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4章 夜袭,钻被窝成功

第064章 夜袭,钻被窝成功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0  |  更新时间:

第064章 夜袭,钻被窝成功

衣袍解到一半,裴子清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什么,动作不由一顿,眼里划过失望之色。

原来,阿姐是要给他上药啊。

衣袍悉数褪去,裴子清身上的伤痕全部露了出来,原本细腻白皙的肌肤布满了密集的伤口。

腰腹处的那一道伤尤其扎眼,伤口又长又深,几乎横跨整个腰腹。

因为两三日没有处理,伤口处血肉外翻,一部分已经变成了腐肉,看起来狰狞而丑陋。

南鸢看到伤口的一瞬间,目光陡然一冷,周身气压也低了下来。

“阿清,这是为何物所伤?”

“是一柄剑。据说是白凌风在雪雾山深处得到的一件上古神器。这厮运气相当好,我和阿姐在积雪城生活数年,从未发现什么神兵利器,怎么他一去就找着了?”

南鸢不由沉眸。

雪雾山深处?

镇压在雪雾山深处的东西每隔五十年震动一次,引得群兽不安,是以积雪城每隔五十年都会出现一次兽潮。

敢情那镇压在雪雾山深处的东西是给气运子准备的一柄神剑?

她若知道那是给气运子准备的东西,气运子还用这东西重伤了阿清,就她这暴脾气肯定会直接把整座山头夷为平地。

裴子清感受到阿姐的愤怒,心里甜丝丝,表面委屈屈,继续打小报告:“那白凌风已经是灵皇境界大能,手上还有一柄上古神剑,我若不是身上有上古大妖血脉,皮糙肉厚,早就被他那神剑一剑劈成两半了。阿姐,当时可疼了,现在也特别疼……”

“阿姐已经帮你报仇了。”南鸢道。

裴子清双眼发亮,“阿姐帮我报仇了?”

“他那群红颜知己全被我踹下了悬崖。”

裴子清嘴角高高勾起,嘴上却假模假样地嘟囔道:“阿姐这哪里是替我报仇,送一群女人下去陪他,反倒是成全了他。”

南鸢淡淡道:“他恐怕还没死。”

裴子清的脸顿时阴沉下来,想到阿姐就在旁边,连忙又换成了笑脸,“没事的阿姐,等我养好伤,我再去杀了他。”

南鸢心道:你注定杀不死他。

“若是你打不过,阿姐带你走。”

裴子清一怔,痴痴地望着她,“阿姐,你对阿清真好……”

南鸢有些受不住他这种眼神。

以前她居然以为这种直勾勾的眼神是晚辈对长辈的孺慕之情,现在,她只想送一句呵呵给自己。

南鸢取出一个药瓶,将里面的药丸倒出,直接一把塞进裴子清嘴里。

裴子清鼓着腮帮子嚼了嚼,咽下去,看着她傻笑。

就算傻笑,也是昳丽非常。

南鸢一出手,自然是上好的神丹妙药,几乎是刚下肚,裴子清身上的外伤就愈合了,不出半个月,内伤也能全部恢复,修为回到鼎盛时期。

“阿姐,我腿上好像还有伤没有愈合。”裴子清红着脸小声道。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

裴子清立马改口:“好像又愈合了。”

南鸢瞥他一眼,抬头看向空中那张巨大的蛛网,以及吊在空中的肉球糖。

裴子清干笑一声,“阿姐,我马上放它下来。”

手一挥,那圆滚滚的蛛丝蛹便掉了下来。

手指再一勾,一根蛛丝便将那东西拽到了他面前。

裴子清把外面那一层厚厚的蛛丝蛹壳扒开一个缝儿,从里面挖出了昏迷的虚小糖。

然后,掰开它的嘴,往里面吐了一口唾沫。

南鸢:……

虚小糖转醒,一睁眼就惊慌大叫:“蜘蛛!好大的蜘蛛啊啊啊啊,鸢鸢救——”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它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噬血魔君的手里。

想起他就是那只大蜘蛛,虚小糖在他手心瑟瑟发抖。

裴子清冲它咧嘴一笑,声音温柔,“小糖,之前多有误会。”

确定以及肯定绝不是误会的虚小糖嗷地一声嚎了起来。

裴子清转头看南鸢,神情自责又担忧,“阿姐,这可怎么办呐,小糖好像被我的兽形吓傻了。”

南鸢将吓傻的小糖抱进怀里,揉着它的毛好生安抚了一番。

虚小糖总算镇定了下来,只是一提起蜘蛛还是会瑟瑟发抖,看样子是对蜘蛛有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裴子清阴测测地盯着南鸢怀里的小东西,酸里酸气地道:“阿姐待小糖比待我还要好呢。”

南鸢:“你确定你要跟一只相当于人类五六岁的幼崽比这个?”

裴子清嘟囔道:“阿姐刚刚还说我小呢。”

南鸢:“阿清不是说自己很大么?”

裴子清瞬间闭嘴,继而窃喜。

原来阿姐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在装傻。

这样的阿姐真可爱呢~

他想挖掘出阿姐更多可爱之处。

而最让他高兴的是,通过这次的事情,他成功找出了对付阿姐的法子。

从这天之后,裴子清每天都会夜袭南鸢,彻底发挥了自己锲而不舍的精神。

在将裴子清踢飞出去第七七四十九次后,南鸢烦不胜烦,只要不太过分,便任由这小鬼为所欲为了。

裴子清由此开启了自己华丽丽的的人生新篇章。

最初,裴子清只敢在阿姐脸颊上偷一个香吻,后来慢慢发展成眉心、嘴角、嘴唇……

在尝试撬开牙关深入的时候被阿姐丢了出去,裴子清便又退后一步,改成舔嘴唇。

搁以前,光是如此便能让他激动得浑身血液沸腾。

但一旦知道自己有机会得到更多,他如何肯止步于此。

于是不久后,他开始了钻被窝。

再第三十五次被丢出去之后,裴子清又等来了机会。

南鸢开始犯懒了,毕竟把人丢出去也要浪费精力。

裴子清钻被窝成功!

初时,他还十分自觉地跟阿姐隔开一胳膊的距离,睡觉规规矩矩的。

后来一胳膊的距离慢慢缩短成半只胳膊的距离,再到一拳头的距离。

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就那么一点点缩没了。

某人悄咪咪地跟阿姐紧挨在了一起,还伸出爪子抱住了阿姐的腰肢,嘴轻轻贴向了后脖颈。

然后,旧事重演——

嘴贴后脖颈不动,贴着佯装不小心蹭了两下,偷偷啄了几口,最终变成深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