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11章 怎么,你不是年轻人?

第111章 怎么,你不是年轻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

第111章 怎么,你不是年轻人?

顾清洛闯关实在太快,跟玩儿一样,以至于有人开始质疑节目组的难度。

【这个关卡也太容易了吧?看得一点儿激情都没了】

【前面说容易的请你看完其他嘉宾的表现再下定论吧,反正从C城开始,大家的关卡都一样】

【你看着容易那是因为操作的人是顾清洛,你换了其他人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

顾清洛成功拿到了一枚绿色锦囊。

按照以往经验,绿色锦囊里的线索往往是关键线索。

顾清洛没急着打开锦囊,而是先看了南鸢一眼。

南鸢接收到信号,日常夸赞道:“顾老师真厉害,一出手就是关键线索。”

顾清洛唔了声,问道:“那你下次跟我一起玩游戏?”

南鸢:……

给了一根杆,这小子就顺着往上爬了?

瞧把他能耐的。

顾清洛没得到回复也不觉得什么,主动把锦囊交给了她,“因艾,你来拆锦囊。”

【想不通你拆跟我拆有什么区别呢?】

【想不通+1】

【只能说两人在这场冒险之旅中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观众不懂,但南鸢懂。

小朋友么,得了什么好东西都喜欢交给长辈。

她打开锦囊里的纸条一看,果然是关键线索。

——背船双鹭低掠水。

有船,有水。

指向太明显了。

有船有水的地方,C城就那么一个海湾,肯定是那里。

但这个海湾有两个港口,若是特指停在某个港口里的某一艘船只,那范围也太大了。

而且这两个港口之间距离太远,若是一不小心找错,再回头的话会浪费不少时间。

这时就需要结合另三条线索分析了。

——借问酒家何处有。

这个线索跟酒有关,有可能是说他们经过的地方有一家有名的酒肆。

不过也有另一种解法,借问酒家何处有是个问句,或许真正的线索是这句诗的下一句:牧童遥指杏花村。

所以,也有可能跟杏花或者牧童有关。

——东风夜放花千树。

天上的烟花绽开时,就像东风吹散了千树繁花,繁花纷纷飞落,那烟花也乱落如花。

这句诗里无非两个东西:烟花、开花的树。

不过,这两样东西也可能是迷惑人用的,真正有价值的是这个东风的的“东”。

或许是指东西南北的东?

两个港口里的东港口?

最后一个。

——人间哪得几回闻。

上一句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很明显跟曲子或者声音有关,可能是某种能发出天籁之声的乐器,也可能是某个唱歌十分好听的人?

如果东港口的解法是对的,那么他们在去东港口的路上,或许就能找到后面两句诗的答案。

答案已经有了眉目,完全可以行动了。就算不小心解错,他们还有时间更改路线。

两人不禁对视一眼。

“还要找剩下那个锦囊吗?”顾清洛问。

南鸢瞅了一眼导演,“去找吧,不然导演想哭。”

导演:……

【哈哈哈哈哈】

【导演的确想哭哈哈哈哈哈哈】

一行人去了最后一个关卡——C城当地很有名气的大剧院。

大剧院准备了一出精彩的好戏。

是真的戏,传统戏曲。

舞台上陆续出现了生、旦、净、丑四大角。

台上的老师们全都穿着繁复的戏服,脸上也画了精致的戏曲妆容。

布景唯美,故事情节丰富,再加上几位老师字正腔圆的唱腔,“千斤话白四两唱”的念白,还有各种关门、推窗、上马、登舟等专业的身段和走位,以及精彩的耍花枪等武打动作,完全称得上是一场大戏。

明明只有几个小兵,却走出了“三五步行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的阵势。

场景一换,那就是“眨眼间数年光阴,寸柱香千秋万代”。

南鸢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过她好奇的是,节目组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带她和顾清洛来听戏?

莫非这些角色暗藏什么玄机,线索就在他们唱的这些台词里面?

南鸢回忆了一遍,确定自己记住了大概台词,这才不慌不忙地继续听。

一出戏结束,一起跟着看戏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全部拍手,南鸢和顾清洛也跟着鼓掌。

【虽然没听懂唱什么,但传统戏曲的确应该借由各种平台发扬光大,让更多年轻人去了解】

【只有我一个人关注节目组不会这么好心请两位大佬看戏么?】

【前面的你不是一个人!】

戏唱完了,里面唱青衣的女老师上前,开始介绍起传统戏曲,“咱们这传统戏曲,凝聚着古往今来艺术家们的心血,代代相传到今天,经过了……”

看得出这位戏曲老师是真的喜欢戏曲,从剧本形式、角色当行、音乐唱腔、化妆服装等各个方面来讲这个戏曲。

但那什么唱、念、做、打,听得南鸢都快要打瞌睡了。

倒是一旁的顾小朋友,看起来十分地感兴趣?

“顾老师喜欢戏曲?”南鸢问。

场上那戏曲老师主要是对着摄像头讲解,所以南鸢抽空找顾清洛说了点儿小话。

顾清洛没有丝毫被打断的不悦,他耳朵还竖着听那老师的讲解,头却偏向了南鸢这边,对她解释道:“我刚进演艺圈跑的第一个龙套是在一部民国戏里,我是一个有两句台词几个走位的小生。”

“为了这个龙套,我专门去找了专业的戏曲老师学习,不过那个时候只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了解。”

顾清洛眨了下眼,一双清亮的眼看起来十分有神,“其实传统戏曲挺有意思,它用一种固有的节奏将曲词、音乐、美术、表演等统驭在一个戏里,相对于西方话剧的“三整一律”与“第四堵墙”的局限性,它更灵活。

只可惜这些传统艺术的感染手法不为年轻人接受,还不如通俗易懂的话剧。”

南鸢看他跟个小老师一样一本正经地讲解,觉得这小朋友正经起来还挺有意思的,不禁扬了下眉,逮着他话里的漏洞,反问一句,“怎么,你不是年轻人?”

顾清洛一愣,嘀咕道:“我当然是。我只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