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68章 若活着,就双修

第068章 若活着,就双修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72  |  更新时间:

第068章 若活着,就双修

次日,云鹜传来消息。

那拥有上古神龙血脉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两个月前被噬血魔君打下玄武之巅的白凌风。此人在崖底得到机缘,激活了潜藏体内的上古神兽血脉。

此消息一出,魔域沸腾,继而恐慌。

若正邪一战,白凌风肯定是正道的领袖人物。

那可是上古神龙啊,他们如何打得过!

果不其然,三日后,一只灵鸟带来了正道的一封战书。

战书陈述了魔域之人千百年来的种种恶行,将这群魔修贬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臭虫。

噬血魔君怒毁战书,五大魔君汇聚一堂,打算开战。

魔域的大地在颤抖,天空前所未有的阴暗。

“……他们的大军就快来了,阿姐,你觉得我能打败白凌风吗?”裴子清从后面抱着南鸢,低头亲吻她的脖颈。

南鸢沉默。

这还用问么,铁定打不过。

那是天道的宠儿,而你只是个还在撒娇的小蜘蛛。

南鸢偏头,正好对上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

那眸子里的柔光仿佛要将南鸢拽进去,同他一起沉溺,一起化成水。

“阿姐可否答应我一件事情,明日开始哪里也不要去,就在鸢清宫等我可好?”

“阿清,我有事情要做,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裴子清垂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那阿姐一定要护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哪怕已经到这份上了,他也不曾开口要南鸢帮忙。

在他眼里,此战胜算极小,阿姐再厉害又如何打得过上古神兽。

而且,阿姐心怀正义,他不会让阿姐为难,更舍不得她冒险。

本该是他保护阿姐的。

只是,他怕自己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他不怕死,他只是舍不得阿姐。

南鸢看他一副似乎马上要生离死别的模样,心下一软,做了个决定。

“阿清。”南鸢唤他一声,将黏在她腰间的胳膊轻轻掰开,转身看他,“明天我会杀几个人,你看到之后不要惊慌。”

微顿,她继续道:“保护好自己,等这次大战结束了,阿清想要什么都可以。”

裴子清本来还在思考阿姐想杀什么人,何须阿姐动手,他去杀了便是,乍然听到后面那句话,他先是懵了一会儿,随即双眼里迸射出极亮的光簇,脑子里一瞬间似有烟花炸开一般,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阿姐,你的意思莫非是、莫非是……”

南鸢嗯了一声,“就是你想的那个。”

裴子清激动得都说不出话了,“阿姐,我、你,这、这是真的么……”

南鸢没想到他会激动成这样。

不就是双修么。

她以前不热衷这事儿,又没找到个顺眼的,毕竟她所在的世界,人人惧怕她,很少有把她当女人的男人,所以她从未跟人双修过。

这事儿虽然无趣,可若入了门道,于双方修行都有裨益,成全成全阿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战过后,阿姐带你离开魔域。”南鸢道。

裴子清直勾勾地盯着她,眼里的激动和满足化为酸涩,湿了眼。

阿姐当真是全天下最好的阿姐了……

他捧起南鸢的手,放在唇边,珍而重之地吻了又吻,声音沙哑至极,“阿姐放心,就算是为了阿姐,我也会活着回来的。”

南鸢见这句话效果这么好,心中满意。

虽然她会保下阿清,但主线还是要走,就算想干点儿什么,也得等大战开始,且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

阿清需得自己先战斗一段时间。

·

两军对峙。

一眼望去,乌压压的一片。

正道,以白凌风和数位灵修大能为首;邪道,以五大魔君为首。

白凌风手执神剑,飞至高空,宛若天神降临,声如洪钟地公布着讨伐内容。

裴子清目露讥讽,直接朝后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的屁话,“杀。”

……

大战的地点离鸢清宫很远,但那些爆破声、厮杀声却仿佛近在耳边。

南鸢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一旁给小糖顺毛的冬雪却心神不宁。

“魔后,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您说这场大战会持续多久?君上他们会赢吗?”

南鸢看她,突然问了句:“冬雪,你何时知道我不是她的?”

冬雪愣住。

南鸢掏出化形水饮下,片刻后便化成了积雪城城主裴月莺的样子。

冬雪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了记忆中的模样,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哽咽地唤了一声:“大人。”

“冬雪,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南鸢也不知自己为何要给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解释这些。

大概是因为那几年,冬雪尽职尽责,这些年又一直看顾着阿清。

冬雪哭着点头,“大人,奴婢都知道,奴婢都明白。”

若是原来的大人,怎么会遣散自己精心收集的男宠,怎么会对一个相貌奇丑的孩子那般疼爱,甚至于最后怎么可能为了保护全城百姓,从城上一跃而下?

这样一个人根本不会为区区城主之位杀人。

“冬雪,我要走了。这次,我会带阿清走。”

冬雪破涕为笑,“大人是不该丢下小公子的,小公子没有你活不了。”

南鸢微微一怔。

这世上哪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她一走两百年,阿清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冬雪似乎猜到她的想法,连忙解释道:“那是因为小公子知道大人还活着,这两百年来,他过得并不好,糟糕极了。”

南鸢沉默。

冬雪朝她深深一叩首,“大人带小公子走吧。”

南鸢看她几眼,抱起小糖离开了。

等到冬雪抬首,那一人一兽已经不见了踪影。

南鸢直接破碎虚空到了战场之上。

一天过去,战场已经血流成河。

她化成了裴月莺的样子,本以为无人识得,可近旁那刚刚杀了一个魔修的灵修视线触及她时,却陡然僵住,连身后有人一斧头砍来都没察觉到。

南鸢轻轻挥袖,将偷袭的魔修挥到一边。

这人相貌英俊,气质清冷,南鸢有一点点印象,但并不清晰。

她想,大概是裴月莺的哪个男宠。

只是以前那些男宠除了云鹜是个深藏不露的魔头,其他人即便有修为也十分低级,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种正邪大战之中。

不想活了,特意来送人头?

“你没死,你居然没死……”男人盯着南鸢,喃喃自语,久久失神。

“战场之上,勿要分心。”南鸢丢下一句,继续往前。

“鸢鸢,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喜欢抚琴的男宠,叫顾兰芝!你看他穿的衣服是某门某派的统一服饰,他离开积雪城之后拜入仙门啦。”

抚琴那个?南鸢想起来了。

这人似乎是裴月莺那么多男宠之中鲜少对她动心的一个。

南鸢以为这人是恨裴月莺的,但现在看来,又好像不是。

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对她来说,果真是一道难解的题。

“小糖,你先回空间。”

虚小糖欲言又止,但最终什么都没说,乖乖回空间待着了。

南鸢望向前方,并未看到阿清的身影,气运子也不在。

高手过招,想必是飞到更空阔的地方去了。

如此也好,南鸢接下来要干的事情,不适合阿清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