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68章 小妖儿,我会很温柔

第168章 小妖儿,我会很温柔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49  |  更新时间:

第168章 小妖儿,我会很温柔

萧洛寒:此话十分耳熟。

似乎是他对小妖说过的话?

这小妖能耐了,居然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萧洛寒有些羞恼。

当日是因为怕饿着这小妖,他才好心要喂她的,为了她身体着想,甚至减了次数。

如今,这小妖却拿这话来奚落他?

“可笑!你随便找府里一个下人问问,本王可是那等贪花好色之人?

本王多年来清心寡欲,洁身自好,连通房丫鬟都没有一个。放眼全京都,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我这样?

小妖儿你每日梳妆打扮的时候都不照镜子么?

你长得这般丑,本王对你能起什么欲念?本王什么美人没见过……”

萧洛寒念念叨叨一堆,将自己这位淡雅若兰的小王妃贬低成一个奇丑无比的丑八怪。

南鸢全程听完,不羞不恼,面不改色地反问一句,“那王爷今夜宿在这儿,只是为了跟我盖被子纯聊天?”

萧洛寒表面稳如老狗,亦反问:“不然你以为?”

南鸢眉宇间流露出几分惋惜之色,“我以为王爷是想与我酣畅一场,我都准备好了。原来,是我想多了。”

萧洛寒:等等!准备好了是何意?

短暂的绮念之后,萧洛寒突然觉得胸闷气短。

他含糊不清地回了句:“小妖儿若实在想要了,本王可以满足你。”

南鸢:“我这些日修身养性,愈发清心寡欲,暂时没这方面的需求。什么时候王爷对我这张寡淡的脸有欲望了,我再配合王爷。”

萧洛寒:……

好生憋闷。

萧洛寒绷着脸继续“看”书了。

老子稀罕?

这天晚上,狗王爷果然规规矩矩的,还故意跟南鸢隔开半人宽的距离,一整晚都没有越雷池一步,特别的硬气。

第二日。

南鸢看向迟迟没有离开的狗王爷,纳罕道:“今日并非休沐日,王爷不去军中?”

萧洛寒唔了一声,“今日身体有恙,不去了。”

南鸢点点头,不说话了。

萧洛寒顿时沉了脸,“本王说自己身体有恙,王妃难道不应该问本王哪里不舒服?”

南鸢顿了顿,解释道:“我看出来了,所以没问。”

萧洛寒狐疑,他根本没病,这小妖能看出什么?

南鸢饮了口茶,不疾不徐地道:“王爷近日烦躁易怒、口干眼涩、面红目赤,此乃阳气亢盛,肝火过旺之症。肝开窍于目,主藏血,主疏泄,在体合筋,其华在爪,肝在志为怒、在液为泪,与胆相为表里……

龙胆草、柴胡、生地黄、泽泻、木通、当归、甘草……和黄连熬制成汤药,服下即可清热泻火。”

萧洛寒听到那句“阳气亢盛、肝火过旺”,一张严肃冷厉的脸差点儿没绷住垮掉。

这小妖又在奚落他!

但转念一想,小妖故意提到这八个字,莫不是在……变相邀请他?

他差点儿忘了,女子大多脸薄,小妖虽然异类,如今却也是个女子,这种事她羞于启齿也是正常。

萧洛寒目光时明时暗,一番思忖之后,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

口是心非的小妖,身体明明就想要,非不承认,拐着弯儿地引诱他。

萧洛寒看向南鸢的眼神顿时就夹杂了一丝“本王早已看破真相”的小嘚瑟。

“小妖儿真聪明,这才一个月不到,就能给人瞧病了。”萧洛寒没有吝啬自己的夸赞。

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便宜小妖,否则小东西会翻了天的。

这两日先养精蓄锐,等到发病了,他再好好满足小妖。

南鸢没去深究狗王爷那富含深意的目光,按照自己的规划该干啥干啥。

吃过早膳,看了会儿书,她才换了劲装、穿了皮靴,头发全部挽起,不带朱钗,不施粉黛,如往常一般去了校场。

萧洛寒早就从暗十二那里知道了小妖的日常,这次正好瞧瞧,小妖是不是真如暗十二所说的那般,打拳打得有模有样。

南鸢先扎马步、再做俯卧撑、平板支撑等常规动作,以此锻炼自己的腹肌、颈肌和臂力、臀力。

光是这些基础动作便用去大半个时辰。

萧洛寒发现,这些动作虽奇奇怪怪,但的确有用,于是他什么都没说,安静地立在一边看她。

一整套动作做完之后,南鸢又打了一套拳法。

萧洛寒目光微微一动,来了兴致,“小妖儿,你这拳法倒是有趣,你往我身上使几招试试。本王卸了力与你过招,也不用内力,绝对不占你便宜。”

南鸢捏了捏自己的指节,捏得咯嘣脆响,淡淡应了一声,“好啊。”

两刻钟之后,萧洛寒盯着南鸢的目光愈发热忱。

又一招没接住!

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这小妖出拳的轨迹竟难以准确判断。

要不是他反应快,躲开了,小妖方才这一拳头可就砸到了他肚子上脐上七寸的死穴鸠尾穴!

击中鸠尾穴,若力道够狠,这力道足以冲击到肝胆及心脏,令人血滞而亡!

当然,小妖这一拳的力道并不重,就算真打中了,也取不了他的命。

切磋过后,萧洛寒一把揽住她的腰肢,大喜,“小妖儿从哪儿学来的招式?竟如此诡谲多变!”

南鸢瞥了一眼他的爪子,淡淡道:“集百家之长,再根据自身喜好改进。”

萧洛寒哈哈大笑,“小妖儿所谓的喜好,莫非是专攻人死穴的阴损法子?你可知,你方才那一招差点儿要了本王的命?”

“王爷不是没事?”南鸢目光隐晦地掠过他腰椎上的肾俞穴。

书上说击中此处会冲击冲击肾脏,伤气机,易……截瘫。

不过,她也只是想想。

狗王爷虽然有些狗,但罪不至此。

若他像原世界里对待气运子女主那样对她,又是拿她挡刀,又是拿她试药,她绝对让他后悔做人。

虐身虐心已是事实,对女主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后来一句误会、自己有苦衷,然后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嘴脸,就一笔勾销了?

南鸢不懂,实在不懂。

在她这儿,可没有什么虐恋情深,如果狗王爷真虐了她的身,她绝对虐回去,并让狗王爷带着自己的后悔和真心滚蛋。

她刚穿来就被狗王爷掐脖子,这一点暂且不算在他身上,毕竟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跟身体融合,但日后,若再出现类似情况,那就……呵呵。

一连三日,萧洛寒都没有去军中,并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小王妃身后,夜间也要跟她挤一张床。

看书时,萧洛寒搂人的动作都愈发熟练了。

一手搂小妖,一手拿书。

南鸢思忖片刻,忽地问:“王爷可是……快发病了?”

萧洛寒沉默。

南鸢也沉默。

快发病了不去褚生秋那里待着,跑她这里干什么?

南鸢神色蓦地一变,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这狗王爷莫非是想——

“褚生秋想出了一个治病的新法子,本王觉得……可以一试。”

萧洛寒捏着南鸢的腰肢,难得柔情蜜语地道:“妖儿放心,本王定不会伤害到你,本王会努力保持清醒,对你温柔一些。”

南鸢:给我圆润地……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