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072章 后续篇,规则无形

第072章 后续篇,规则无形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20  |  更新时间:

第072章 后续篇,规则无形

死亡是什么感觉。

裴子清两百年前就已经体验过一次。

死亡的一瞬间,脑海里会掠过很多画面,那些或悔恨或不甘或留恋的情绪,会在那一瞬间达到顶峰。

裴子清没有悔恨,只有不甘和不舍。

他想跟阿姐双修,想把阿姐变成自己的女人,想跟她过完这一辈子……

他终于等到了阿姐,却最终没能如愿。

老天爷为何非要跟他过不去?

他就这么不配得到幸福么?

给了他凄惨黑暗的过去,偏又让他变成了人人畏惧的噬血魔君;

把阿姐送到他的身边,却又在他即将拥有她的时候,让两人经历这般痛苦的生离死别。

形神俱灭的一刹那。

裴子清的不甘和不舍达到了巅峰。

他以为,他的意识会跟着烟消云散。

但是,没有。

那些情绪竟还在,只是在快速变淡。

那些为人时所经历的怨恨、悔恨、甜蜜、痛苦……还有他对阿姐浓烈如火的感情,像是被什么一点点稀释,越来越浅,越来越淡。

就这样从一杯浓到发腻的甜水变成了没有味道的白开水。

他跟那个女人相处的点点滴滴,都仿佛成了过眼云烟。

云烟飘过,没有掀起半分波澜。

那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一个三千世界中跟他发生过交集的女人,无关紧要……

可是,为何无关紧要?

他是谁?他又是什么……

那些真真切切的情感在彻底寡淡后,如雾气一样,在天地间蒸发。

彻底消散的那一瞬间,他才终于明白了自己是什么。

他不过天地间一抹没有意识的规则。

他带着职责而来,在完成任务之后,抹去一切,重归于天地……

他没有感情,那些喜怒哀乐不过是他模拟人类弄出来的产物,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可是,他却像人一样生出了属于自己的意识。

为何规则不能拥有人类的感情?

为何规则无形?

妖魔可化人形,花草树木可化形,世间万物皆可化形,为何规则不能有形?

那一抹生出意识的规则悄然无声地扩散,却很快被更强大的力量压制了下去。

天地之间电闪雷鸣,持续了很久,很久……

苍淼大陆。距离正邪之战结束已经过去数载。

当年,青龙虽受重伤,但魔域五大魔君全部被灭,魔修群龙无首,正道众仙门长老率领各仙门子弟,歼灭了魔修。

魔域残兵逃到魔域更荒凉的地段,自此千年内都不可能崛起。

断了双臂的白凌风再遇机缘,断臂重生,成了苍淼大陆人人敬畏的青龙仙尊。

虽然当年那一战很多人目睹了青龙被怪物惨虐的场景,但怪物为神雷所灭之后,拥有青龙血脉的白凌风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人们渐渐淡忘了他最狼狈的一幕。

只是提及那场正邪之战时,人们最先想到的不是领导者白凌风,而是那位接连斩杀四大魔君的神秘女修。

女修消失了。

有人说她在斩杀最后一位魔君的时候,不幸被那怪物吞进了肚子里;

也有人说她是被那怪物殃及,同怪物一起被九天神雷劈成了灰;

还有的说法更离谱,说这女修没死,只是归隐山林了。

就在众人猜测纷纷,打探那女修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一个叫顾兰芝的男修神情复杂地说出了这人的身份。

原来,这个女修是两百年前为救积雪城百姓,从城上一跃而下,跳入兽潮的积雪城城主。

原来,当初庄怀音为了私仇逼这个无辜的女城主跳了城。

原来,那女城主当年收养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孩子,两人情如姐弟,而那孩子就是后来的噬血魔君!

众人刚知道的时候十分震惊。

难怪当年噬血魔君要灭城,还追着庄家不放,敢情是为了给这个收养他的女城主报仇?

知道前因后果之后,众人对这位噬血魔君的恨淡了许多。

那本该被兽潮吞没的女城主不知得到什么机缘,不仅没死,还修为大涨。

正邪大战的时候,女城主赶到战场,助正道杀了四大魔君,而后大义灭亲,欲杀噬血魔君。

就是在那时,不明怪物出现了。

说起那怪物,直到如今,当年参与大战的修者们还是会心惊胆战。

谁也不知道那怪物是怎么出现的,就连当事人白凌风也不清楚。

他那时中了很深的蛛毒,冲破魔蛛困缚他的蛛网出来后,脑子已是昏昏沉沉。

怪物引来了神雷,女城主、噬血魔君还有那怪物统统化成了灰烬。

众人盛赞女城主大义灭亲的壮举,自发给女城主建立了功德碑,以此人为楷模。

……

魔域以南,最荒凉的荒芜之地。

当年逃跑的魔修们建立了新的统治体系。

一个脸上被划了一刀穿着破烂的男魔修正面无表情地跟着其他人搬石头建魔宫。

若是忽略那刀痕,不难看出男魔修原本的长相十分俊美。

旁边两个搬砖的魔修一边干活一边吐槽当年那场大战,不知怎么就说到了那位被正道广为传扬的女修。

“那女人是噬血魔君的魔后。”毁了容的男修嘲讽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怎么可能是魔后?谁不知道魔后跟噬血魔君伉俪情深,魔后是咱们魔域的人,怎么可能帮正道杀四大魔君,魔后可比那臭娘们美艳多了……”

旁边两人瞧他不爽,合起来揍了他一顿。

要不是如今魔域人口少,上面不允许打死人,他们一准将这个侮辱魔后的人打死。

虽然魔域没落了,但当初的噬血魔君和魔后都是魔域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怎能允许旁人玷污。

云鹜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等两人打够了,他才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继续干活。

狡兔三窟,谁也不知道,当年死在战场上的笑面魔君只是云鹜的又一个分身。

当年为了那场大战,他将所有的力量都转移到了分身之上,反倒是偷偷存活下来的本体成了最底层的蝼蚁,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如今统一这些残兵败将的新魔君不过是笑面魔君手下的一个懦弱魔将罢了。

他左拥右抱的女人也是曾经雌伏于笑面魔君身下的娇妾。

一场大战,让云鹜从天上跌落到了烂泥里。

他就这样一天天重复地过着这种被人奴役的日子,靠着前半辈子纸醉金迷的记忆撑着,也不知能撑多久。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他一心为魔域,他错了么?

终于,云鹜撑不下去了,他去到曾经将裴子清推下去的地方,然后一跃而下,坠入魔渊。

可惜,云鹜不是裴子清。

在坠入魔渊不久,就被那些饿了许久的魔兽一拥而上,凶狠地吞噬啃咬。

到最后,只留下一堆碎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