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44章 官宣,追到手了

第144章 官宣,追到手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8  |  更新时间:

第144章 官宣,追到手了

片场安静了几秒,然后众人眼观鼻鼻观心,继续干自己的活儿。

男人一手箍住女人的腰,一手掌住了她的脖颈,骨骼分明的五指按住她的后脑勺,以一种绝对掌控的姿势将女人禁锢在了怀中。

“我以为你不会来。既然来了,今天就不要走了,留下来陪我。”说话也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

南鸢抬起手,面无表情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顾清洛,你入戏太深了。”

该醒醒了。

顾清洛松开她,定定地看着她半天,还是没有从那种状态下脱离。

他自然而然地拉起了她的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剧组里的人。”

南鸢:……

然后,南鸢就跟着他一起见了剧组导演、灯光师、造型师、场务,还有一干演员。

全程,都被这人以一种霸道强硬的姿态拉着。

南鸢:究竟是给她介绍人,还是给别人介绍她?

就算入戏太深,这个举动也非常心机了。

“我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温衡了。”南鸢道。

顾清洛目光一闪,依旧霸道冷酷,“我们是什么关系?”

南鸢嘴角微微挑起,“你想是什么关系?”

顾清洛那双明澈干净的眼在这一瞬间变得幽深起来,“我让你做我的女人。跟着我或许没有未来,但我还是想自私地把你变成我的。”

“戏里的台词?”

顾清洛静静地看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再一次道:“因艾,我想你做我的女人。”

这一次,指名道姓。

南鸢眯了眯眼,忽而道:“如果是不用履行女朋友义务的那种,可以。”

顾清洛前一秒还故作深沉的眼睛唰一下就亮了,看得南鸢忍俊不禁。

她还以为这小朋友能够装很久。

顾清洛两眼紧紧盯着南鸢,亮得惊人,拉着南鸢的手也骤然一紧,“因因,我听到了,你不能反悔。”

“我不骗人,尤其是小朋友。”

顾清洛抿着的嘴忍不住上扬,霸道冷酷范儿瞬间碎成了渣。

“因因,我想让所有人知道!”

“顾清洛,不履行女友的义务,懂吗?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公布关系。”

虽然特意提醒了对方,但南鸢觉得顾清洛不会介意,她觉得,有感情缺失症的顾清洛应该跟她一样性冷淡。

“我不介意,我只要你的一辈子。”顾清洛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但是因因,我想争取一个同床共枕的机会。”

南鸢思忖过后,点头,“可以。”

顾清洛身上很干净,没有她讨厌的味道,也不会动手动脚。

只是盖被子纯聊天而已,可以接受。

顾清洛听到这话,眼里笑意满溢而出。

“因因,你看那边!”

南鸢下意识地歪头看了看。

下一秒,温润的唇瓣落在了她脸颊上。

然后,咔嚓一声。

顾清洛偷亲她的画面入了镜。

五分钟之后,顾清洛发了一条围脖。

然后,围脖瘫痪了。

两人的经纪人苟旬和温衡双双心肌梗塞。

这两人干什么大事之前,特么就不能吱个声吗?

我摔!

围脖重新运行之后,顾清洛和因艾的恋情已经挂在了热搜第一,后面一个明晃晃的“爆”字。

#顾清洛因艾公开恋情#

紧挨着因艾夺冠的那条热搜。

顾清洛:追到手了~

后面跟着一张他偷亲因艾的合照,甜蜜度爆表,狗粮满天飞。

几分钟之后,因艾转发了这条围脖。

因艾:嗯。//顾清洛:追到手了~

网友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恭喜崽崽!贺喜崽崽!】

【崽崽那个荡漾的小波浪,啧啧,麻麻知道了,你现在心里很荡漾】

【一看就是“你看那是什么”的偷亲老梗hhh,因艾居然也上当了hhh】

【我磕的cp居然真的公布恋情了,好开心啊啊啊】

【重点难道不是因艾今天刚刚比赛完吗?怎么跟顾清洛在一起?】

【崽崽在邻市拍戏哇,因艾刚刚拿到冠军就去找崽崽了,呜呜,神仙爱情】

南鸢去参加比赛的事情顾清洛还不知道。

此时夺冠那条热搜就在恋情热搜的下面,顾清洛立马点进去看。

看完之后,先是惊讶,然后便觉得理所当然。

他很骄傲。

这样优秀的女人是他的。

顾清洛提前收工,把南鸢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南鸢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不是说很多房间?”

某位小朋友的意图,真是异常的明显。

顾清洛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低头亲了亲她的脖子。

这个动作让南鸢微微失神。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话?”

“没忘,我就是抱抱你,不会做什么?”

南鸢:呵,男人。

这天晚上,顾清洛如愿以偿地跟南鸢同床共枕了,一开始睡姿还很规矩,后来便大着胆子将对方抱在了怀里。

他似乎很喜欢从后面环抱女人的姿势。

这样的姿势总会让南鸢想起上个世界的阿清,从而对他格外纵容。

不过,小朋友最过线的动作也只是如此了。

因为暂时没有什么通告,南鸢留了下来,白天看顾清洛拍戏,顺便学习一下他的演技,晚上当他的人形抱枕。

拿到射箭比赛冠军后,南鸢得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温衡发来消息,说他拿到了国内三大刊之一的大封面,还接洽了几个大制作导演,成功拿到了试镜名额。

而视她为耻辱的因父竟也主动联系了她。

思想守旧的老父亲很激动,让她退出娱乐圈,专心训练,争取替国家拿下一枚金牌。

南鸢自然没答应。

她依旧会按时往家里打钱,这也是因艾以前做的,可修复关系就算了。

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原世界中,因艾之所以会得抑郁症,一部分原因来自网络暴力,一部分是自身的堕落,还有一部分却来自父母。

她自杀前发出过信号,但没有人注意,她打给父母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顾清洛知道她和家人的关系后,晚上将她抱在怀里,低声安慰她,“因因别难过,你还有我。其实,我跟家里的关系也不好。”

“嗯?”

“我有个姐姐,对我很好。七年前,她出车祸去世了。”

并不需要安慰的南鸢认真听起了小朋友的故事。

“所有人都很伤心,所有人都在哭,只有我没有哭。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参加完她的葬礼,全程没有流一滴眼泪。

我爸说我没有心,我妈说我是个怪物……”

顾清洛抱着南鸢的手突然间收紧。

可是,他不是怪物啊,他只是个病人而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