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0章 救命啊,有人疯批了

第060章 救命啊,有人疯批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

第060章 救命啊,有人疯批了

虚小糖好奇地循着那声响找过去。

某一刻,那声音静止下来。

虚小糖看到角落里悬浮着八颗硕大的黑宝石,晶莹剔透,汇聚着璀璨的光点,倒映着屋里的一切,里面还有它那圆滚滚的身躯,油光顺滑的,非常美丽。

说时迟那时快,小糖正欣赏倒影里面的影子,那八颗黑宝石突然动了!

并快速往这边横移!

与之同时,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越来越浓。

虚小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豆眼,一动不动,吓傻了。

等八颗黑宝石飞到它面前,它才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

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黑宝石,而是八只……眼睛。

鸢清宫修得又高又大,眼前的东西却身躯庞大到差一点就顶到了天花板,身躯是虚小糖的百倍之大!

八只光泽明亮的黑色单眼分布在怪物的头胸部,眼睛下方,长着一对黑色的尖锐螯牙。

再往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分节的……大长腿。

分节处还生有数根爪状的刺,看起来比利器还要锋利。

靠近地面的那一节腿上长满了黑色的毛簇,但那毛簇绝不是小糖身上这种软哒哒的小毛,而是一种足以刺穿人天灵盖的刚毛。

懵逼的小糖同那八只黑眼珠子大眼瞪小眼。

突然,那怪物嘴一张。

螯牙之下、上唇下唇之后竟还长着两排密密麻麻的锯齿状尖牙!

下一瞬,回神的虚小糖爆发出高亢的尖叫声,“救命啊啊啊,好大的蜘蛛啊啊啊——”

这特么就是一只变异的巨型蜘蛛啊啊啊!

八只眼八条腿的大蜘蛛啊啊啊!

虚小糖一身的毛吓得全部竖起。

它前爪在空中一刨,毛上出现星光点点,打算使用穿梭虚空逃遁法。

不曾想,在它半个身子都已经钻入虚空眼看着就要成功逃脱的时候,巨型蜘蛛腹部的四对纺绩器突然吐出八根细小的银丝,眨眼间就缠上了小糖的身体。

然后,越缠越多。

“阿姐呢?”嘶哑的声音从那怪物身上传出。

“阿姐呢?我问你阿姐在哪儿!!阿姐在哪儿——”

虚小糖在呈狗刨式挣扎,疯狂尖叫,“救命啊啊啊!这里有个怪物疯批了啊啊啊——”

·

离噬血魔君闯玉鸣山杀害庄怀音一事,已经过去了五天。

玉鸣山,人心惶惶。

虽然掌门严禁再讨论此事,可嘴长在别人身上,弟子们私下里仍会小声议论。

庄怀音这一死,庄家直系一脉算是全部死翘翘了。

谁人不知,庄长老已经一只脚踏入灵王境界,前途无量,而他更是跟那位自创凌风门的灵王尊者——白凌风交情匪浅,两人以兄弟相称。

不说他自身修为高强,便是有这位灵王尊者做靠山,便无人敢冒犯。

谁能想到,噬血魔君竟狂妄至此,直接冲破玉鸣山的防护屏障,当着玉鸣山掌门的面弄死了庄怀音。

那噬血魔君拥有上古大妖血脉,凶悍至极。

对上这位魔君,庄长老根本没有反击之力!

玉鸣山弟子们惶恐又愤怒。

“噬血魔君往何处去了?”南鸢问。

那唉声叹气的弟子应道:“五日前,适逢白尊者来寻庄长老,亲眼目睹噬血魔君杀害庄长老一幕,两人冲出玉鸣山,往东边去了,十之八九是去了玄武之巅。

唉,白尊者虽已达到灵王境界,但对上噬血魔君,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后面说什么,南鸢已经没听了。

之前小糖指出的玄武之巅在南边,可现在,这玉鸣山弟子却说,玄武之巅在东边。

南鸢眉心狠狠抽了抽,转瞬间消失不见。

等那弟子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猛地偏头看旁边。

结果旁边只有个同门师兄,方圆十步之内也都是男弟子。

他连忙抵了抵旁边那人的胳膊,“师兄,方才我身边可是站着哪位师妹?”

师兄道:“没有啊,你身边不就是我么?”

那弟子打了个寒颤,“师兄,说来不信,刚才有个女人在我旁边说话来着,你说,会不会是魔域的女魔修混进来了?”

“放屁,你真当我们玉鸣山是那些魔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的?噬血魔君是个例外!”

……

南鸢一路往东,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玄武之巅。

周围山石碎裂,甚至一整座山头被人横空切断。

山巅之上有血迹,已经干涸。

南鸢沉眸,看这血迹,这一场激战已经过去两三天了。

南鸢立在玄武之巅往下俯瞰。

云雾飘渺,什么都看不清。

就是在这里,跌落崖底的气运子会在数日后激活上古神兽血脉。

而阿清当年亦是掉入魔渊,激活了上古大妖血脉。

两者一为正,一为邪。

想也知道,阿清相似的遭遇日后会被用来衬托气运子。

但这些人不觉得可笑?

阿清坠入魔渊的时候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他气运子却已经修至灵皇境界!

有什么可比的?

南鸢想到阿清已经重伤,不再逗留,转身欲走。

却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动静。

南鸢脚步一顿,抬眸。

半空中,一叶飞舟往这边而来。

那飞舟上乘坐着七八个姿容绝色的女修。

美人们从飞舟上一跃而下,像七八朵水嫩的鲜花从空中飘落,十分养眼。

看到南鸢时,这些人眼中闪过明显的惊艳之色,但随即,便被同病相怜的悲戚代替了。

一群美人站到南鸢身边,颓然地望着悬崖之下。

“想必这位妹妹亦是凌风的红颜知己。”开口的是为首的白衣冰美人。

南鸢面无表情。

她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了。

青衣女子娇俏灵动,“俞桑姐姐,我不相信凌风哥哥死了!”

蓝衣美人儿娴静美好,柔声道:“我亦相信,风哥没事。”

紫衣美人张扬至极,敢爱敢恨,“听说噬血魔君被风哥打成重伤,我师门长老已在联系其他仙门,趁此机会将魔域一网打尽最好不过!”

红衣美人妖媚入骨,愤恨道:“这作恶多端的魔头,早该为正道所灭了!”

剩下几个美人也纷纷开口。

南鸢听着这些人一嘴我一嘴地讨伐噬血魔君,眼里慢慢结了冰。

狗日的气运子左拥右抱,好不逍遥!

南鸢冷眼扫过这群莺莺燕燕,突然插话,“既然这么舍不得情郎,何不跳下去陪他?”

“啊?”美人儿们懵了。

南鸢直接用行动解释自己的意思。

一个挥袖横扫,动作干净利落。

凌厉的劲风挥出,旁边三个美人儿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就被她挥下了悬崖。

“啊——”三声惊恐尖叫划破长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