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70章 阿姐,我们成亲吧

第070章 阿姐,我们成亲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9  |  更新时间:

第070章 阿姐,我们成亲吧

众人吓得两股战战,有的直接跪趴在了地上,而战场中驭兽战斗的灵修和魔修们全部被灵兽甩了出去。

灵兽们疯了一样乱窜,没多久就形成了可怕的兽潮,远离魔域而去。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

“太大了,太可怕了,它一张嘴,能吞掉我们所有人,我们也赶紧逃吧……”

裴子清从南鸢冲上高空开始,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

他亲眼目睹了这个遮天蔽日的怪物是如何诞生的。

这是……阿姐?

阿姐竟跟他一样,不是人么?

他痴痴呆呆地仰望着那凶猛骇人、笼罩了大半战场的怪物,心中本该惧怕的,但一想到这是阿姐,心中便只剩满满的柔意。

小魔蛛的一颗心剧烈跳动。

惊艳、崇敬、爱慕、激荡……他的眼里涌现出了太多的情绪,最终凝聚成了一片痴迷的汪洋大海。

怪物一双血红的竖瞳扫过战场上的蝼蚁,落在了青龙身上。

那身形硕大的神兽青龙在怪物的对比下竟细若蚯蚓。

现出本体的南鸢目的明确,直接抓起那蚯蚓一样的青龙,揪住它尾巴冲地上来回砸,砸得青龙血肉模糊。

她本就是骨子里嗜血嗜杀的上古凶兽,她疼爱的阿清被这狗屁的气运子弄得浑身是伤,怎么可能不报复回去。

青龙威猛的龙吟声没多久就变成了虚弱的低吟。

虚小糖吓疯了,“鸢鸢冷静,冷静!气运子杀不得,杀不得!”

南鸢已经很冷静了,不然她就不只是砸龙了,而是直接吃龙。

管他什么气运子不气运子,这臭龙砍断阿清两条腿,她也要砍断他两只龙爪,至于两人爪子数量不一样这种问题,不在她思考范围之内。

南鸢残暴地扯断青龙的两只前爪,在青龙一声痛苦的惨叫中,将之扔进了战斗场中。

全场死寂了一瞬,然后爆发出各种惊恐的叫喊声。

这可是上古神兽青龙!

上古神兽之首的青龙在这怪物面前竟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

太可怕了啊啊啊啊!!

还等什么,快逃啊——

就在大家四散溃逃的时候,魔域上空雷云汇聚,轰隆隆的声响中,九九八十一道桶粗的九天神雷冲那不属于此世界的庞然大物狠狠劈去。

“阿姐——”重伤的裴子清眼里闪过巨大的惊恐,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

南鸢早有防备,本来可以躲开,却因为那突然出现的人身形一滞。

这九九八十一道最高级别的九天神雷因为南鸢这一顿,一道不差地全部……劈在了她身上。

南鸢引以为傲的坚硬兽体变得焦黑一片,疼得她狠狠抽搐了一下。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将那冲上来送死的小魔蛛牢牢地护在了爪子里。

硬生生抗下八十一道神雷之后,南鸢迅速换回人形,拦腰抱起阿清,一个破碎虚空直接消失在原地。

因为消失速度太快,那场面就像是南鸢被九天神雷一瞬间劈得神形俱灭。

空中雷鸣声不断,似在咆哮怒吼,雷云久聚不散。

裴子清只觉身体被无形的空间力量撕扯着,再一睁眼,他就被南鸢带到了魔域千里之外。

南鸢松开他,脸色有些苍白,“不听话的小魔蛛,谁叫你乱跑的。”

“阿姐……”裴子清扶着她后背的手已经被染成了血色,他的声音在发颤,手也在发抖。

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救他,阿姐才会引来神雷。

裴子清双眼通红,眼泪忍了许久还是没忍住,不停地往外涌。

“对不起阿姐,对不起……”

正邪之战本不关阿姐的事情,是他非要把阿姐留下来,是他把阿姐牵扯到这场争斗之中。

“做什么哭哭啼啼的,我又没死,皮开肉绽而已,休养个几百年就好了。”南鸢不以为意地道。

其实,她是有些生气的,防护阵都给阿清布好了,可阿清不好好在防护阵里待着,非要冲上来送死,害得她白白挨上这么多道神雷。

“怎么可能没事,怎么可能……”裴子清一直喃喃,害怕得直掉眼泪。

那可是九天神雷,便是如他这样拥有上古大妖血脉的魔头,挨上那么一道,也会魂飞魄散,别说九九八十一道齐齐劈在身上了。

他根本不敢回想刚才那一幕。

昏暗的天空被几十道神雷染出了一片紫色天幕,魔域仿佛迎来了从未有过的光明。

只是那光,却是索命的光。

“对不起,阿姐对不起……”裴子清低头,头死死抵在她肩膀上,失声哽咽。

南鸢拍了拍他肩膀,“我真的无事。阿清你看,这是哪里?”

裴子清却埋在她颈间不肯抬头。

南鸢低声道:“阿清,阿姐带你回家了。”

裴子清微微一怔,这次抬头看向四周。

待看到自己身处何地时,他眼里的泪水愈发凶狠地往外涌,声音沙哑至极,“阿姐,这是、这是城主府?”

当年他大肆屠杀,积雪城成了一座空城。这里两百年来都无人踏足,彻底荒废了下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城主府,裴子清闭了闭眼,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难受。

在他犯下这么多罪孽,身上背负这么多人命之后,阿姐竟还愿接纳他……

阿姐待他,始终如一。

他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小时候的愿望是吃饱穿暖不受人欺负,与阿姐相识之后,阿姐便是他全部的信仰。

南鸢拉着他回了以前两人同住的寝房,然后递过去一瓶药粉,背对着他褪去了衣袍。

女人冰肌玉肤,脖颈修长好看,肩头白皙圆润……

唯独那背,焦黑一片,血肉模糊。

“阿清,帮我上药。”南鸢道。

她虽皮糙肉厚,但这九天神雷造下的伤恐怕没那么容易恢复。

阿清应了一声好,握着药瓶的手颤抖不止。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从来舍不得她掉一根毫毛,如今却因为他,被伤成了这样。

他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撒在伤口之上,双手绕过后背,轻轻环住了女人的腰,透着几分凉意的唇落在那伤口边缘,声音跟他的动作一样轻,“阿姐,阿清心悦于你。”

南鸢微微一怔,嗯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就算以前不知,这小魔蛛日日对她表达爱意,她后来也感受到了,没办法再自欺欺人。

阿清对她,确实是男女之情。

只是她天性凉薄,恐怕无法回应这份热烈的感情。

她会尽可能地对阿清好。

“阿姐,我们成亲吧。”阿清突然开口,环着她腰肢的手微微收紧,“以后就在这积雪城中做一对寻常夫妻,好不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