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7章 阿姐,你不准走

第067章 阿姐,你不准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

第067章 阿姐,你不准走

虚小糖想到原世界的主线,有些难过地道:“但是鸢鸢,就算你不杀他,他也会被气运子杀死的。”

它不想大蜘蛛死,大蜘蛛虽然兽体比较丑,但大蜘蛛能顺毛能带它兜风,还能给鸢鸢暖床当小弟。

多好的一只大蜘蛛啊。

可惜没有人可以破坏世界主线,天道粑粑盯着呢,九天神雷也不是闹着玩的。

南鸢看着它,沉默。

虚小糖心里突然一咯噔,“鸢鸢,你不会是想从气运子手中抢人吧?不行的,会被天道粑粑发现的!”

南鸢面无表情,目光却很坚定,“阿清,我护定了。”

虚小糖差点儿再次自闭。

嘤嘤嘤,它害怕。

魔宫议事大殿。

宫殿门口矗立着八根粗大的石柱,柱子上爬着十六只张牙舞爪的魔蛛,让这座宫殿看起来巍峨雄壮又森寒阴冷。

云鹜已经在大殿等候多时,待看到那满面春风姗姗来迟的男人时,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老血。

“你这些日温香软玉在怀,两耳不闻窗外事,过得倒是逍遥。”

云鹜他郁闷啊。

本以为能弄出个统一魔域的大妖来,奈何对方实力是有了,却无丁点儿斗志。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裴子清没有找到那女人的缘故,只要找到那女人,这人就能变得所向披靡,统领魔域不说,还能率领众人一举消灭正道,攻下他们的地盘。

他们魔修的确是残暴了一些,但若不是被正道之人逼得只能龟缩在贫瘠的魔域之中,众人犯得着为了一点儿资源争得头破血流?

好不容易盼来了那个女人,本以为裴子清终于可以放下执念,却不想这小王八羔子直接陷入了温柔乡。

据传言,噬血魔君十天半个月都不下一次床,每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足见其荒淫无度,连云鹜都自愧不如。

裴子清走到上首的王椅落座,淡淡道:“找本座何事?”

云鹜快气笑了,“何事?正道众仙门已经开始整合队伍,准备讨伐我魔域了!”

裴子清神色平静,“正邪早晚一战。”

他其实什么都不管,很想抛下这里的一切,带阿姐离开。

正邪之战关他何事?天下是动荡还是太平又关他何事?

可是,每次这个念头一出来,他的心里就有一个很强烈的声音告诉他,他不能走。

这一战,他非去不可。

就好像,这是他必须去做的事情。

云鹜还要说什么,却在这时,遥远的天际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常年光线昏暗的魔域竟在这一刻云开雾散,以至于魔域每个魔修都看到了东方天际出现的五彩祥云。

祥云之中,有什么东西冲天而起,与之同时,一道长长的龙吟声响彻云霄,久久回荡。

龙吟声一出,林间百兽、被人类契约的或者驯服过的灵兽全都在这一刻跪地臣服。

正在同小糖唠嗑的南鸢唰一下起身,双目沉沉地看向窗外。

“气运子的上古神兽血脉居然是龙……”南鸢的声音裹了冰霜一般,“我讨厌龙。”

他们这一族都讨厌龙。

都说蛇性淫,龙才是,看看那些凡尘界自诩真龙天子的九五之尊,哪个不是三宫六院,妃嫔无数,他们还以此为荣。

虚小糖道:“气运子是上古神兽青龙后裔,血脉还挺纯正的。”

所以它才说,大蜘蛛肯定打不过气运子。

蜘蛛怎么可能干得过龙呢。

南鸢心里有些不爽,看来那些被她踹下去的女人根本没能阻碍气运子,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说不定气运子还在崖底左拥右抱。

不得不说,南鸢全猜准了。

当初她将气运子的红颜知己们踹下悬崖,这些女人虽然都受了伤,却没有一个殒命。

她们相互帮持,伤轻的照顾伤重的,每天还会派两个妹子去周围巡逻,找生死不明的情郎。

后来,果真被她们找到了。

气运子白凌风在重伤之下误入一个古老的洞府,得到上古残卷,残卷上记录了许多秘籍和功法,甚至包括了双修之法。

天时地利人和,有洞府有功法还有南鸢送下去的一群美人,气运子不跟自己的后宫妹子们来几发都对不起天道的厚爱。

于是,这两个月里,白凌风跟自己的后宫美人儿们日夜厮混。

后宫美人儿们雨露均沾,每人都从气运子这里得到了巨大的裨益,修为突飞猛进。

当然,白凌风丰神俊朗,后宫们美人儿们亦貌美似仙,且相处和谐,即便是轮番双修听起来这么骚的行为,那画面也是极美的。

同样得到好处的白凌风一举激发出上古神兽青龙血脉,化出兽形,威震四方。

化龙的这一刻,神雷护体,天生祥云,妥妥的天之宠儿。

“阿姐!”裴子清急匆匆赶来,一把将南鸢抱进了怀里,双臂越收越紧。

南鸢怀里的虚小糖差点儿被挤成饼。

感受到他的不安,南鸢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被吓到了?阿清不怕,一条臭龙而已。”

裴子清闻言,却将她抱得更紧了。

他也不知怎么了,就是莫名的恐慌。

刚才那一声龙吟,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古时期能流传下来的血脉,多是上古时期的大妖,神兽几乎没有,毕竟神兽向来高傲,不屑与低等血脉结合,上古时期便已凤毛麟角,别说拥有它们血脉的后代了。

可现在居然有人激发了上古神兽血脉,还不是一般的上古神兽,而是神兽之王——龙兽!

方才那龙吟声一出,裴子清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来自血脉等级上的压制。

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他打不过那龙兽。

自古神兽妖兽不对付,那龙兽十之八九是要站在正道那边的。

“阿姐,我已经让云鹜去部署了,我一定能护住阿姐,阿姐你不准离开我!不准离开,听到没有?”

南鸢有些无语,手捏了捏他的后颈,安慰道:“阿姐不走,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裴子清令人窒息的怀抱一松,得以喘息的虚小糖立马从两人中间滚了出来。

“阿姐,我现在就要奖赏。”几乎是话音刚落,裴子清就捧起南鸢的脸狠狠亲了下去。

他事先说好的,才不怕阿姐训斥他。

所以这一吻放肆至极,鸢清宫中激情四射,火花乱溅。

南鸢被吻得身子往后仰,那吻便直逼而来,愈发汹涌,任性又霸道地不准她退后一丝一毫。

小糖调了个面儿,肥臀对着两人,然后用两只爪爪捂住了眼睛。

但是捂住眼睛就捂不住耳朵了。

那声音啧啧啧,啧啧啧的,黏糊极了,真是少儿不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