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53章 不知,没细品

第153章 不知,没细品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4  |  更新时间:

第153章 不知,没细品

萧洛寒推着轮椅回了自己的出云阁。

虽然又累又困,但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他招了招手,神情不见喜怒,“夜六,叫褚生秋来。”

夜六一走,萧洛寒立马转向老实稳重的夜三,面不改色地吩咐道:“给本王取一套干净的亵衣亵裤,还有长袍长裤。”

夜三火速拿来一整套衣裳,从里到外一一摆好,并贴心地把屏风拉开。

王爷向来不喜人服侍,即便“腿疾”犯了,王爷照样能自己完成这些,他只需在门外候着。

夜三刚这么想着,就听屏风后面传来扑通一声。

像是人肉摔在地上的声音。

夜三:……

可能王爷的这次“腿疾”比以往都严重……吧。

屏风里侧,萧洛寒的面色黑如锅底,他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努力挺直自己发软的腰腹,将身上破破烂烂的喜袍脱了扔在一边。

最里层的亵衣早被撕成了烂布条,只余几块挂在身上,亵裤直接没穿,下面空荡荡的。

萧洛寒黑着脸将身上的烂布条统统扯下来扔了,换上干净整洁的亵衣,再穿上玄色金边的锦袍,腰封束好,发冠戴好。

眨眼间就又是那个风华无双的定北王了。

“主子,褚大夫到了。”屏风外,夜六回禀道。

“你们先退下。褚生秋,你进来。”

来人穿一袭简单的鸦青色长衫,身上挂着个医药箱,二十出头,生了一双丹凤眼,面皮白净,十分俊朗,进来时正打着哈欠。

“我说王爷,欠你人情的是我师父,不是我,您老别动不动就把我当下人使唤成不?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卯时都还没到,你就——”

话到一半,褚生秋的声音戛然而止,他鼻翼翕张几下,眉头微拧,“什么味儿?”

他的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地上那堆破烂衣上。

褚生秋看一眼那端坐在床上的定北王,再看一眼那被撕成破布烂衣的大红喜袍,表情逐渐变得怪异。

萧洛寒嘴角抽动,咬牙切齿地道:“不是本王自己撕的,本王没什么怪癖,是那女人撕的!她跟夜六查来的根本不一样!”

褚生秋的表情更怪异了,“合着王爷娶回来一个怪力王妃?”

萧洛寒冷哼一声,下巴微抬,一副不屑模样,“不过比寻常女子稍有些力气罢了。”

褚生秋哦了一声,若有所指地道:“王爷这衣物上味道儿浓得够呛,王爷头次开荤,孟浪一些情有可原,但还是节制一些为好,否则,于身体有损。”

萧洛寒:……

想起离开前那女人神采奕奕的样子,定北王掷地有声地道:“本王好得很,尚能再战几十回合。”

褚生秋瞥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也不知是否当真,他继续道:“除了那味儿,还有一股极淡的催情香和血腥味儿,看来王爷是受了算计,还受了轻伤?

不过,我琢磨着,王爷还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儿小伤找我。”

定北王眉间常年不散的阴郁之色在一瞬间浓郁了不少,声音也一沉,“本王提前犯病了。”

褚生秋闻言,先前的从容不再,神色骤然一变,“王爷昨夜犯病了?如何会?”

他两大步上前,捏住这人的手腕开始把脉,又看了看他的眼睛。

除了纵欲过度睡眠不足,没什么异样。

“我估算这次犯病最早也要在十天之后,为何会提前这么多?”褚生秋眉头拧得死紧。

“王爷当真发病了?若是发病,怎的府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王爷以往发病,哪次不得弄伤弄残几人?”

萧洛寒眼里划过一抹异色,低声道:“后来又恢复正常了。”

褚生秋难以置信地问:“我没给王爷扎针,王爷便恢复了?是如何恢复的?”

平时最讨厌别人唧唧歪歪说话不干脆的定北王,此时却意外地沉默了。

“你快如实说来!”褚生秋催促。

定北王这病,他和师父研究多年都没能根治,只能想办法缓解,他十分好奇,这次定北王是怎么熬过去的。

萧洛寒面无表情地道:“病发的时候,本王差点儿把那女人掐死。但后来跟那女人打了一晚的架,打着打着病就好了。”

褚生秋:“王爷说的打架,莫非是——”

萧洛寒:“唔。”

褚生秋:……

男欢女爱之事,居然能缓解这病?

枉他从医多年,竟没想到这上头去!

“王爷是闻了那香味后发病的?可我闻这香味儿并无什么异样,恐怕是因为其他东西。”

萧洛寒阴测测地道:“此事本王会派人细查。本王找你来,是想问你,这次犯病算不算过去了?近期会不会复发?”

褚生秋若有所思片刻,回道:“过去是过去了,至于下次什么时候却不好说。为了王爷的病情,我问王爷几个私密问题,还望王爷如实回答。”

萧洛寒扫他一眼,“何时隐瞒过你?”

话刚出口,他就听到这厮问:“昨夜洞房花烛夜感觉如何?一共几次?”

萧洛寒听得眉心狠狠一抽,目光冰凉冰凉的,咻咻刺向他。

对方只当未见,一本正经地道:“一切为了王爷的病情,还望王爷配合。”

萧洛寒臭着一张脸,含糊不清地道:“感觉说不清,光顾着跟那女人较劲了,没细品。”

说完,他伸手比了个数字,“从昨夜巳时到……小半个时辰前方结束。”

褚生秋夸张地“哦豁!”一声,“草民跟随师父行走江湖多年,王爷当是草民见过的最天赋异禀的男子!寻常人如王爷这般挥霍,怕是直接瘫痪在床,严重者直接j尽人亡,王爷此时竟还生龙活虎,真是……”

“褚生秋,不想死,就给本王闭嘴!”萧洛寒面覆冰霜,握拳的手背上青筋毕露。

褚生秋并不怕他,他这一身医术千金难求,便是凶名昭著的定北王也得供着他。

“我死了,可就没人给王爷治病了,王爷可能会杀光全府的活人,最后来个自戕身亡。”

“……你这张嘴真讨人嫌。”

“王爷谬赞,行走江湖的时候练出来的,毕竟有些患者不听话,这时就需要草民出动这三寸不烂之舌……”

褚生秋边说边打开医药箱,取出了一卷银针,“王爷这次病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以防万一,草民还是给王爷施几针。”

萧洛寒再次沉默。

犹豫了一会儿,他方道:“本王背上有伤,恐怕不便施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