至毁了整个积雪城。

可她没有。

阿姐向来善良。

想到此处,裴子清目光闪烁,心中发虚。

当年阿姐宁愿一死成全所有人,可见她如何爱护那些白眼狼,可他后来却、却毁了她用性命换来的积雪城。

阿姐一直想让他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好人,可他干了什么?

他毁城杀人,让积雪城血流成河,他还当了魔域的噬血魔君,这些年手上所沾之血,只多不少。

这样一个嗜血残暴的人,怎么配当阿姐的阿清?

怎么配……

阿姐若是知道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定会对他失望透顶!

裴子清越想越怕,他不想从阿姐眼里看到这些情绪。

所以,他宁愿阿姐以为阿清死了。

阿姐的阿清必须是干干净净的。

如今站在她面前,也只能是噬血魔君!

裴子清看着眼前这张精致而冷艳的脸,在一阵担心受怕之后,浮现出一丝丝诡异的甜蜜。

虽然不能跟阿姐相认,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想当阿姐的男人,不想当她眼里的孩子了。

一切思绪不过须臾之间,裴子清想通之后,看向女人的眼神愈发温柔。

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他赤裸直接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方才是我无理,只是,我情难自禁。”

南鸢从他口中听到“情难自禁”几个字,目光有些怪异。

她哦了声,忽问:“你那个等了许久的心上人呢?不找了?”

裴子清表情一僵,突然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魔君弧形漂亮的唇瓣颤了颤,正要解释,便听对方又问了句:“魔君本名真叫阿清?”

裴子清:还不止一个坑。

南鸢继续问:“你寝宫名字为何叫鸢清宫,可有什么寓意?”

裴子清:……

这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把噬血魔君问愣了。

一阵死寂过后,艳丽无双的魔君大人面不改色地道:“当年那女人狠心抛下本座,本座又何必再挂念她。至于本座的名字,本座生于魔渊,于清晨醒来,所以自称阿清。而这魔宫——”

南鸢看着他,目光无波无澜。

裴子清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一日,一只食蝠鸢从本座的寝宫上空飞过,身姿矫健,一副睥睨天下之姿,本座甚喜之,是以有了鸢清宫。”

南鸢看他片刻,点点头,也不知信没信这话。

“魔君先前所言当真?”

裴子清不知道哪一句,但之前的话都是些掏心掏肝的心底话,他脸一热,支吾道:“句句属实。”

南鸢环视一周,道:“这寝宫深得我意,以后我住这里。”

鸠占鹊巢,理直气壮。

裴子清发怔地看她。

“怎么?不是说,我当魔后之后,这些一切都是我的了?”

裴子清反应过来后,立马道:“都给你,这些都给你!”

整座魔宫都是按阿姐喜好修建的,阿姐喜欢,他求之不得。

“本座这就去安排封后大典,就定在三日后可好?”裴子清问,虽是询问的口气,但却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口吻。

南鸢瞥他一眼,“由你。”

裴子清虽然极力克制,但眉梢间还是荡漾着喜色,“本座这就去安排,你在寝宫好好休息。”

想到什么,他眉眼柔和,似含了春水,对南鸢道:“这三日,你安心在寝宫休养生息,等我们大婚后,我就能搬进来陪魔后了。”

南鸢:……

她的意思是,她想把这寝宫变成她的,而不是说两人一起住。

可是小魔君没听她解释就跑了。

人走后,南鸢沉静下来,神色有些复杂难辨。

虚小糖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虽说鸢鸢常年没表情,但没表情和没表情也是有区别的。

“鸢鸢,这噬血魔君好像是个颜狗,他若真爱上你了怎么办?以后你下得去手杀他吗?”虚小糖一脸忧虑地问。

南鸢走到殿中软榻旁,脱了鞋袜,懒洋洋地卧在上面。

这软榻比她积雪城的更奢华更舒服,躺上去的一瞬,骨头都变软了,一动不想动。

南鸢沉默许久后,突然问它:“这嗜血魔蛛一族可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这话里带着一丝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期盼。

虚小糖想了想,摇头,“有的话我爹爹就在手札上记载了,而且,噬血魔君如果能起死回生,最后魔灵大战之中,他也不会就那么死在气运子手上。

鸢鸢,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南鸢得到确切答案之后,周身气压变低,目光渐沉,眼里的期待和复杂一瞬间化为冰天雪地的刺寒。

“果真如此的话,那他的确不是阿清了。”

“他应当是吞了阿清的尸身。”所以才拥有了阿清残存的记忆和执念。

南鸢的声音极冷,眼中杀意一瞬而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