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56章 下次,再战三百回合

第156章 下次,再战三百回合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3  |  更新时间:

第156章 下次,再战三百回合

南鸢还是高估虚小糖了。

小糖还是那个小糖,怂。

怂完就算了,还非要狡辩,“鸢鸢,不是我怂,如果气运子的事业线不是当皇后,鸢鸢可以随便拆官配,但定北王是未来皇帝,这要是拆了,气运子不就当不成皇后了?”

南鸢:既然觉得官配拆不得,还给她找个这样的身份?

手又痒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想我在气运子来之前,帮她把她的男人调教好,等她来了直接送给她?你觉得我是这种大善人吗?”

虚小糖打了个寒颤,不敢说话了。

嘤,它不是这个意思。

“这男人如今还不是气运子的,我既然睡了他,他就是我的了。”

南鸢伸展双臂,软趴趴地搭在浴桶边沿,温热的水缓解了身体的酸乏,她舒服得半眯起眼,“昨晚他伺候得不错,在我腻了他之前,他只能是我的。便是气运子来抢,也不行。”

虚小糖:这话莫名的熟悉,貌似在某本《渣男语录》上看到过?

等等!

“鸢鸢,你、你这话……你你莫非喜欢?”虚小糖结巴了。

南鸢眼尾一勾,“等我把这具身体调养好了,再与那厮大战三百回合。”

大概是这具身体比较敏感的缘故,这事儿做起来竟别有一番滋味,难怪家里那老两口子整天没羞没臊地做这事儿。

不过,昨夜身体力行之后,南鸢方知,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事儿还有的琢磨。

从前她先入为主,心底深处有那么几分担忧,怕自己一不小心变得跟她老子那样痴迷于此事,主次颠倒,变成一条淫蛇,是以多年修行以修身养性为主,走的是清心道。

性子平和,欲望变淡,对此事就更提不起兴趣了。

昨夜以这凡人之躯破戒,没了那清心道的影响,这身子又格外敏感,遵循身体本能后……

南鸢咂摸了一下,除了累人一点儿,的确有滋有味儿。

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南鸢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而且她很自信,自己若是用本体,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以凡人之躯提前体验男欢女爱之滋味儿,适当提高一下自制力,避免落得一个她老子那样的下场,说来也算不得坏事。

“可惜此世界无法引气入体,不能双修,不然,我说不定能就此悟道。”

南鸢说完若有所思起来,嘀咕道:“若下次在高级世界碰到合心意的人,倒可以尝试一下,指不定真能悟出什么,我的修为已遇瓶颈多年,这或许是个契机……”

虚小糖听到南鸢的话,目瞪口呆,整只兽都震惊了。

鸢鸢在它心目中狂霸拽的高冷禁欲形象有那么一丢丢……崩塌。

一人一兽的对话没能继续,一刻钟到了,穆槿念带来的两个陪嫁丫鬟叩了叩门,喊了一声。

南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进来。”

换作平时,南鸢并不需要下人伺候她洗澡,她一向不喜人近身,但现在她累得腿都不想伸一下。

进来的两个丫鬟,一个五官清秀,姿色中等,叫春蒲,一个杏眼琼鼻樱桃小嘴,生得十分标志,叫夏柳。

夏柳看到南鸢身上的痕迹,惊恐低呼,“天啊,王爷怎么把四小姐伤成这样?”

春蒲则直接掩嘴低泣起来,心疼得不行,“小姐受苦了。”

水中的美人儿满身淤青,尤其那腰肢两侧,掐痕就跟用什么东西烙上去的一样,五指的轮廓清晰可见,比她这小手足足大了三倍,又青又紫,十分可怖。

在最显然的五指掐痕旁侧,还有不少偏移了位置的指印,颜色略淡一些。

除却腰侧,不少私密处也有青青紫紫的痕迹。

一眼看去,活像受了什么酷刑一般,骇人至极。

春蒲是一直跟在穆槿念的贴身丫鬟,主仆一条心,心疼是真心疼。

倒是这夏柳,乃尚书夫人临时塞进来的陪嫁丫鬟,恐怕没几分真心。

作为尚书府的小姐,陪嫁丫鬟只有两个,听起来有些寒碜,但穆槿念她老爹本就对她没报太大希望。他深知这个女儿的性子,预料到她十之八九会成为一枚废棋。

不过,废棋也有废棋的用处。

这枚废棋可以帮皇后试一试定北王的底线,毕竟以前安插进来的暗桩都是下人,这一次却是明媒正娶的王妃。

南鸢觉得这穆老尚书不是个东西。

虎毒尚不食子,哪怕凉薄如她老子,平时也只是送她几个冷眼,嫌她碍事,但该教的会教,尽到了一个父亲该尽的义务。

这位穆老尚书为了巴结太子,连兽都不如。

“帮我添点儿热水,水有些凉了。”南鸢淡淡道,将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被两个丫鬟伺候着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上了点儿膏药,再用了一顿温好的饭菜,南鸢彻底活了过来。

穆槿念长得不似她前两个世界那么艳丽,却也淡雅如兰,算个小美人,等日后再长开些,大概会再添几分颜色。

“王爷此时在何处?”南鸢问一旁的张妈。

张妈垂着眼,回复道:“军中有事,王爷今日申时离开,还未回府。”

“他倒是生龙活虎。”南鸢意有所指。

张妈和李妈站如松、面如石,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恰在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一个高壮挺拔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听说王妃在找本王?”声音浑厚而沉冷。

男人头戴玉冠,身穿玄色滚金边束腰长袍,携一身冷风,眉宇之间凝着一抹常年不化的戾气,一双鹰眼炯炯有神,煞气外溢,触之心惊胆寒,令人不敢直视。

张妈和李妈原本只是垂着眼皮,此时却瞬间弯了脖子。

春蒲和夏柳则猛地低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发颤。

传闻定北王性嗜杀,喜在城墙挂人头灯笼威慑敌人、好吃人肉喝人血,定北王的军帐中还有一把骷髅头制成的拐杖……

传闻或许是真的。

因为这人一身戾气,一脸凶相,骇人至极。

南鸢却只是淡淡瞥他一眼,与他那双煞气外溢的鹰眼对了个正着,“王爷的精神头不错。”

萧洛寒从鼻腔中发出一道轻嗤声,“本王每日的精神头都不错,岂非你一介女流之辈可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