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57章 懵逼,公主抱

第057章 懵逼,公主抱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5  |  更新时间:

第057章 懵逼,公主抱

南鸢经常撸小糖,虽然小魔蛛的头发没有小糖的毛好摸,但触感也不赖。

说起来,阿清以前总嫌弃自己长得不好看,如今他占着这副好看的皮囊,受人追捧两百年,也算赚到了。

此刻的裴子清却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

刚才阿姐说什么?

阿姐说,不怪他?

他过去做了那么多错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阿姐竟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裴子清一个激动,猛地抬头看她,结果一不小心视线没对好,落在了不该落的地方。

他美如白玉的面皮一个爆红,急忙收回了目光。

阿姐本尊的身材怎么生得这般、这般……惹火。

阿姐以前用的那皮囊已经是极好,现在的阿姐简直引人犯罪。

他一时之间,又是狂喜,又是羞赧。

等到心里那股燥意散去,他才小心翼翼地问:“阿姐,你当真不怪我吗?”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但一双眼却分外明亮。

南鸢不厌其烦地为他撸毛,神色平淡,“怪你做什么?”

怀里的男人顿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支支吾吾几句后,开始忏悔自己的过错,“可我杀了好多好多人,阿姐选在那积雪城落脚,积雪城对阿姐一定非同寻常,可我却把它毁了……我对不起阿姐的教诲,我让阿姐失望了。”

南鸢闻言,十分欣慰。

看来她当初的教导还是有用的,阿清做下的那些事非他本意,他很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如果阿清没死,他定会按照她铺好的道路一直走下去,做一个阳光向上的好青年。

日后修为再提一提,就算比不上这个世界的气运子,也势必是一方霸主,无人敢欺。

可惜,造化弄人。

阿清有一颗正直的心,却没有一条正直的命。

阿清被迫成了噬血魔君的一部分,最后也定然会被气运子斩杀。

南鸢这么一想,愈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没错,这小魔蛛死在她手上,总比死在气运子手上好。

裴子清自是不知,他在阿姐心中被成为了正直好青年。

他忐忑不安地跟阿姐忏悔自己的过错,生怕阿姐不是真的原谅了他。

南鸢不解地问:“阿清,你为何觉得我会因为一群外人怪罪于你?”

裴子清:因为阿姐心怀大义,他与阿姐的理念信仰背道而驰。

可他还没说出口,便听到阿姐道:“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别人如何与你相提并论?既然杀都杀了,我又怎会为了一群死人与你置气?

不管你因何杀人,结下多少仇家,他们若是有本事,自来寻你报仇就是,难道阿姐还要帮着外人杀你?”

同样,你自己若是没本事,被外人杀了,那也只能怪你技不如人。南鸢在心中补充道。

“……阿姐?”裴子清双眼微微睁大,难以置信。

阿姐为了他,竟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这次,他不仅眼睛发酸,鼻子也发酸了。

不管他变得如何糟糕,阿姐竟都不怪他,阿姐对他实在太好了!

但是他明白,阿姐虽然口上不说,心中定十分难受……

裴子清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女人的腰肢,红着眼,哑声道:“阿清何其有幸,这辈子能遇到阿姐。”

南鸢拍拍他的大脑袋,觉得那露出的一只耳朵晶莹剔透怪漂亮的,忍不住伸出罪恶的爪爪捏了捏。

居然很好捏,软软的。

裴子清身子微微一僵,语气有些怪,“阿姐?”

“先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不与我相认就罢了,为何把我诓骗过来,还要给你当魔后?”

裴子清哪还顾得上耳朵被捏的事情,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慌了。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整理好了说辞,“我不敢跟阿姐相认,因为我怕阿姐知道我身份后不会原谅我。

与其被阿姐厌弃,或让阿姐失望自责,阿姐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魔后一事不算我诓骗阿姐,明明是阿姐自己说的,想找噬血魔君比美,还要给噬血魔君当魔后。”

南鸢:……

无话可说呢。

“我大概这辈子都不敢跟阿姐相认了,但我又很想照顾阿姐,恰逢阿姐提到了魔后一事,我这么一想,觉得阿姐当我魔后似乎极好,这样阿清就能跟阿姐在生活一辈子了……”

说到后面,裴子清的声音越来越小,目光闪烁,心虚不已。

自从变成噬血魔君,他压根没想过他和阿姐能有回到从前的一天,所以一直放任自己那些龌龊的念头疯狂生长。

可如今,阿姐还是那个阿姐,她对他这般好,他又怎么舍得去破坏这份感情?

若是阿姐永远都不离开他,永远都这么疼爱他,他会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统统都藏起来,乖乖当阿姐的弟弟。

只要——

阿姐不再离开。

“阿姐,留下来陪阿清吧,我这两百年来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裴子清说着,胳膊将女人的腰圈得更紧了。

阿姐的腰好细,身上好香……

“好。”南鸢应道,见他一副黏糊糊的样子,难免想到阿清小时候,也就任由他黏糊了。

“阿姐会一直陪着阿清吗?”裴子清又问。

南鸢一双美目平静而淡漠,沉默片刻后,道:“我会陪着阿清,直到他的躯体、灵魂和意识都消散在这世间。”

裴子清听到这话,一双眼愈发明亮。

阿姐竟答应了!

阿姐说要陪他一辈子!

裴子清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女人怀里,没有让她看到自己眼角划过的一滴泪水。

如果让阿姐知道他哭了,那就太丢人了。

可是,他真的好高兴。

这两百年的等待终于开了花结了果……

奢华的仿佛盛满了星辉的鸢清宫里。

一男一女,一坐一跪。

男人的头枕在女人腿上,如瀑般的发丝倾斜垂落;女人的双手,一只搭在男人的后背上,一只轻轻抚摸他的发丝。

两人皆是绝色出尘,画面极美。

不知何时,两人同色的裙摆缠绕在了一起,竟给人一种难舍难分缠缠绵绵的感觉。

寂静中,浅淡平缓的呼吸声响起,那抱着阿姐撒娇的魔君竟就这样在女人怀里睡了过去。

南鸢垂头看了半晌。

等人睡沉,她伸出手,找了找角度后,竟将这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把打横抱起。

浅眠的噬血魔君唰一下睁开眼,眼里蚀骨嗜血的杀意一闪而过,然而在意识到什么之后,那冰寒的眸子一下就变成了懵逼。

短暂的茫然过后,魔君双眼瞪大,一张脸顷刻间红成了大闸蟹。

“阿、阿姐?你做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