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39章 探班,因因要亲我?

第139章 探班,因因要亲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0  |  更新时间:

第139章 探班,因因要亲我?

被迫听了墙角的南鸢确定这两人一时半会儿无法完事,毕竟气运子的官配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男主,男主不管地位还是相貌,亦或者某些方面的能力,都是数一数二的。

于是,她大大方方地开门出去了。

吱呀一声。

开门关门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晰。

隔壁的动静有片刻的停顿。

南鸢没管,自顾自地离开了。

取景地条件不太好,临时搭建的房间自然不怎么隔音,也不知这两人是怎么想的,竟急色到这种地步。

不过这边的确少有人来,她是为了图个清静,才躲到这儿偷个小懒。

陆震轩饱食一顿后就走了,毕竟是集团总裁,大忙人。

不过,总裁很大方,走前包了剧组三天的伙食。

应欢私下里找了南鸢。

“因艾,你是不是看到了?”问这话时,应欢脸上布满红晕,似羞似怒。

南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没看到。”

应欢刚松一口气,便听到对方慢悠悠地补充道:“但听到了。”

应欢一张脸陡然间爆红,神色莫名地盯着她。

南鸢淡淡扫她一眼,“又不是我让你们在那里颠鸾倒凤的,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因艾,我跟你不一样。”应欢佯装镇定地道。

她和陆震轩是正常交往的关系!

南鸢颔首,神色淡淡,“是不一样,你有个有权有势的男朋友,有他这个靠山,你就可以在娱乐圈顺风顺水,不像有的人,为了抢娱乐圈里的那点儿蛋糕,用尽各种肮脏龌龊的手段。

你干干净净,自然可以瞧不起那些不择手段的人。”

应欢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绷着脸反驳道:“他只是我的男朋友,我靠的是自己。因艾,你在偷换概念。”

南鸢微微挑眉,“那要不要试一试?”

应欢不解地看她,“什么意思?”

“没了这人的庇护,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顺风顺水?”

答案必然是能。

因为应欢气运加身,就算没了陆震轩,还是有其他贵人相助。

不过,她就是看不惯气运子这副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的样子。

既然是气运之子,那么多走一点儿弯路也是不打紧的。

应欢一脸傲然地道:“堕落就是堕落,不用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我会向你证明,不需要出卖任何东西,只要坚守心中的原则,迟早能走向成功。”

南鸢不置可否。

陆震轩走后的第二天,家里的小朋友来探班了。

顾清洛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直到进入片场,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丰神如玉的男人一出现,瞬间引起轰动。

顾清洛!

是顾清洛啊啊啊啊!

张导这部剧,除了几个主演,其他都是通过视镜选出的小演员,没什么名气。

这些人看到顾清洛可比看到应欢那个有钱的男朋友激动多了。

“顾老师,我是你粉丝,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顾老师怎么会来我们剧组?”

“顾老师是来探班的?”

神色冷淡的男人目光悠悠一转,落在其中一人身上,“我来看因艾。”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

对啊,可不是为了因艾!

顾清洛那条围脖已经够赤裸裸了,现在谁还知道他和因艾的关系?

这两人爆出绯闻之后,本应该顺水推舟,承认绯闻,毕竟《冒险拍档》最近热度正高,趁这个机会炒炒cp,利大于弊。

谁知道顾清洛这么牛逼,虽然否认了绯闻,却直接自降身份,暗示他在追因艾。

现在还特意来探班?

这特么绝对是真爱啊!

顾清洛跟着场务去了拍摄现场,还未走近,便看到那抹红如火的身影在空中飞舞,招摇极了。

听到导演一声卡,顾清洛立马喊道:“因因!”

一声因因成功让所有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导演一副被酸到的牙疼模样,朝南鸢摆摆手,“去吧去吧,后面我先拍其他人的戏份。”

南鸢看着那眼睛亮晶晶的小朋友,拉着他的手往人少的地方走。

身后,一个小场务兴奋地将拳头塞进嘴里才阻止了自己尖叫出声。

啊啊啊啊,近距离磕到糖了!还是巨甜的糖啊啊啊!

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分享给姐妹们!

小场务偷偷拍了一张两人手拉手的绝美背影图。

出于保密协议,全身图不能发,但局部图可以啊,她立马然后截了两只手拉手的放大图,激动地发到了自己的小群里。

鲜嫩可口的水蜜桃:啊啊啊,洛因缤纷是真的!牵手手了!

我是两个崽崽的床:牵手图早就有了,淡定淡定。

洛因缤纷是真的:自从洛洛发了个那条围脖之后,我已经圆满了,没有什么能够震撼到我了,除非两人do了。

鲜嫩可口的水蜜桃:……

惊!水蜜桃的胃口已经被养得如此之大了?

顾清洛偷瞄一眼女人抓他的手,嘴角微微弯了弯。

“来之前怎么不说一声?”南鸢问。

“前天说过了啊。”

顾清洛上下打量她,微微蹙眉,“因因,你瘦了。”

南鸢嗯了声,“吃得不好睡得不好,运动量又大,瘦了很正常。”

顾清洛偷偷反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我这些天也吃不好睡不好,因为你不在我身边。”

“不是每天给你发短信了?”南鸢问。

因为小朋友跟她撒娇,所以每天拍完戏她都会陪对方聊聊天。

聊着聊着,小朋友就睡着了。

“睡着了,但是会醒,醒了之后就很难入睡了。大半夜的,我不想打搅你。”

南鸢心道:要是真的半夜给她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她估计直接将这小子拉黑。

“因因。”

“有事直说。”

“我可以去……你的卧室睡觉吗?”顾清洛问完,没敢看她,垂下头,自顾自补全了原因,“那里你的气息最浓,我如果在你的房间睡,睡眠质量说不定可以得到改善。”

南鸢:……

“你可以回你原本的住处,在那里应该不会失眠。”

顾清洛一愣,显然没想到她能给出这样合情合理的意见。

思绪一转,顾清洛支支吾吾地道:“可是我已经搬走了,搬走之后,原来的归属感已经淡了。”

南鸢:小朋友的借口可真多。

“抬头我看看。”

顾清洛不明所以地看过去。

突然之间,那张明艳的脸凑近,在他一双眼中骤然放大,令他呼吸一窒。

南鸢用两指捏住了他的下巴,微微一抬,惊得顾清洛双眼一瞠,“因因,你、你……”

是不是要亲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