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47章 因因,对不起

第147章 因因,对不起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

第147章 因因,对不起

网友们心中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尘土飞扬。

然后纷纷去查证。

【花了一分钟了解了赤腾创投和赤腾慈善基金会,然后我只想说一句话:卧槽因艾牛逼!】

【查完回来了,卧槽啊啊啊啊!因艾太牛逼了!】

【我来科普了!赤腾创投是去年新兴起来的投资公司,短短一年,就蹿到了投资业第一!目前市场估价一百亿!赤腾慈善基金会也很牛逼,短短一年时间,名下慈善公益项目花费超两亿,扶助了很多危难贫困人群,帮扶了很多贫困地区,还资助了不少社会福利机构,比如养老院孤儿院……】

网友们傻眼了,震惊了。

前一秒她们还在谈论一个女艺人是不是被包养的问题,后一秒这个疑似被包养的女人就成了某个牛逼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以及某个慈善基金会的创、始、人?

卧槽脸好疼,脸好肿。

【呜呜呜,因大佬,我们错了!】

【因大佬牛逼,向大佬献上膝盖!】

【因大佬打脸虽迟但到,再次被《冒险拍档》直播时大佬哐哐打脸的恐惧感支配】

【我不该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骂因艾,我要向大佬道歉】

【对不起,我也要道歉】

一时之间,网上都是给因艾道歉的发言。

#给因艾道歉#

这一话题很快上了热搜,正好跟那条#因艾疑被包养#的热搜挨在一起。

很是讽刺。

但这就是现实。

谁也没想到事情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反转,真可谓比戏剧还戏剧。

黑子们彻底噤声了,默默缩回了旮旯角。

网友们道歉的道歉,删评论的删评论。

就连背后推波助澜的资本家也在吓了一跳之后,迅速收回利爪。

谁能想到,一不小心就碰上了一块硬石头呢。

可短短一年而已,因艾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小人物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资本家?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粉丝们大惊大喜之后,感觉到了后怕。

如果艾宝没有这么厉害的背景,那今天岂不是就要被按头接下这些污水了?

说什么保护艾宝,其实她们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心中憋气的樱桃们联合水滴和水蜜桃,三家粉丝追着那些口吐芬芳的黑子、营销号骂。

最后,因艾工作室直接贴出了一张律师函,告了几个诋毁情节最严重、转发次数最多的营销号和黑粉。

粉丝们大呼痛快。

“鸢鸢,你感受到了没?”虚小糖语气激动。

南鸢嗯了一声,“突然多了很多信仰之力。”

本以为粉丝们喜欢一个艺人,最想看的是她们在演艺事业上的成就。

原来,其他方面的成就也可以。

不过并不难理解,就像顾清洛的学霸光环会加分一样,她的资本家身份也能成为一个加分项。

早知这样,她就多弄几个认证了。

除了她认证的赤腾创投有限公司董事长、赤腾慈善基金会创始人,她其实还是不少新兴品牌的合伙人。

国家运动员的身份也可以加上。

不过,等下次她拿到金牌,再认证也不迟。

“鸢鸢好腻害啊!照此下去,鸢鸢就能得到很多很多信仰之力了。”虚小糖兴冲冲地道。

南鸢却兴致缺缺。

上个世界得到那么多功德值和信仰之力,也不见她在修行之上有什么突破。

她有时候都搞不明白,自己选择这条路究竟对不对。

以前觉得人生无趣,唯有在修炼一事上能得到些趣味儿,后来修为停滞,她便有些迷茫了。

她也曾游历人间,看尽世间百态,但大多时候只是旁观。

像现在这样,身处其中,又有另一番感触。

“鸢鸢,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世界啊?”虚小糖小声问。

“没有。”

“这次挑选世界比较仓促,下次不会了,《三千世界手札》我已经翻看了五十多个世界,我会争取早日看完哒,下次绝对给鸢鸢找个既美貌又有钱的身份,到时候就不用鸢鸢自己奋斗了。”

南鸢漫不经心地道:“清净一些便可,其他我并不在意。”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家世好,自然更好。当然,没有也行。”

以前觉得身份无所谓,能图个清静就行,后来发现,还是得有点儿钱财才行,有了钱才能住得舒服。

不过她也可以自己挣,就像这个世界。

虚小糖听完若有所思。

它想到了自己这段时间看的那些千奇百怪的世界和千奇百怪的物种。

绝色美人不是没有,但这样一来就要剔除掉很多世界。

要不是鸢鸢元神强大,不用考虑身体磁场与元神排斥的问题,选择性可能更少。

如果只图一个清静,那范围可就太太太大了。

虚小糖突然激动。

鸢鸢也太好养活了吧!

“鸢鸢,是不是只要活的就行?”虚小糖问。

南鸢:……

她总觉得小糖在给自己挖坑。

但转念一想,自己对皮囊确实没什么要求。

“鸢鸢,那如果我给你找的皮囊比较丑呢,或者比较老,又或者已经被——”

虚小糖话未说完,南鸢便打断了它,“都可以,你随意。而且,离开这个世界尚早,我们日后再说。”

“好哒鸢鸢!”虚小糖半点儿不悦都没有。

相反,它现在特别开心,两只小豆眼精光闪烁。

它看了好多狗血满天飞但又特别精彩的故事,只是没有合适的肉身,但鸢鸢不挑的话,那就可以……嘻嘻嘻。

半夜三更的时候,南鸢睡得正沉。

别墅门被人小心翼翼地打开,有人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再轻手轻脚地脱了外套爬上床。

“因因……”

南鸢早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怎么回来了?”

“我想你了。”顾清洛将她搂入怀中,低声道:“我请了几天假。”

南鸢马上又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他凑近耳畔,声音压抑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南鸢听出了他话中的异样,缓缓睁眼,睡意少了一些。

“怎么了?”

顾清洛从身后抱着她,闷闷地道:“我看到那些人骂你,心里很不好受。我想到了一年前……因因,对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