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71章 以后,都不准你离开

第171章 以后,都不准你离开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2  |  更新时间:

第171章 以后,都不准你离开

萧洛寒呆滞片刻后,猛然回神,瞪大眼看她,“小妖儿?”

说着,立马伸手推她一把,“小妖儿,可是你回来了?”

南鸢有些疲乏地嗯了声,“王爷帮我叫水吧,沐浴完再睡。”

这次没有厮杀,她还保留了一点儿力气,可以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再睡。

她刚才给了萧洛寒一个机会,萧洛寒抓住了,她还算满意。

不过,南鸢不光是为了吓唬萧洛寒,她是进空间去找东西的。

男欢女爱这事儿果真讲究一个旗鼓相当,如方才那般,她没有服用大力丸,身体也尚未调理到最佳状态,再加上萧洛寒发病,动作孟浪至极,持久力惊人,初时两人还算和谐融洽,时间一长,她落下阵来,那感觉便不好了。

仿佛死去活来,活来又死去。

于是南鸢回了一趟本命空间,去搜罗固元丹了。

固元丹虽能强身健体、补元气,但于南鸢这样的大能者而言,却是最低级丹药。

她不稀罕,自然没有储存多少,翻来翻去也就翻出了五瓶。

以后每三天吃一颗,再配合现在的训练。

大概不出两个月,她的身体强度就能跟萧洛寒一个水平。

萧洛寒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布满血丝的眼死死瞪着她,如同鬼魅妖魔。

确定是她回来了,而不是其他妖魔鬼怪之后,萧洛寒松了口气。

可很快,那失而复得的情绪便被滔天怒火代替。

突然断气,这是第二次了!

绝不可能是巧合!

小妖莫非能随意离开肉身?

一想到这个可能,萧洛寒掐死小妖的心都有。

她怎么能在捉弄他之后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跟他说话?

当他定北王是什么?

“方才,你可是在故意逗本王?”萧洛寒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怒火和毁灭的欲望,语气尽量平缓地问她。

他害怕听到对方不以为意的肯定答案,他担心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真的掐死她。

不久前的惶恐无助,清晰地警示他,小妖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喜怒哀乐。

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妖精,居然能影响到定北王的情绪?

说来实在可笑!

她若是故意的,他、他……一定得杀了她。

男人愤怒又憋屈的情绪太过浓烈,南鸢想忽视都难。

她睁开眼,平铺直叙地阐述事实,“我跟这肉身还未完全融合,极易元神出窍,在身体受到重创之时,元神会自动抽离,这是我无法控制的。”

这话当然是南鸢胡诌的。

一般人的鬼魂太脆弱,想上别人的肉身,要看两者的气场,或者说磁场符不符合。

而两个人磁场相合的概率小之又小。

若非如此,这阳间早便乱套了,因为每个刚死之人都能被孤魂野鬼占去身体。

但南鸢不一样,她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她元神强大,完全能够以自身磁场覆盖之。

她若是缺德一点儿,还能直接进入活人躯壳,将原来的元神灭杀,强行夺舍。

不过,她虽不算什么好人,却也没有当强盗的癖好。

这天下所有躯壳,再好又如何好得过她自己的?

萧洛寒听到她的话,眼里肆虐的狂暴微散,他深吸一口气,突然将小妖搂入了怀里,头抵着她后脑勺,声音沙哑地问:“小妖儿,你当真不是在捉弄本王?”

南鸢:“身体感觉到不适,有了危机感,元神本能抽离罢了。

不过,我的确不是非这具身体不可。”

萧洛寒听到这儿,目光一颤,手臂猛然收紧。

南鸢恍若未觉,打了个哈欠继续道:“若是遇到更好的肉身,说不定我就离开这里了。”

这话自然又是胡诌的。

“不准离开!”萧洛寒突然低叱出声,情绪再次失控。

“小妖儿,不准离开本王!听到没有?本王不准你离开!”

萧洛寒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十分可笑。

就在不久前,他还纠结于要不要杀掉这小妖,因为她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情绪。

不管这小妖有没有对他用妖术,他都确确实实被她影响到了。

身处朝堂纷争之中的定北王,身边怎能留下这么一个人?这人会为他带去数不尽的麻烦,还会影响到他的诸多判断。

可笑他总防备着这小妖,小妖却压根没有将他的防备当一回事。

什么定北王妃,小妖根本不稀罕!

她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她可以抛弃这副肉身随时离开!

理智告诉萧洛寒,这样才是对的,他就把小妖当成陪伴自己一段时间的宠物。

宠物有离家的时候,离家也就离家了,重新找一个就是。

可是——

他不想!

他要一直留着她,他不想小妖离开!

小妖也不是什么宠物。

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鲜活。

她大多数时候很安静,不吵不闹,但一旦生气起来,连他都不会得到好脸色。

她似乎从未将他当成什么定北王,他一方面觉得小妖无礼,不知死活,可心里隐秘处何尝不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人人都惧怕定北王。

她不怕。

而他,喜欢她不这份无所畏惧的坦然。

“小妖儿,本王会对你很好很好,以后都不要离开本王可好?”萧洛寒将她紧紧地、紧紧地禁锢在自己怀里,有些霸道地问她。

南鸢扫了眼那魔爪,平静地道:“王爷日后不对我虐身虐心,我小日子过得舒坦的话,又为何要离开?”

“小妖儿,何为虐身虐心?”狗王爷虚心求教。

“所谓虐身,便如你方才那般,不顾我身体条件,强行要我,弄得我遍体掐痕,浑身乏力;再严重一些,王爷动手伤我,譬如拿我挡刀试药,折我手腕、掐我脖子,关我进柴房。”

萧洛寒眼角狠狠一抽,急忙打断她的话:“拿你挡刀?试药?本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南鸢眼睛往后一斜。

萧洛寒继续辩驳,“本王说要关你进柴房,那只是故意吓唬你,本王若真想这么做,你这小脸蛋儿可能变得这么红润?小妖儿不觉得你这些日丰腴了许多?”

南鸢:……

“因着你,本王特意让厨房多在吃食上花费心思,生怕你吃不好。至于今晚这事儿——”

萧洛寒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有些含糊不清地道:“之所以没有及时停下来,一是本王发了疯病,意识混乱不清,本能居上,二是……本王觉得小妖儿喜欢。

本王行军打仗多年,听过不少荤话,军营里那些有了媳妇的将士常说,女人常常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那就是很想要,说轻点,那就是要重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