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6章 过去了,阿姐不怪你

第056章 过去了,阿姐不怪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

第056章 过去了,阿姐不怪你

外人眼中冷血残暴的噬血魔君,此刻温顺得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南鸢垂眸,视线落在男人白皙光滑的侧颈之上。

这里很漂亮,也很脆弱。

只要她轻轻那么一捏,就会捏碎。

什么气运子,什么天道,她杀完大反派得到功德值就溜,能对这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无非是气运子在没有激发出上古神兽血脉之前,便完成了拯救天下的任务。

这难道不是好事?

为何非要死板地把所有程序走上一遍?

但想归想,南鸢很清楚,天道无处不在。

一旦引起天道注意,再被它列为危险分子,即便她和小糖从这个世界跑到下个世界,也会被天道揪出来,然后灭杀。

她一个人倒是不要紧,可小糖还是个幼崽,她不能拿小糖的性命冒险。

南鸢抬手,指尖轻轻落在了男人的后颈上。

怀里的人没有因为她的举动有丝毫不适,仿佛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哪怕她捏着他最脆弱的脖子。

南鸢的目光微微闪烁一下。

他竟如此信任她这个阿姐……

那落在男人脖颈上的手突然上移,替怀中人摘下了头上的玉冠。

一头黑发散落,铺在南鸢的大腿上,又从大腿垂落到脚踝处,如黑瀑倾泻而下。

女人温柔地揉着那发丝,望着这奢华闪亮的魔宫,眼底也浮现出了一丝怀念。

“阿姐也很想阿清……”她低声道,清冷的声线在这一刻仿佛柔和了几度。

那小崽子是她花费很多精力养大的,被她养得根正苗红,知恩图报。

阿清虽然敬重她,却也喜欢黏着她撒娇,还总是屁颠颠地把最好的东西捧到她跟前,只为了哄她高兴。

可惜,这么好的小崽子,她没能保护好。

说到底,还是她太自负了,以为在阿清身上放一抹神识,便足以庇护他……

女人安抚般的抚摸,还有她明显温和许多的话语,让裴子清心中开心又酸涩。

阿姐说,她也想他。

真好。

好到他以为自己在做另一个美梦。

他本以为,他此生再也见不到这样的阿姐了。

他声音一哽,“阿姐,这些年我做了很多很多错事。阿姐,你责罚我吧……”

阿姐不厌恶他,他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奢求太多。

南鸢的手顿住,裴子清察觉到,心跟着咯噔一跳。

“阿清做了哪些错事?”南鸢问,声音听不出喜怒。

裴子清一颗心高高吊起,悬在半空中晃啊晃的,那悬着的线细如蚕丝,阿姐随便一个沉眸一句狠话都能将这根线扯断,然后那颗饱经风霜的心会砸下来,四分五裂。

他的声音绷得有些紧,“我从魔渊离开之后,直奔积雪城去寻阿姐,可是我去了才知,我迟了一步,阿姐竟被老管家和那庄怀音逼得跳了城!

当初少年心性,易怒易躁,以为阿姐掉入兽潮之中被践踏得尸骨无存,还如何镇定得了,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所有人给阿姐陪葬,后来……”

后来,积雪城血流成河,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庄怀音逃了,他就拿庄家其他人开头,见一个杀一个。

连庄家那几个坐镇的老祖宗都被他干掉了。

那段时间,是他最残暴嗜血的时候。

等庄家人杀得差不多后,他转头去找云鹜这个罪魁祸首算账。

就是在那时,他从对方口中得知了阿姐还活着的消息。

然后,他的“疯病”得以缓和。

为了寻找阿姐,他在魔域找了一片相对肥沃的土地,杀了当时的掌管者青眼魔君,用最快的速度发展自己的势力,然后利用这些势力帮自己找人。

可是没用,阿姐依旧渺无音讯。

后来他便自己去各地游荡,打探阿姐的下落。

因为鲜少有正道中人见过噬血魔君,所以他有时会以本来面目混迹正道灵修之中。

但更多的时候,他喜欢扮丑。

大多数灵修心口不一,表面极有涵养,心里却对他厌恶至极,这种他通常置之不理。

可一旦有人出口辱骂,尤其是诋毁他的长相,他就会剥了他们的脸皮。

偶尔,他也会接收到友善的目光,但这种大多数夹杂着怜悯。

这两百年来,裴子清越来越清楚,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阿姐了。

在他受尽折磨跌落低谷差点儿烂在里面的时候,是阿姐将他拉了出去。

阿姐给他的不是怜悯,她是真心喜欢他,疼爱他。

当年灭积雪城之时,他仅存的理智让他放过了冬雪,只因为他还记得,这是阿姐喜欢的婢女。

知道阿姐没死后,他将冬雪带回了魔域,一直好好养着。

他灭了积雪城,犯下的错如覆水难收,只留下了冬雪。

冬雪成了他和阿姐之间唯一的联系。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冬雪死,不但不让她死,他还要让她的容貌永远停驻在积雪城的时候。

所以后来,他数次冒险,只为替冬雪续命驻颜。

他不想让阿姐回来之后,身边连个贴心的丫鬟都没有。

南鸢听噬血魔君讲着她咻一下跳过的这两百年,心中难得感慨。

她同阿清分别时,谁也没想到那会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阿清的执念应当是活着回来见她。

这执念支使着那刚刚激活上古大妖血脉的魔蛛一路往积雪城而去。

原本阿清见过她后,执念就会慢慢淡去,可偏偏她“死了”。

于是,阿清见她一面的执念转化成了恨意和杀意。

魔蛛在阿清恨意的驱使下,灭城杀人。

这之后,阿清的执念本该再次淡去。

谁知他去杀云鹜时,阿清又得到了阿姐活着的消息!

当年,南鸢没想过留活口,自然就没有隐瞒自己的修为。

砍死云鹜那厮后,她是直接破碎虚空离开的。

谁能想到,这云鹜不是普通魔修,她当年杀死的也不过一个分身而已。

于是再一次,阿清执念转变,变成了找到阿姐。

这一个接一个的执念侵占着原本魔蛛本尊的意识,是以,“阿清”一直存活到了现在。

如今她出现,阿清的执念或许会慢慢淡去,但因为这两百年的意识侵蚀融合,定然不会全部消散,只是属于本尊的那部分意识会越来越凸显,譬如嗜杀、嗜血的本能。

南鸢想,这样也好。

她帮阿清消除所有的执念,等噬血魔君变得不那么像阿清的时候,她以后杀人的时候就不会犹豫了,可以痛痛快快地一刀劈两半。

想到这儿,南鸢摸人头摸得更温柔了。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阿姐不怪你。”她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