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74章 小妖儿,坐稳了

第174章 小妖儿,坐稳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

第174章 小妖儿,坐稳了

萧洛寒起初有些懵逼,在意会到什么之后,面容瞬间扭曲。

因为南鸢明确表示,她也想知道这药粉的药性,所以——

此时,她也在场。

褚生秋这话不仅让萧洛寒面容扭曲,南鸢的脸上也有了异色。

堂堂一国之母,私底下竟藏着这种污秽药?

不过,那女人的意图倒不难理解,最近正是定北王荒淫无度的时候,这种不雅的死法很符合当下的传言。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褚生秋为何觉得这虎狼之药是萧洛寒自己搞来的?

南鸢狐疑的视线落在萧洛寒脸上,令他本就扭曲的面容又扭曲了几分。

“褚生秋,你以为这药是本王自己找来的?”萧洛寒咬牙切齿地问。

褚生秋有些迟疑地道:“莫非……不是?”

虽然王爷后来又跟王妃多次行鱼水之欢,但那一日王爷黑着脸含含糊糊地跟他说自己状似得了隐疾的画面太让人难忘了。

褚生秋怀疑王爷最近又遇到了这种情况,然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王爷怕自己这个老友取笑他,所以背着他去了其他地方找秘药。

萧洛寒飞快地瞄了南鸢一眼,气吼吼地道:“当然不是!本王身体好得很,哪里需得着这种秘药!”

萧洛寒知道褚生秋这嘴又毒又臭,却没想到他居然眼睛眨也不眨地当着小妖的面说这种事,还也不怕污了他家小妖儿的耳朵!

“可上次——”

褚生秋话到一半,对上萧洛寒杀人一般的目光,再瞄一眼旁边面带疑惑的王妃,突然住了嘴。

他微微一笑,一副我都懂的表情,冲眼前因为自尊心被践踏异常愤怒的男人道:“不是就不是,我信王爷。”

虽然王妃不是普通女子,但这事儿当着女子的面儿说,的确有欠妥当。

“你信个屁!你这表情像是信本王的样子?”萧洛寒狠狠瞪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南鸢,说话从夹枪带棒变得春风和煦,“小妖儿,你别听褚生秋胡言乱语,他与本王素有龃龉,总喜欢坑害本王。”

褚生秋听着粗老爷们定北王这温柔软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私底下就是这样跟王妃说话的?

我的天,受不了。

南鸢点点头,对褚生秋道:“这是皇后给我的药,褚大夫还是好生分辨分辨,这药可还有别的害处。”

褚生秋一听这话,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玩笑之色,肃然道:“给我一个时辰,我仔细辨别成分之后,再来告知王爷和王妃。”

他的态度有些变了,若是以往,他只会说告知王爷,并不会加上王妃,可这次……

褚生秋看向南鸢的目光多了一丝赞赏。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一国之母,掌控后宫大全;

一个是不受宠的皇子,母族死绝,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才受封定北王。

可王妃如今为了王爷,果断地倒戈相向,丝毫不惧皇后知道真相后的报复。

褚生秋感叹道:这就是可歌可泣的爱情啊!山无棱,天地和,乃敢与君绝!

王妃为了王爷牺牲可太大了!

褚生秋辨别药粉成分要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萧洛寒和南鸢自然不可能干等着,两人去看了那匹新得的碧骢驹。

那碧骢驹生得十分高大,胸廓深长,骨骼坚实,四肢修长且坚实有力,肌腱和韧带都发育得极好。

再加上那一身青白掺杂如玉一般的毛色,远远望去,真如一座玉雕的马儿一般,漂亮极了。

萧洛寒没有给小妖挑四肢短小的草原马,这碧骢驹跟他的坐骑疾风一样高大健美。

“这碧骢驹虽然脾气温驯,但奔跑极快,因为春、秋季脱换毛发一次,汗腺发达,不畏严寒酷暑,哪怕在雪地里也能跑得极快。这马是本王花重金买来的,小妖儿可喜欢?”

南鸢看了眼那英俊的高头大马,颔首,“是匹好马,王爷用心了。”

她对骑马没什么兴趣,毕竟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骑的都是什么魔狼魔蛇魔豹,个头有房屋高、长着獠牙流着哈喇子的那种。

后来过了装逼的年纪,才低调了许多,喜欢自己走了。

萧洛寒没有看到想象中小妖欢喜雀跃的场景,微微有些失望。

他搜罗这么久得来的宝马,要是赏赐给别人,别人早就感激涕零了,他的小妖儿却不稀罕。

瞧她这平静的模样,还不及平时送她一颗夜明珠来得欢喜。

萧洛寒想,看来日后还得多多搜罗一些珠宝送给小妖儿才行。

“可会骑马,本王带着你遛一圈?”萧洛寒问。

“行,你带我。”南鸢道。

她当然会骑,但是没什么兴致,又不想拂了他的好意。

萧洛寒听了这话,真以为她不会骑马,顿时来劲儿了。

如小妖儿这般要强不服输的性子,定是因为不会骑马才不喜欢马,等他教会她了,她肯定爱不释手!

没等萧洛寒取来凳子,南鸢便一脚踩在马镫上,身子一跃,右腿很轻巧地跨了上去,萧洛寒嘴角微勾,一个借力,直接腾跳而起,稳稳坐在她的身后。

萧洛寒一手持缰绳,一手揽着她,“小妖儿,坐稳了!”

他的语气有些兴奋,心里已经脑补他带着小妖儿在校场上疾驰,小妖儿又害怕又兴奋,一路哇哇大叫的场面。

那场面何等快哉!

然而事实是——

碧骢驹在校场上越跑越快,两人耳畔都生了风,萧洛寒怀里的女人面色不改就算了,连心跳声都没有乱一下。

跑了七八圈,南鸢觉得遛马遛得差不多了,便示意萧洛寒停下,“这马不错,几日后的围猎我就骑它,不过昨日的那本医书还没看完,我先回听雨阁了。”

萧洛寒哦了一声,身姿风流地跳下马,还甩了下衣摆。

南鸢没看他,也跳了下来。

看着小妖面不红心不跳腿也不软的模样,萧洛寒眼里满满的赞赏,心里却空落落的。

唉……

女人太柔弱吧,他觉得烦,但如小妖儿这般坚韧刚强吧,他又想看她娇娇弱弱一次。

他是不是有毛病?

褚生秋那边,药粉的具体成分出来了。

“主要成分是那虎狼之药,但在这之外,我还找到了一种花粉。

这花粉是慢性毒,一次性多服的话,至多呕吐腹泻,可若每次少量,长此以往,不出一年,服用的人就会变得痴傻。”

褚生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里会慢慢退化到三四岁的智力。”

萧洛寒的脸顿时冷沉下来,眼中杀意肆虐,半分不加遮掩。

“本欲再多等一年,但她都算计本王的命了,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