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5章 阿姐,阿清好想你

第055章 阿姐,阿清好想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

第055章 阿姐,阿清好想你

自打从云鹜口中得知阿姐还活着之后,裴子清就经常做一个梦。

这个梦在两百多前,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时,也做过。

梦里,他或饿死或冷死,或被人打死,十分凄惨。

但性命垂危之际,总会从天而降一个容貌被圣光遮挡的神女。

神女救他,还说他是可以助她度情劫的有缘人。

梦中的他有时候相貌丑陋,有时候却英俊无匹,但不管是哪种模样,神女都不在乎。

在神女眼里,皮囊是丑是美无关紧要。

虽得神女眷顾,梦里的那个他有时畏畏缩缩,丝毫不敢冒犯神女,有时却胆大包天,将神女扑倒,做尽缠绵快活之事。

后来当了噬血魔君,两百年间在魔域里乌七八糟的事情见多了,梦里的他变得一次比一次放肆。

他不仅玷污了神女,还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浪荡。

梦里的场景时而是铺满皮毛的魔宫,时而是开满鲜花的野外,或是那遮天蔽日的大树上伸出的一根枝桠,晃晃悠悠的却怎么也不会断……

可不管梦境如何改变,他都没有看清过神女的容貌。

他明白为何。

因为他一直不知道真正的阿姐是什么模样。

他问过云鹜,云鹜只道阿姐长得如何如何绝色倾城,是个可以轻易撕裂空间的厉害人物。

破碎虚空,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巅峰法术,便是如今的噬血魔君也做不到,可云鹜说的时候,他信了。

他总觉得,阿姐就是天上的神女,她是专门下凡来拯救他的。

而他……

他经常做那个梦,是不是老天在预示什么,他极有可能真是阿姐的情劫?

阿姐拯救了他,他什么都愿意给她,命都可以,何况那等好事。

洞房花烛夜,魔君望着自己的魔后,一想到梦里的场面即将成真,他激动兴奋,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躁动。

如今,梦里的那张脸终于变得清晰,阿姐比他想象中还要美艳动人。

若是那双眼里能多些求饶的雾气,就更美了。

可同时,他也很紧张。

明明恨不得马上将眼前这人吃干抹净,却又踌躇着不敢上前。

这可是阿姐,他真的要得到她了?

“我……”男人出口的声音过于低沉喑哑。

他稳了稳情绪,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时辰不早了,我们歇息?”

南鸢看他片刻,点点头,“床榻我已备好,你在外殿,我在内殿。”

裴子清眼里或荡漾或激动或忐忑的情绪,在一瞬间凝固了。

“……什、么?”他觉得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南鸢悠悠看他一眼,“你幼时便是如此,你睡外间,我睡里间。怎么,阿清莫非想与阿姐同床共枕?”

裴子清脑中嗡的一声,空白一片。

一声阿清,一声阿姐,直接在他脑中投下一道雷,炸开了。

什么良辰美景,什么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统统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他维持着震惊的模样,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么阿姐?”

南鸢兀自在软榻上坐下,目光凉凉地扫他一眼,“阿清,你还想瞒我到何时?”

裴子清浑身神经骤然绷紧,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阿姐知道了,阿姐都知道了!

她会不会厌恶自己,后悔曾经收养了他,结果就养出这么一个不是人的东西?

他毁了她的故土,手上沾了那么多血,是不折不扣的大魔头,以后甚至会带领很多魔修去与正道为敌。

可是他别无选择,他发疯之下毁了积雪城,只凭这一桩恶事,就注定与阿姐背道而驰。

裴子清不敢看眼前的女人。

明明前一刻他还做着同阿姐欢好的美梦,这一刻却什么念头都不敢有了。

阿姐心怀大义,心系百姓,肯定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失望透顶,那个时候他该怎么办?

放阿姐走,从此与她正邪不两立?

想到这个结果,裴子清都快疯了。

不,绝不!

他绝不要放阿姐走!

就算阿姐厌他憎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他也要把阿姐绑在身边!

他再不能失去阿姐了。

裴子清的脑子里一瞬间闪现过很多疯狂黑暗的念头。

——给阿姐偷服秘药,抹去阿姐所有记忆,自此后当个一无所知的魔后,他一定会小心爱护阿姐,不让她手上沾血。

——或趁阿姐不注意,毁去她毕生修为,将她困在这鸢清宫哪里都不许去。

反正他会用丹药帮阿姐延长寿命维持容貌,就像冬雪一样。

各种阴鸷可怕的想法想臭水沟里的水泡一样往上冒,却不料,他等了许久,想象中的画面并未出现。

裴子清在僵硬地站了片刻后,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女人。

阿姐面上依旧无悲无喜,眼中亦平淡无波,情绪寡淡,她只平静地问了句:“把我诓骗到你的地盘,不为着跟我相认,反倒把我变成你的魔后,阿清,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女人歪坐在软榻上,姿态慵懒,模样清冷。

裴子清愣住了。

阿姐居然没有找他清算这些年犯下的过错?

阿姐没有因为他成为噬血魔君就厌弃他?

也没有后悔曾经收养过他这个魔头?

裴子清紧绷的身体缓缓放松,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底却划过一抹怪异的情绪。

像是遗憾,又像是别的。

裴子清喉咙动了动,犹豫地喊了一声,“阿姐……”

尽管在心中叫了无数次阿姐,可这却是自重逢之后第一次喊出口。

总觉得,这一声阿姐叫出来,他们两人之间就横了一道坎儿。

南鸢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若不是我及时戳破你的身份,阿清今夜是不是想做些什么?”

眼前女子熟稔的口吻,让裴子清仿佛穿回到了两百年前。

阿姐还是那个阿姐,阿清也还是那个阿清。

他眼睛莫名一酸,颀长挺拔的身躯慢慢蹲下,那张美如玉艳如花的脸变得温顺又乖巧,眼里盛满依赖和信任,像极了当年的那个丑陋少年。

魔君俯身,偏头,将头枕在了女人的腿上,轻声道:“阿姐,你为何才来,阿清好想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