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60章 欠调教,不能顺着

第160章 欠调教,不能顺着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76  |  更新时间:

第160章 欠调教,不能顺着

萧洛寒回到王府的时候臭着一张脸,府里的下人吓得不轻,头埋得更低了。

春蒲和夏柳惶恐,连忙问王妃发生了什么事。

南鸢淡然道:“没什么,男人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喜欢摆臭脸。”

春蒲夏柳:……

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女人每个月的月事呢。

一个时辰之后,摆臭脸的王爷遣了夜三过来传信,邀请王妃一块用膳。

下人们大喜。

正主却宠辱不惊,神色悠然,“夜三,替我回复你们王爷,就说我不想去。”

有人欠调教,不能太顺着。

屋中几个下人一听这话,吓得脸都白了。

公然忤逆王爷?王妃这是在找死吗?

夜三心中亦是大震。

然而,不管夜三内心如何震惊,表面都波澜不惊稳如老狗,领了这话便离开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狗王爷吭哧吭哧地迈着沉重的步伐光顾了定北王妃的听雨阁。

男人眉间戾气缠绕,眼中煞气四溢,一张脸黑如锅底。

屋里下人吓得两股战战,饶是见惯了定北王各种狠戾模样的张妈和李妈也觉心惊胆战。

“本王觉得,夜三可能传错了话,王妃以为如何?”萧洛寒目光刺冷,声音冰寒,让人闻之如坠冰潭。

南鸢抬眼看他,“没有错,是我的意思,王爷先前在马车上给我摆脸色,我怕这会儿过去惹恼你,所以不想过去碍眼。”

萧洛寒满腔怒火在听到这话后散了些许,一身戾气微敛,“你就因为这个违抗本王的命令?”

南鸢反问,“不然呢?”

萧洛寒怒气未消,居高临下地盯了她一会儿,说了句喜怒难辨的话,“本王若真的恼你,还会让你陪本王一起用膳?蠢不堪言。”

南鸢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起身,“王爷不恼我的话,我就放心了。走吧,去用膳。”

萧洛寒:……

总觉得哪里不对。

小桌上,两荤两素,外加一个汤。

对定北王这种身份的人来讲,有些寒碜了。

是以,南鸢心生疑问:“王爷,咱们府里是不是很穷?”

萧洛寒嘴角抽搐,“本王不差钱!本王只是不喜欢铺张浪费,饭菜够吃就成。

怎么,饭菜不合王妃胃口?”

“我只是随口问问。”

这具身体的胃口小,南鸢吃用了一小碗饭便饱了。

萧洛寒却觉得她挑食,硬是又让人盛了一碗摆她面前,“身上没几两肉,还不多吃一些?吃!”

南鸢想把这一碗饭扣他脑门上。

睇了一眼狗王爷,南鸢淡淡道:“不想吃,我胃口小,只能吃这么点儿。”

萧洛寒听到这话,却不知想到什么,语气变得有些微妙,“你胃口小?”

“罢了,不吃就不吃。”萧洛寒抬了抬手,下人立马将小桌撤了。

顷刻间,屋中只剩两人。

萧洛寒突然伸手拽她。

南鸢脚下一踉跄,摔进他怀里,砸上了那硬邦邦的胸膛。

触感不太好,令她微微蹙眉。

狗王爷大掌粗鲁地捏着她细软的腰,上下游移,目光渐变幽深,声音也低沉下来。

“本王给妖儿的药,妖儿可敷了?”

意图十分明显。

嗤。

“敷了,药是好药,可惜我这身子实在羸弱,尚未复原。”

南鸢假模假样地叹了一声,好生惆怅。

萧洛寒眼中掠过一抹遗憾之色,嘀咕了句:“这么娇弱?”

略略思忖之后,他道:“本王唤褚生秋给妖儿看看。”

褚生秋得知自己被定北王叫来给王妃看诊的时候,有些激动。

早就想见识一下这怪力王妃长什么样子了,居然能把堂堂定北王榨得肾虚腿软,还有那满背的抓痕,啧,跟妖精一样。

可真见了本人后,褚生秋却纳闷了。

“……王妃气血两亏、宫寒有些严重,身子羸弱,日后得好生调理才是。”

所以,这么个弱女子,是怎么把王爷弄成那样子的?

王爷没有坑他?

那晚真的是王妃,而不是别人?

萧洛寒听到他的话,一对浓如墨的剑眉拧得死紧,“王妃的身子这么弱?”

想到什么,萧洛寒张口就问:“日后可能行房事?”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

这种时候不关心她的身体,只在意能不能行房事,果真是个狗男人。

褚生秋闻言,瞄了一眼脸不红心不跳的娇弱王妃,心道这王妃果真不是寻常人,听到这话都不知道害臊。

神医高徒清了清嗓子,回复道:“回王爷的话,于房事无碍,就是王妃这身子不易受孕。”

萧洛寒点点头,表情肉眼可见地放松了。

不易受孕正好,他如今并不打算要孩子,也不想要一个小妖精给他生孩子。

褚生秋继续补充道:“不过房事上还是稍稍节制一些为好,毕竟王妃底子太差,王爷又如此勇猛,万一在中途……咳~”

萧洛寒唔了一声,“本王明白了。”

也就是说小妖儿体力太差,等体力提上来了,才能酣畅淋漓地行房事。

至于前天晚上小妖儿为何那般狂野磨人,恐怕是因着刚刚进入这身体,妖性未除,妖力也尚有残余。

如今却是不行了。

褚生秋开了个药方,“王妃按我这药方调理一年半载,身子便能大好了。不过王妃平日里还要多加走动才是。”

等褚生秋离开,萧洛寒捏了捏小妖精的脸,叹气,“非是本王不满足你,妖儿也听到了,你这身子骨不行。这些日,只能先委屈妖儿了。”

南鸢拍开他的手,“可不是么,不能同王爷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真是太~遗憾了。”

萧洛寒:……

突然胸闷。

“日后妖儿跟着本王一起晨练。”狗王爷黑着脸发话道。

南鸢脸上的悠然闲适微微凝滞,“王爷几时晨练?”

萧洛寒浓眉一挑,“每日寅时四刻。”

南鸢惊了。

四点钟起来晨练?

这是有多想不开?

“不去。”南鸢的语气十分坚定。

虽然她没有赖床的习惯,也确实打算锻炼身体,但四点钟太早了,睡眠不足会影响凡胎肉身,她拒绝。

萧洛寒瞄到她如此抗拒的表情,神情得意而张狂,周身王霸之气大涨,“明日时辰一到,本王亲自来喊你晨练,王妃不去也得去!”

南鸢:……

南鸢五指狠狠一捏。

有朝一日刀在手,杀尽天下王霸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