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2章 惊恐,被吻了

第062章 惊恐,被吻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062章 惊恐,被吻了

哦~

看来小糖已经受这毒素的影响,迷迷糊糊之下把她给卖了,还卖得一干二净。

南鸢第一次有把小糖砸成饼的冲动。

当初来这里,她的确是为了诛杀噬血魔君,但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这是阿清。

后来她既然知道了,又怎会杀他?

阿清做了再多的坏事,那也是她养大的崽崽。

这个世界的功德值得不到,还有下个世界。

而阿清,却只有一个。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知道,阿清与其他四位魔君的反派影响力差不多,她完全可以去杀其他四个反派。

南鸢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本就是个不擅长动嘴皮子的人。

她这一犹豫,就好似默认了对方的话。

裴子清握紧了拳头,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阿清,那是误会。”南鸢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

在裴子清看来,这连敷衍的借口都算不上。

哪怕编造一个美丽的谎言也好。

可是,没有。

阿姐都不屑骗他了。

阿清静静地看着她,“小糖虽蠢,但它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分辨得很清楚。阿姐,你消失整整两百年,一出现便是来取我性命。阿姐,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说到最后,男人眼里的难过和悲伤几乎要满溢而出。

“你先处理伤口,回头细说。”

南鸢的表情看起来很淡漠,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并不如表面这般平静。

阿清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这孩子想必是被小糖透露出的“真相”伤透了心。

“事到如今,阿姐还要跟我演这姐弟情深的戏码?”裴子清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嘴角那假惺惺的笑弧没了,声音渐冷,语速渐急,携冰带霜,“谁要跟你当什么姐弟?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姐弟!”

噬血魔君手一张,无数根细小的银丝从他掌心射了出来,直接缠了过去。

南鸢没有反抗,任由他将自己缠成了半个大粽子,心中颇为无奈。

那银丝源源不断,不过片刻,便将南鸢的胳膊和腰身紧紧缠束在了一起。

南鸢这会儿都还在想:小崽子生气了,不听解释,这可怎么办?

直到她被一根银丝拉拽到对方怀里,一片阴影砸来,紧接着两片带着湿意的唇瓣贴上她的。

南鸢双眼微睁,若非面瘫脸的缘故,怕是要直接把两颗眼球给瞪出来。

裴子清仗着自己有蛛丝可以控制猎物,直接腾出双手,捧起了女人的脸。

短暂的唇贴唇之后,他直接开始攻池掠地……

光棍了千年之久的南鸢彻底懵逼了。

她被阿清……强吻了?

她的脑海在短暂的空白之后出现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问题。

——老子把你当个孩子,你却觊觎老子的身子?

——呔!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教坏了她根正苗红的小崽崽,她要一刀砍了他!

——许是这魔域风气不好,才叫她家阿清生出此等大逆不道的念头?

——作孽哦,她个一千岁的老人家,居然被个小屁孩强吻了?

——这种事果真如想象中一般无趣。

种种念头闪过,就是没有一种,是她要砍了冒犯她的人。

阿姐的味道比想象中还要甜……

裴子清渐渐沉迷于其中,吻得浑身发颤,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看向阿姐的眼睛,却对上一双难以置信的眸子。

他心中一痛。

不要这样看我。

阿姐,我只是喜欢你。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啊……

发疯的小魔蛛伸手捂住了阿姐的眼睛,另一只手掌住她后脑勺,狠狠按向自己,动作疯狂了。

许是感受到了阿清身上绝望到让人心疼的气息,加上不排斥这种事,顶多没感觉,南鸢本着安抚小崽崽的原则,震惊过后,努力将自己变成了一条任人宰割的咸鱼。

南·咸鱼·鸢不知自己被啃了多久。

对方那啃啃咬咬的力道对她来说如同瘙痒一般。

一点儿不疼,就是嘴皮发麻。

等到阿清终于松开爪子和嘴,自己把自己弄得气喘呼呼满头大汗,南鸢才一脸淡定地问他:“这会儿可消气了?若是消气了,我们就好好坐下来说话。”

女人脸不红气不喘,丝毫不像刚刚才承受过那般狂风骤雨的样子。

听到这话的裴子清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彻底疯批了。

他豁出一切强吻了他最敬重的阿姐,也已做好了被厌弃本憎恨的打算。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都这样对阿姐了,阿姐还能够如此平静地同他说话?

“阿姐!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强吻了你,我冒犯了你!阿姐,我求你不要这么平静!我宁愿你厌恶我憎恨我!你恨我啊——”

至少这样,他能好受一些,能继续放纵自己行那禽兽之事!

南鸢:……

她为了让阿清平静下来,都任由他这样那样了,阿清怎么反而更疯了?

“阿清,我们坐下来谈谈。”

且容她组织组织语言,好好同他解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还有什么好谈的?谈阿姐如何诱哄我然后杀我吗?”

裴子清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疯批模样,“反正阿姐都要杀我了,我什么都不怕,我喜欢阿姐,我要把阿姐变成我的女人!等阿姐变成我的女人了,我看阿姐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动于衷!”

男人一边怒吼,一边去撕扯女人的衣裳,奈何南鸢被他的蛛丝裹成了半个肉粽,再怎么扯也是扯不下来的。

所谓作茧自缚,不过如此。

南鸢不禁有些头痛。

本想顺着阿清,让他早些冷静下来,但现在看来,这个法子行不通。

既然此法行不通,那么,她换个法子好了。

眼见着阿·噬血魔君·清越来越疯癫,从脸颊到脖子,一边啃一边扯衣服,那束缚着南鸢的坚韧蛛丝竟在突然之间全部断开,并在一团黑雾的腐蚀下化成了粘液,滴落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南鸢反手缚住男人不规矩的爪子,在对方瞳孔震裂般的瞪视中将他拎起,一路拖到软榻边。

然后,将人一把按了进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