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67章 夫君,是你能叫的?

第167章 夫君,是你能叫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167章 夫君,是你能叫的?

这大狼狗黏起人来,比小奶狗还要命。

又骚又霸道,还喜欢吐狗舌头。

南鸢的目光自他手中兵书上扫过,若有所指地道:“那王爷这本兵书又看了多久?”

萧洛寒:……

“本王这书上的奇门遁甲和排兵布阵写得精彩绝伦,读再多遍都值得,岂是你这些杂书可比的?”

南鸢瞥他一眼,想一巴掌把他仰起的狗头按下去,“我看的是人体穴位和人体经络详解,王爷是练武之人,应该很清楚奇经八脉是哪八脉。”

萧洛寒立马接话,“本王自然知道,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这任脉行于腹部正中线,总任一身之阴经,乃阴脉之海;这督脉,行于脊里,上行入脑,总督一身之阳经,乃阳脉之海……”

萧洛寒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堆,向身边的女人展示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博学多才。

定北王文武双全,不光会领兵打仗,还会吟诗作赋,毕竟他幼时也是跟着其他皇子公主一起听过学的。

南鸢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那王爷可知人体穴位总共多少个?多少单穴?多少双穴?经外奇穴有哪些?害穴又有哪些?这些穴位又各有什么用途?”

萧洛寒:……

“本王知道害穴里的三十六死穴,你怎的不问死穴有哪些?”萧洛寒嘟囔道:“本王又不当大夫,知道这么细致作甚?”

南鸢掸了掸有些卷翘的书页,淡淡道:“王爷不是说这样的杂书比不得你的兵书,不值得多翻看几遍么?”

萧洛寒顿时一噎。

真是一只斤斤计较的小妖。

“我不喜欢点蜡看书,天快黑了,我还想多看几页。王爷既是来看书的,便少说几句闲话吧。”

萧洛寒:……

他堂堂定北王,一字千金,还不是这小妖对他施了法,才让他变得啰嗦起来!

如今这小妖倒装模作样起来了,还嫌弃他话多?

萧洛寒想呵责几句,但见她已经全神贯注地看起了书,已然没了要搭理他的意思,那呵责训斥的话便又被他憋了回去。

萧洛寒心中郁郁,也把着书看了起来。

只是不知为何,这本让他无论看多少遍都拍手叫绝的兵书,此时此刻竟有些看不进去。

他盯着书上的字,不知不觉中已神游虚空。

褚生秋说,第二次发病前的这几日最好跟王妃形影不离,如此才能及时找她治病。

他有些发愁。

白日形影不离很容易,但这夜间……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他的地盘是不允许任何人跟他共享的。

要他跟别人共用地盘也不可能。

若不得不去别人的地盘,他更喜欢把对方的地盘抢过来自己独占。

他警觉性极高,若枕边突然多了个人,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将对方当成侵入自己地盘的贼子,然后一掌震碎对方的五脏六腑。

萧洛寒不禁瞄向小妖。

这具身体娇娇弱弱的,他若不小心动了手……

罢了,他多加克制便是。

若他这次不配合,褚生秋又要发神医高徒的脾气了,闹得慌。

“小妖儿,本王今晚宿在你这儿。”萧洛寒突然道。

说这话时,男人维持着一副沉浸在兵书中无法自拔的模样,没有看她。

南鸢更绝,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只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好。”

萧洛寒心下不满,抬头看她,拧眉沉声,“本王说,今夜宿在你这儿,你真听清楚了?”

南鸢没理他。

狗王爷一把抽走了南鸢手上的书,拉长脸道:“本王问你话,你就好生回答。小妖儿,你这些日愈发恃宠而骄了,信不信本王把你丢到柴房里饿上几日?”

书被夺,南鸢怒,眼中的嫌弃如有实质,都快喷他脸上了,“你怎的如此聒噪?我不是回答了?你还要我答应几次?”

萧洛寒震惊到有些发懵。

这小妖儿居然说他聒噪?还用这种嫌弃的眼神看他?

反了天了!

萧洛寒怒斥:“你那是认真答话的样子?你看看本王下面那些人,哪个回答问题是你这样的?”

若非还要用这小妖治病,他定要赏她几十大板,打得她皮开肉绽,再不敢这么无法无天!

杀神定北王大发雷霆,一般人早就吓得五体投地,大呼饶命,然而眼前的小妖不仅丝毫不知悔改,还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他们是下属,我是跟你定北王明媒正娶的定北王妃,是你的夫人。你见哪家夫人跟自家夫君说话,还要唯唯诺诺小心谨慎的?”

萧洛寒听到“夫君”二字,整个人一愣,心里那点儿怒火和郁气突然就……泄没了。

心尖尖儿上爬出来一丝古怪的情绪。

萧洛寒盯着她看了很久,神色微妙。

夫君?

夫君能是这小妖随口叫的吗?

不知所谓,胆大包天,异想天开。

罢了,这小妖大概生在乡野之癖和深山老林之中,不懂什么人情世故。

他堂堂定北王,何必跟这乡野小妖一般见识。

南鸢扫他一眼,朝他伸手:“书,还不还来。”

萧洛寒嘴角一咧,将书递过去,眼瞅着就要被她触碰到的时候,又咻一下收了回去,当着她的面儿,炫耀般抬臀,放书,再一屁股坐上去,来了个泰山压顶。

行为十分之恶劣。

南鸢:……

幼稚鬼。

等南鸢的注意力不得不落在自己身上之后,狗王爷才怪里怪气地问:“小妖儿方才唤本王什么?”

“你这小胆儿可真肥,本王何时承认你这个假王妃了,嗯?

你居然以定北王妃身份自居?想得可真美。”

南鸢将他这副蠢兮兮的模样收入眼底,心里呵呵一声。

萧洛寒那帅气的狗头再次凑近,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她,语气十分欠扁,“你要真想当这个定北王妃也可以。你若把本王伺候得舒服了,本王一高兴,指不定就承认你这个王妃了。”

南鸢看他半响,意味深长地道:“其实,王爷想要了可以直说,我身为王爷的王妃,自会满足王爷的欲念。不过,今夜王爷不可贪吃,至多三次。”

萧洛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