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69章 以后,你别怕本王

第169章 以后,你别怕本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第169章 以后,你别怕本王

萧洛寒滚是不会滚的,被南鸢戳穿之后,他直接坦诚了这件事。

“小妖儿,本王需要你。本王这病生来就有,幼时几年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也并不严重,顶多脾气狂躁,想打人摔东西,可这些年随着本王杀孽渐重,这病也愈发严重了。

褚生秋和他师父试过了很多办法,都根治不了。”

南鸢看他,过分淡漠的表情让萧洛寒没来由地心中发虚。

从来都是别人躲着他的目光,可这次,他居然生出一丝仓惶的要想躲避这目光的念头。

但他没有躲避,而是直视着对方的眼,许诺道:“小妖儿,你若真是本王的良药,本王会对你好的。以后你想要什么,本王都给你。”

南鸢这副身体甜软动听的嗓音常常会叫人忽视她眼里的冷漠,可这次,她的声音也仿佛染上了冷漠的质感,带上了一丝凉意。

“第一次我身上有残余的妖力,但这次没有。王爷就不怕自己控制不住,要了我的命?”南鸢问,目光平静而清冷,面上的表情也很淡。

这个女人仿佛天生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但这一次,那力量却被一层薄薄的冰霜覆盖,让人在镇定下来的同时感觉到一股冷意,像是冬末初春的风吹过脸庞,不刺寒,却凉飕飕的。

萧洛寒微微一怔,似乎压根没想过这个可能。

他沉默片刻后,万分肯定地道:“不会,你信我,本王不会。”

南鸢静静地看了他片刻,颔首,“好,信你一次。”

要是这狗王爷真的伤害到了她,并且情节严重的话,她会考虑让他瘫痪后半生。

萧洛寒觉得小妖又恃宠而骄了。

听听,这是跟一家之主说话的口气?

而他居然不怎么生气?

他果真是受了这小妖的蛊惑,所以才这般纵容她。

罢了罢了,只然口无遮拦、不知尊卑,,并未做什么真正伤害他的事情。

小妖现在用处大得很,这点儿无伤大雅的蛊惑便依了她。

思及此,萧洛寒放弃了抵抗,彻底放任自己被小妖蛊惑。

他伸手勾起南鸢的下巴,“小妖儿,本王一直不解,为何你丝毫不惧本王?”

萧洛寒没有察觉到,所谓的抵抗和防备卸去之后,自己连说话都温柔了不少。

南鸢打量他,“两只鼻孔一张嘴,与常人无异,有何可惧?

你身上让人畏惧的东西便是你掌控普通人的生杀大权,但你并非滥杀无辜之人。”

萧洛寒目光幽幽地盯着她,眉间的戾气都好似散开了,“小妖儿,如果你见过本王发病时的样子,兴许就不会这么说了。不过本王听了这话还是很高兴。以后,你都别怕本王。”

南鸢斜斜瞥他,“王爷好像忘了,我刚来就见过你发病的样子了。”

萧洛寒一愣,然后摇头,“不一样。以往本王发病的样子比那更可怕,次次都会见血。”

南鸢颔首,“嗯。”

萧洛寒以为她不信,“本王不是故意吓你,原本在本王跟前侍奉的是夜三和夜七,但是有一次本王发病,把夜七打得吐了血,夜七受了很重的内伤,要三五年才能恢复。

还有一次,本王发病时杀了府里一个下人,一刀切断了他的脖子。那人当场血溅三尺,府里的人都吓坏了。

那人是府里的老人,自开府的时候就跟着本王,本王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被太子收买。

他给太子送去的消息让本王折损了两名暗卫和十三名护卫。”

说到此处,萧洛寒身上的气息都变了,很沉很冷,戾气环绕。

被这尊杀神的戾气笼罩,那感觉并不好受,但这么点儿戾气对旁边这只上古凶兽来说,大概只能算是婴孩的怒火。

萧洛寒嘴角微勾,笑得有些恶劣,“本王查到他之后,他跪着哭着求本王饶他一命,说太子捏着他一家老小的命,他也是被逼无奈。

但他跟随本王多年,岂能不知本王的本事?本王难道护不住他一家老小?

本王若放过他,又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那些人?

正巧,本王想起自己快犯病了,便暂且留他一条小命。可笑那人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沾沾自喜,还当本王是那种念及旧情的大善人。本王不过是为了物尽其用,特意留他到那个时候,也只是为了让本王发病时解一解杀瘾。”

萧洛寒转了转脖子,突然朝南鸢咧嘴一笑,笑得有些瘆人,“小妖儿,本王比你想象中可怕多了。”

南鸢并未被他故意露出的阴鸷目光和恶劣嘴脸给吓到,“所以,这就是王爷格外痛恨暗桩的原因?”

萧洛寒冷笑:“本王不该恨?本王可没心思跟这些人周旋,逮住一个就杀一个,管他是老人还是女人,亦或者,孩童。

越是看上去弱小的人越危险,这个道理,本王早就懂了。

原先本王无意争斗,只想保住这条命,可这群人就像那恶臭的苍蝇一样,怎么敢都赶不走!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他们才能放心,还是说他们在心虚什么,所以才想我死?我母后的死是不是跟他们脱不了干系?还有徐家,什么卖国求荣,我不信,一个字都不信!父皇居然株连九族,他好狠的心!本王要杀了他们,杀了这些恶臭的人!所有欺负过我的人,统统杀掉!杀了这群——”

南鸢突然伸手覆在他手背上,淡淡道了句:“萧洛寒,你发病了。”

萧洛寒一双眼不知何时变得赤红充血。

嘶哑的发泄恶念的声音被打断,冲破牢笼的野兽慢慢转眼,含着戾气和煞气的目光落在南鸢身上。

“本王察觉到了。小妖儿,趁本王现在理智尚存,我们赶紧去行房事。”

南鸢看了看他发红的眼和青筋凸起的额。

都这样了,还不忘耍流氓。

“稍等,我去点香。”

上次那香,南鸢觉得不错。

萧洛寒红着眼盯她,“点香作甚?”

南鸢实话实说,“不点香,我无法动情。”

萧洛寒虽然发病了,但也知道这句话是对他赤果果的侮辱!

这该死的小妖精!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一把抄起她的腰就往床上走,“本王长得俊美无俦玉树临风,看本王这张脸你还动不了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