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50章 世界三,狗逼王爷的心尖宠

第150章 世界三,狗逼王爷的心尖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47  |  更新时间:

第150章 世界三,狗逼王爷的心尖宠

南鸢有片刻的怔愣。

她不知道顾清洛是怎么知道“阿清”这个名字的,毕竟,她从未跟别人提及过。

顾清洛声音平缓,神色也很平静,“有一次,你喝醉了,你喊了他的名字。”

南鸢沉默。

她记性不太好。

事实上,她连阿清后来的样子都记不清了,只还记得他幼时满脸的肉瘤和那一双眼睛,如琉璃珠宝般剔透美丽,盛满了深沉而浓烈的感情。

她不记得那件事,顾清洛却记了一辈子。

那次他故意把她灌醉,想要和她来个酒后乱性,因为他一直没有放弃要一个孩子。

那天晚上,身下的女人格外温顺,那是顾清洛从没见过的样子。

他根据学来的知识,既忐忑又紧张地一路点火,深深地拥吻她。

她不曾有丝毫抗拒,甚至还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发丝。

就在两人坦诚相见,即将融为一体的时候,他听到对方说了几句古话,然后提醒他,“阿清,记得按照我教的心法口诀运转灵力,如此双修,对你大有裨益。”

说这话时,女人的表情无奈又纵容。

顾清洛却在听到这句话,尤其是那一声“阿清”时,浑身一僵。

前一秒斗志昂扬,后一秒疲软无力。

浑身热血如同被人兜头泼下一盆水,还是刺寒入骨的冰水。

片刻后,他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了回去。

然后,在阳台上发呆发了一夜。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过用孩子绑住她的念头,兢兢业业地当了她一辈子的室友。

“那人是你心底的白月光吗?”顾清洛问,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一只困于牢笼的野兽。

南鸢顿了顿,如实道:“因艾心中的白月光是你。”

而她自身,没有什么白月光。

只因阿清是她第一次花费精力教养的孩子,所以格外不同。

“可你、不是因艾。”顾清洛拆穿了她的假象。

南鸢再次诧异。

阿清这个名字或许是她无意间说漏了嘴,但她不是因艾这件事,这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顾清洛仰起头,蓦地抓紧了她的手,紧到手都在发颤,“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顾清洛瞪大眼盯着她,死死地盯着,倔强地等一个答案。

“因因,你告诉我,你到底是……”

顾清洛一句话还未说完,一双眼便慢慢地灰败了下来,握着南鸢的手也骤然一松。

在男人眼中那最后一抹光亮消失之前,南鸢目光微微一闪,低声道:“我叫南鸢,是一只上古凶兽。被你当成宝贝供起来的那个棕编怪兽,我的本体就长那样……”

南鸢对着他的尸体说了很多话。

说到最后,竟有些不舍。

她跟顾清洛生活了几十年,对方把她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很好。

他很聪明,在商业上很有天赋,给她的公司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跟他相处,南鸢觉得很轻松自在。

都说她宠着顾清洛,可很多时候,是这个小朋友宠着她。

“鸢鸢,我们走吧?”虚小糖突然出声,拉回了南鸢游走的思绪。

南鸢唔了一声,“走吧。”

她趴在顾清洛的身上,下一秒,抽离出来的元神直接回到了空间里。

由于元神太过强大,她不能直接出现在除高级世界以外的其他小世界,不管是刚来的时候,还是走的时候,都不能在这个世间逗留哪怕一秒。

天道监管三千世界,每个世界一规则,每个世界的规则对力量的衡量标准并不统一。

越是低级世界,越是不能出现太过强大的力量。

如这个灵气驳杂已经不可能出现灵修妖修的世界,即便是她的元神,也过于强悍,一旦出现,必定马上被这个世界的法则察觉,并试图抹杀。

高级世界的世界法则她都不怕,自然也不惧低级世界的世界法则。

只是到时候少不得要搞出些阵仗,难免殃及池鱼。

她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积攒了那么多信仰之力和功德值,可不想因为自己一个发怒,功亏一篑。

所以,还是低调地来,低调地走。

不过,说到这信仰之力,南鸢便想到了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应欢。

她很意外,气运子竟也奉她为信仰。

虽说当初看气运子有那么几分不爽,但她并未打压对方,毕竟无冤无仇,对方也没有来找她麻烦。

她后来成为娱乐圈女王,气运子也不差,一步一步从娱乐圈流量小花,变成大花,最后转型成了实力派演员,最后拿奖无数,获封影后。

只是她跟官配陆震轩最后崩了。

原世界里,两人感情稳定,走的是苏爽打脸路线,一旦应欢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陆震轩便会从天而降。

譬如原来的因艾就是他出手解决的,这人杀伐果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让人再无翻身之力。

而这个世界,两人却争吵不断。

在分分合合几年后,官配陆震轩最终放弃了应欢,跟富豪圈里门当户对的名媛结了婚。

小糖知道主线歪到外婆家之后,吓得要拉着南鸢赶紧跑路,生怕引起天道的注意。

好在并未出现什么异样。

应欢这一辈子都未结婚,一心奋斗事业,最后成功站在了娱乐圈巅峰,这一生也算是个传奇。

这让南鸢和虚小糖有了新的感悟。

或许官配是可拆的,只要不影响到气运子的事业线?

应欢的这部分信仰之力浑厚无比,竟比数以万计普通人积攒在一起的还要多。

南鸢微微一眯眼,顿时有了新想法。

其实,只要气运子不那么狗逼,她跟气运子做一对好姐妹或者好姐弟,也是可取的。

“小糖,去下个世界。”

“鸢鸢,低级世界、中级世界,还是高级世界呀?”

“都可以。”

她在这个低级世界待了不到五十年,但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功德值和信仰之力十分可观,差点儿就能追赶上个高级世界。

所以,她现在不挑。

不管是低级世界,还是高级世界,都有利可图。

“好嘞,走起~”

南鸢再一睁眼的时候,双眼充斥着生理盐水,视线模糊不清。

一只粗粝的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令她呼吸不畅,几乎要窒息而死。

她眼中杀意闪过,抬起手想要掰开那禁锢的力量,却发现浑身绵软无力。

虚小糖突然尖叫一声,“啊啊啊啊,又算错时间了啊啊啊!鸢鸢,不然我们重新穿一下?”

南鸢神识交流的声音无比冰冷,“这身体是不是马上要被人掐死了?”

虚小糖有些心虚地道:“暂时不会死,但是、但是……”

南鸢:“死不了就行,不必重新穿了,你穿一次需耗费不少神力。”

“鸢鸢,真的不要重来一次吗?我怕你疼。”

“我会怕疼?”

这种被人掐着脖子濒临死亡的感觉还挺新奇的,等她熬过去了,她弄死这个狗逼东西!

雄心壮志刚一出,南鸢就听到虚小糖软糯糯地说了句,“鸢鸢不在乎的话,那我先屏蔽五识了,毕竟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鸢鸢你忍着点儿。”

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