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06章 第二次,心跳加速

第106章 第二次,心跳加速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106章 第二次,心跳加速

虽然……但是导演还要按规矩走一走流程。

“请说出在过山车全程中看到的所有字,并自己拼成一句话。”

南鸢道:“人间哪得几回闻。导演,顺序其实没有打乱的必要,只要读过书的人就全凑出来了。”

导演:你特么要是只看到人和闻两个字,就能把这句诗想出来,老子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这是唯一一条没有放在锦囊里的线索。”导演心累地解释道。

虽然导演没有入境,但观众还是从这有气无力的声音中听出了生无可恋四个字。

【同情导演三秒钟,不,还是三分钟吧,hhhh】

【跟其他小组的跟拍导演比,顾因组的导演估计时时刻刻都要心肌梗塞一下hhh。】

大佬用惊人的速度,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拿到了三个锦囊。

导演板着脸宣布:“天黑了,为了安全着想,节目组建议冒险拍档明天再继续去找剩下的锦囊。”

南鸢想了想,点头,“好。”

【神他妈安全哈哈哈,老粉表示,以往节目组都会录制到很晚,节目组这是怕大佬太快通关,跟其他小组拉开的距离太大!】

【所以今天的录制这么快又要结束了?】

【跪求不要啊啊啊,我还要多看大佬几眼!】

节目组当然不能这么快收场,摄影师跟着南鸢回轿车,准备接着拍。

刺激紧张的冒险行程一下转回车内温馨小日常,老粉觉得没意思自然会转去其他直播间,水滴和樱桃们则会因为自家的爱豆留下来。

就算两个嘉宾不继续做任务,五号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南鸢上车的时候,考虑到车上还有个睡觉的大朋友,动作下意识地放轻。

但摄影师跟着上车的时候,镜头不小心撞到了车门,搞出了不小的动静。

南鸢下意识地看向沙发。

那睡得正香的男人被这动静吵醒,缓缓睁开了眼。

目光落在她身上,迷茫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明。

他从沙发上起身,头顶的碎发翘起了两根呆毛。

大概是因为刚刚睡醒,反应还有些迟缓。

“吵醒你了?”南鸢问。

时间差不多了,她原本也打算叫他的。

顾清洛摇摇头,“我只是刚好睡醒了。”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盯着她手里的红色锦囊,有些意外地道:“我就睡了一觉,你就拿到锦囊了?”

【实在不忍心告诉洛洛,大佬拿到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外加一个木有套锦囊的光溜溜的线索。】

南鸢将黄色锦囊和红色锦囊里的两张小纸条掏出来,递给他。

顾清洛接过去,揉了揉眼睛后才照着纸条念出声,“借问酒家何处有?东风夜放花千树?”

“嗯,这两个是在蟒蛇园和鬼屋拿到的,还有一个线索是,人间哪得几回闻。”南鸢补充道。

顾清洛沉思片刻,摇摇头,“线索有限,我猜不出来。”

说着,他瞅向南鸢,那双刚刚睡醒的眼睛还沁着一层雾气,看起来像只小鹿。

南鸢:……

“你看我做什么?”

顾清洛道:“我以为你能看出我能看不出来的东西。”

“你想多了,前两次只是运气好,这方面我可不如你。”

【因艾这句话啥意思?拉踩我家哥哥?】

【我家艾宝是最聪明的!艾宝最棒了~】

【我觉得有猫腻。前两次的线索都是因艾解出来的,其他小组的人再笨又能笨到哪儿去?就算是乐老师,也想了好久才解出答案。呵呵,因艾可真厉害啊】

【因艾的各方面准备太充足了,完全像是有备而来,我怀疑她是提前知道了路线和任务卡地点。】

【既然是怀疑就tm闭上你的臭嘴吧!】

【有些人看我家艾宝表现比她家蒸煮好,就开始变着法黑我家艾宝了?我家艾宝六米飞跳、爬百米大树、一箭穿鸭心、一箭叉鱼、亲手扎竹筏竹凳、亲手做拉面汤汁酱料,这些也是假的喽?某些人啊就是输不起,丢人!】

路人:……

莫名其妙地就吵起来了?

哪里看出来大佬拉踩队友了,某些粉丝是不是神经过敏?

没看两个蒸煮好得很吗?

路人不懂,粉丝圈撕逼是常态,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能引起两家的不理智粉互撕。

这就导致了营销号的存在。

很多经纪公司都会养一些营销号,营销大号的引流能力很强,一条博文发出来,转发量很快就能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而一些垃圾营销号给钱就帮忙黑人或引战。

如何冒充粉丝来激起民愤,如何让两家原本关系不错的粉团撕逼,营销号很擅长这方面的钻营。

前面那几条引战的弹幕很可疑,理智的大粉怀疑有人要利用水滴黑因艾,毕竟因艾这次强势复出,动了不少人的奶酪,利用顾清洛来黑因艾是最好走的捷径。

两家大粉都及时去超话发了置顶帖,让粉丝们近期注意一些yxh(营销号)和pph(披皮黑,披着粉丝皮其实是黑子),防止这些人刻意引战。

两个正主自然不知道粉圈的混战,这会儿正优哉游哉地聊着天儿。

南鸢给他讲了自己拿到这三条线索的经过。

虽然只是一两句简单带过,顾清洛却听得有了那么一丝丝紧张感,只是他的脸上并不明显。

“辛苦你了。”

又是进蟒蛇园取锦囊,又是进鬼屋坐过山车的。

这不应该是一个女孩子该做的事情。

顾清洛一对好看的剑眉微微拧起,“因艾,这些应该让我来。”

南鸢解释道:“你睡得太死,没叫起来。”

顾清洛愣住,没想到竟还有这个原因。

他不太记得了。

他真的睡得很死,叫都叫不起来的那种?

可是怎么可能,他在外面一向觉轻。

“你可以大声叫我,我听得到。”

南鸢嘴角微微挑了一下,“看你睡得香,没忍心叫。”

顾清洛乍然听到这话,不知为何,突然不敢直视她。

他蓦地垂下头,心脏在这一刻咚地跳了一下。

第二次了。

——心跳加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