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4章 大婚,洞房

第054章 大婚,洞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90  |  更新时间:

第054章 大婚,洞房

虚小糖一惊,“啊?鸢鸢你说什么?”

“这人在激发上古血脉之后,吞了阿清,阿清意识太强,执念不散,与这魔蛛原本的记忆混在了一起。”

一开始南鸢怀疑过这魔蛛就是阿清,但当初阿清确实死了,除非他能死而复生,但小糖既然说不可能,那这便只剩这一种可能。

想来也是,阿清素来敬重她,事事以她为先,又怎么会产生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

定是这魔蛛自己蠢笨,会错了阿清的意思,将阿清对长辈的思念,当成了男人对女人的求而不得。

那强烈的执念跟他原本的记忆杂糅在一起,便有了现在的噬血魔君。

于是,有了鸢清宫,以及这鸢清宫里的一切布局。

那孩子向来喜欢搜集宝石和灵兽毛皮讨她欢心。

虚小糖消化完这其中的信息之后,从南鸢怀里一窜而起,大怒道:“臭小孩儿就是被这噬血魔君吃了?”

南鸢沉声道:“他最好只是吞了阿清死后的尸体,若是生吞,我就将他嚼碎吃了。”

人刚死不久,尸体上的执念和记忆还没来得及散去,吞死尸的可能性也不小。

而南鸢也倾向于这种可能,毕竟她留在阿清身上的神识,足以庇佑他方圆几里之内无危险活物。

阿清或许是不小心中了魔毒,死后被那只妖化的魔珠给吃了。

虚小糖顶着低气压打了个寒颤。

鸢鸢生气的时候好可怕。

幸而这种气场全开的模式没有持续很久,南鸢周身气压慢慢收敛起来。

她盯着那铺了满地的皮毛,淡淡道:“极有可能,这魔蛛的意识已被阿清的取而代之……”

可即便如此,这魔蛛也不是完整的阿清,不过一副被阿清执念侵占的躯壳罢了。

不过,面对这么一副保存着阿清意识和执念的躯壳,她也是下不去手的。

毕竟,阿清是她亲手养大的小崽子。

南鸢有一丢丢发愁。

“鸢鸢,那我们怎么办?”

南鸢微顿后,冷酷无情地道:“自然是按原计划行事。”

鸢鸢一心只为事业的干劲儿让虚小糖重燃斗志,激动应道:“好!”

接下来的三日,噬血魔君忙于大婚事宜,很少在鸢清宫露面,只有冬雪每日在跟前侍奉。

南鸢揉着怀里的虚小糖,扫了眼一旁端端正正立着的侍女。

虽然小糖扎了两个小揪揪,但冬雪肯定认得出,这就是城主身边的那只。

然而从头至尾,这侍女都目不斜视,一副丝毫不认识小糖的模样。

南鸢看向她,淡淡道:“外界传言,噬血魔君为了替你续命和驻颜,曾数次以身犯险。”

冬雪闻言,神色微变,朝她福了福身,解释道:“禀魔后,确有此事,奴婢今年已经二百余岁,若非君上,奴婢早已是化成一堆白骨。

但并非如外界所言,君上倾心于我,这其中另有隐情,魔后万万不要听信传言。”

她抬头看了南鸢一眼,继续道:“这两百年来,君上不曾临幸任何女人,魔后是第一个。”

“君上这些年虽然手上沾了不少血,但他极少滥杀无辜,只是早年的时候受了刺激,所以控制不住脾气,用一些残忍的手段杀了几个冒犯他的下人。”

“君上心悦魔后,日后定会对魔后千般万般地好,只希望魔后也能宽恕君上以前犯下的过错,以同等真心待他。”

冬雪还是如两百年前那般年轻,但说起此话时,她眼底却有一些沉重的东西。

——那是与年轻不相匹配的沧桑和怜悯。

南鸢有些意外,不禁提醒她一句:“噬血魔君灭了积雪城,手上染血无数。”

冬雪目光一颤,多了一丝看透世事的木然,“可魔后又焉知,不是积雪城先毁了他?

杀一人很容易被世人遗忘,灭一城却势必被世人诟病。

可凭什么这些人觉得,死掉的这一人不如那满城人金贵?

仅仅因为他们数量多么?

真是可笑,一群忘恩负义之辈,如何跟一个心怀大义的英雄相提并论。

他们配么?”

南鸢:……

呃,这英雄莫非……是在说她?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个词安在自己身上,南鸢觉得怪稀奇的。

不过,能说出这一番视人命如草芥的言论,足以说明,冬雪她,已经歪掉了。

南鸢的心情有些微妙。

虽说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但在积雪城的时候,她很确定自己给冬雪和阿清灌输的都是非常正直的三观。

这么轻易就歪掉,看来还是她灌输的不够多?

见南鸢许久不说话,冬雪也沉默下来。

但她总是欲言又止,可见是想跟南鸢说很多话的,但又碍于什么,硬生生的憋着不说。

南鸢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大概以为那小魔蛛就是阿清,是当初的裴小公子。

她为人护短,她的婢女跟了她多年,自然跟她一样护短。

思及此处,南鸢卧榻小憩,表面一副清冷模样,心里却不知在盘算什么。

封后大典前夕,噬血魔君送来了一套奢华至极的衣裳。

黑色长裙和外袍的质地跟魔君身上的十分相似,却更为精细贵气一些,裙摆上有繁复美观的暗纹,乍看似几朵硕大的花,细看便能看出那是几只……八条腿的大蜘蛛。

南鸢看到时沉默了。

裴子清的眼睛布满红血丝,眼下青黑,但一双眼极亮,宛若泼入两捧星辉一般,全是亮晶晶的光点。

南鸢摸了摸那镶嵌在衣服上的细碎晶石,比他身上的还碎还小,还都是精心打磨过的。

这作为倒像是阿清,他做什么都要给她最好的。

“魔君亲手缝制的?”南鸢问。

谁料眼前这人却扭头否认,“本座只是盯着下人缝制而已。”

南鸢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裴子清看她神色平淡的模样,心里有些失望。

但很快,他又高兴起来。

他和阿姐马上就要大婚了,阿姐即将成为他的女人!

他的女人……

裴子清嘴角轻勾,笑得愈发艳丽勾人。

噬血魔君大婚,魔域普天同庆。

据闻这日,噬血魔君让座下魔将乘着双翼魔狼在空中游行,并抛出魔晶无数,无比的财大气粗。

据闻这日,其他四魔君亦全部到场,奉上厚礼。

据闻这日,噬血魔君亲自挑中的这位魔后惊艳四座,生得那叫一个美艳逼人,丝毫不逊噬血魔君。

挂满红缎摆满红烛的鸢清宫里,正是洞房花烛夜。

裴子清盯着眼前身着华服的女子,目光灼灼,喉结滚动。

寂静的寝宫里,响起一道清晰的咽口水声音。

南鸢瞥他一眼:没出息的小魔蛛,跟她的阿清比差远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