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3章 阿姐,当我女人吧

第063章 阿姐,当我女人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2  |  更新时间:

第063章 阿姐,当我女人吧

陷入软榻的裴子清怔怔地望着阿姐。

那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自己,表情清冷至极。

裴子清震惊失神过后,突然凄凄一笑,心中涌起无限悲凉。

他自以为能麻痹所有人的毒素,却麻痹不了阿姐。

原来,他跟阿姐之间的距离相差这么大。

原来,阿姐只要想,就能像摁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将他摁死。

他竟还想着折断阿姐的翅膀,废除她的道行,将她困在魔宫哪里也不许去。

他真是异想天开……

这下,裴子清是真正绝望了。

别说阿姐的心,便是人,他都留不住。

一切都结束了。

他成了阿姐的阶下囚。

刚才他对阿姐做了那样逾距的事情,他和阿姐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阿姐,你杀了我吧……”

裴子清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白上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猩红一片。

“蠢东西。”南鸢瞥他一眼,“都说了不杀你。”

以暴制暴的法子果真管用,屡试不爽,这发疯的蠢东西终于消停下来了。

“阿姐没想杀你,之前有那个想法,是因为阿姐以为你不是阿清。阿姐以为你被那上古魔蛛吞了,它只是一副拥有你执念的躯壳。它若吞了你,你说阿姐该不该杀他?”

南鸢很少说这么一长串的话。

她不喜欢说话。

裴子清怔怔地望着她,“阿姐为何会有这般离奇的想法?”

还这般肯定。

“阿姐在你身上留了一抹神识,神识消散,联系断开,我以为你死了。”

裴子清双眼大睁。

神识?

他突然想起两百年前他在魔渊,濒临死亡之际,一抹身姿绝美的残影突然出现。

那人一个挥袖之间,方圆数里的魔兽全都化为粉碎。

若非那时他身受重伤,连地底下的低等魔虫都对付不了,绝对能逃过一劫。

后来,他时常想起那惊鸿一瞥,但因为当时意识不清,不由怀疑那是不是他弥留之际幻想出来的假象。

原来,那竟是真的,那是阿姐留在她身上的一抹神识么?

神识这么重要的东西,阿姐竟早早就放在了他身上!

“后来听阿清讲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情,便知阿清就是阿清,不是别人。”

南鸢坐在他身边,目光难得柔和了两分,“消失的这几天,阿姐怕你出事,就出去寻你了,没有离开。”

裴子清眼睛酸涩,瞬间蒙上了一层水汽,声音有些哽咽,“阿姐,阿姐,我错了……”

阿姐对他这般好,他却那样对阿姐,他禽兽不如。

“阿姐,刚才我、我……”裴子清难以启齿。

南鸢摸了摸他的脑袋,“阿清现在还小,又没接触过什么女人,不懂男女之情实属正常,阿姐不怪你。”

幼时便看尽世间百态还一度产生毁灭一切的想法而今两百余岁且杀人无数的噬血魔君裴子清:……

裴子清突然想起云鹜曾在梅园时说的话。

——阿姐的底线在哪里,不试一试永远不知道。

此时两人误会解除,他又得知阿姐在他身上放了一抹护体神识,阿姐如此宠他纵他,他不禁想试一试,阿姐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于是,裴子清的胆子在这一刻变得奇肥无比。

他泪眼汪汪地望着南鸢,“阿姐,我不后悔刚才冒犯了阿姐,我就是喜欢阿姐,很早就喜欢了。”

南鸢:“不,你对阿姐不是那种喜欢。”

裴子清双眼噙泪,委委屈屈地妥协道:“阿姐说不是那种喜欢,便不是那种喜欢吧,阿清对阿姐只是那种想要欢好,彼此融为一体的喜欢。”

南鸢:……

哪里学来的淫词浪语。

若非她还在蛋壳里的时候就开始听她老子对她妈说淫词浪语了,此时她怕是承受不住,直接一个手刀把他劈晕过去,省得耳朵被荼毒。

不过饱受父母“摧残”的南鸢表示,再骚再浪的话,她都能免疫。

“阿姐,我记得前些日,你问我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我的心愿只有这一个。

阿姐,阿清想你做我的女人,不要再当什么阿姐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一巴掌盖在他脸上,将他激动得半抬起的头给按了回去。

裴子清见她只是如此反应,心中先是一松,再是一喜。

阿姐对他果然是无比纵容的。

他乖乖躺在软榻上,望着阿姐的目光有些幽怨,声调一波三荡地喊她,“阿姐~~~”

南鸢冷酷无情地点破了关键原因,“阿清,你太小了。”

裴子清沉默片刻,红着脸道:“阿姐,我不小的,很大了。”

南鸢:……

她一个千年老光棍竟也能瞬间听懂这话的言外之意。

哦豁~

她的内心果然早就污了。

满脸通红的绝色美男子,突然撒泼般地一把抱住了女人的腰,“阿姐,你都当我的魔后了,不把我睡了的话,不觉得可惜么?阿姐夸我长得俊,阿姐同我睡一觉也不算吃亏,我一定会好好伺候阿姐的。”

南鸢拍了拍他的绝美蛛头,然后开始掰他的魔爪。

裴子清死不松手,手跟黏在了南鸢腰肢上一样,凄凄惨惨戚戚地道:“阿姐,我此生唯有这一个愿望,若是不能达成,恐生心魔,阿姐当真忍心看我因此走火入魔么?”

南鸢冷冷看他一眼,“能耐了,都学会用自己来威胁我了?”

她讨厌被人威胁,也从没有人敢威胁她。

裴子清见状不妙,立马放软了声音道:“没有威胁阿姐,阿清只求阿姐疼一疼我。阿姐不在的这两百年,阿清如行尸走肉,没有一天快活过。”

裴子清说着说着又开始哽咽了,“若是阿姐答应我,便是让我立刻死在阿姐手上,我也心甘情愿。”

说话的人本就生了一副好皮囊,如今美男落泪,一副低入尘埃的祈求之姿,画面绝美不说,也格外惹人怜爱。

不管男女,再坚硬的一颗心怕是都能在这一刻化为绕指柔。

南鸢头疼得更厉害了。

“你先把衣服脱了。”

裴子清闻言,双眼瞬间大瞪,也不是受到了惊吓还是惊喜。

片刻的静止之后,他立马开始宽衣解带,动作麻溜无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