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63章 学医,她是认真的

第163章 学医,她是认真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6  |  更新时间:

第163章 学医,她是认真的

萧洛寒心中已有计较,打定主意要让这土小妖见见世面。

不过这事儿不急。

“府里中馈暂由赵管家打理,老赵下面又有两个管事,妖儿有什么想买的,可找老管家,老管家若是不在府中,就去寻两个掌事。”萧洛寒道。

“我买什么都可以?”南鸢问。

萧洛寒壕气冲天,“小妖儿想买什么尽管去买,这点儿银钱本王还是有的。”

南鸢嘴角微微扯了一下,那一掠而过的笑有些奇怪,“王爷别心疼就行。”

萧洛寒心道:这小妖儿果然不知他多富有,居然还怕花钱花多了被自己责骂。

女人无非就是买些头饰和布匹,再贵能贵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狗王爷还不知道自己这位王妃有多败家。

等知道的时候,也……晚了。

把王妃送回府,并跟老管家打了声招呼之后,定北王就离开了。

虽然现今没有战事,他刚刚大婚,也有几日婚假,但萧洛寒闲不下来。

定北王时常去城外大营操练那些小兵们,并以此为乐,今日亦是如此。

皇上这两年已经对他手里的兵权动了心思,开始慢慢削弱他的权力。

萧洛寒看在眼里,未加阻拦。

五年前他虽平定了北漠之乱,但并未真正伤及北漠根基,北漠国不定什么时候卷土重来。

皇上只敢削弱他的兵权,不敢全部收回。

不是萧洛寒自吹,行军打仗这一块,放眼全大萧国,无人及得上他。

他亲自训练出的铁骑十八军,骁勇善战,亦非京都这些习惯了安逸的御林军可比。

他母家无人,不能借势,如今又娶了个没有背景的王妃,加之身患怪疾,凶名在外,皇上对他还算放心。

想到什么,萧洛寒面色冷冽,目露嘲讽。

生在皇家,是他此生最厌恶的一件事。

……

忙碌完的萧洛寒刚下马,便一路疾行回王府。

定北王第一次咂摸出了那么一丝丝牵挂的味道。

倒不是多迷恋小妖精,就是想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在干什么。

刚回出云阁,萧洛寒便吹了一记口哨。

一个身穿深色劲装、面容普通到丢进人海里就找不出的男子,鬼魅般从窗户翻了进来,单膝下跪。

“王妃今日做了什么?”萧洛寒双手负背,长身而立。

潜伏在暗处的暗十八卫之暗十二回复道:“回禀主子,王妃午膳后小憩了一个时辰,未时三刻带着丫鬟春蒲夏柳以及赵管家去了街上,先后在明珠阁、千簪碧玉阁、彩霞布庄、玲珑书阁等店铺买了夜明珠和宝石不计其数、簪子首饰不计其数、上好锦缎两匹、野记杂书两沓,随后王妃又去了糖铺、烤鸭铺……”

王妃今日记事高度概括一下,那就是:买买买、逛逛逛、吃吃吃。

萧洛寒听得面色漆黑。

他在军中顶着烈日操练小兵,风吹日晒,茶水都喝不上几口,这小妖倒好,拿着他的钱过得如此滋润!

暗十二退下之后,赵老管家立马就找上了门。

“王爷亲自发话,老奴不敢怠慢王妃,但王妃这花钱也太、太……”

赵老管将这半日的账单递到了定北王面前,一脸肉痛之色。

虽然这些钱不是他的,他只是帮王爷管着,但他管了这么久,也管出感情了。

那么多漂亮的圆润的白花花的银子如流水一般倒了出去,他如何不肉痛!

王妃这才嫁进来几天,就哄得王爷这般纵容她?简直是个狐媚子!

萧洛寒拿着账单的手微微抖了抖。

这小妖竟如此败家!

萧洛寒将账单一扔,寒着脸往听雨阁行去。

老管家见状,稍稍放心。

王爷依旧是英明神武的王爷,并未到色令智昏的地步,王妃怕是要遭殃了。

他这是实话实说,并非打小报告,王妃可莫要怪他。

萧洛寒到的时候,南鸢正卧在新铺了毛绒貂皮的软榻上看书。

十数颗五颜六色的宝石和晶莹剔透的夜明珠就那么在软榻上散落开来,待遇极其不受重视。

而卧在软榻上的女人披着一件杏黄色大袖衫,寡淡的面容都好似被衬得清丽不少,只是她面容淡漠,眼里水静无痕,无端地让人生出几分疏离感。

乍然看到这么赏心悦目的画面,萧洛寒有些浮躁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赶过来是做什么的?

哦,好像是来训话的。

可他转念一想,本就是他放话在先,许她随意挥霍,是他自己低估了这小妖花钱的本事,似乎怪不得她。

萧洛寒摆了下手,屋里伺候的下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男人上前,抽走女人手里的书籍,看了眼封皮,颇为诧异,“《草药大全》?你看这个?”

说着,长袍一撩,一屁股坐在了南鸢放脚的这半截软榻上,“小妖儿想学医?”

南鸢微微蹙眉,有椅子不坐,跟她挤成一堆儿做什么?

因为空间太挤,南鸢收起腿,分出点儿位置给他,“闲来无事,随便看看。等我有了点儿底子,你让褚生秋教我,说不定我日后也能成为神医。”

萧洛寒听到这话,先是一顿,随即哈哈大笑,“褚生秋四岁被他师父捡回家,学医十数载才有了现在的成就,你只凭闲暇时间看几本杂书,就妄想当神医了?小妖儿怎的如此天真可爱?”

狗王爷的臂膀已经很不规矩地揽住了南鸢的腰,屁股也在不知不觉中往她这边挪了又挪,胸腹贴上了她的腰,成功地隔着衣服肉贴肉。

他这一笑,胸腔震动,笑声悉数灌入她耳朵。

南鸢听得清晰无比,还有些耳麻。

真个吵人。

烦。

“有志者,事竟成,你又怎知我做不到了?”

南鸢从虚小糖口中得知,气运子明年才会穿过来。

既然上个世界她能得到气运子的信仰之力,这个世界未尝不可。

很多话本子上面不是写了同样的桥段么,男主人公或者女主人公跌落悬崖,为神医所救,后被神医收为徒弟,跟着神医学个三五载便传承了神医的衣钵?

既然气运子可以,没道理她不可以。

学东西凭的是脑子,并非气运。

更何况神医高徒褚生秋就在府中,不用白不用。

学医,她是认真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