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75章 围猎,夫妻相

第175章 围猎,夫妻相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4  |  更新时间:

第175章 围猎,夫妻相

萧洛寒这夜没在听雨阁留宿。

夏柳很快打探到消息,说王爷在书房忙活,估计会忙到很晚,到时候在书房歇息。

萧洛寒这人的性子就跟他的脸一样霸道,每日非要让南鸢枕他的臂弯睡。

如今没了那臂弯,南鸢只能再枕回玉枕。

习惯了上个世界的软枕,这个世界的玉枕极不习惯,两相对比之下,萧洛寒的臂弯枕着还算舒服。

南鸢没有睡意,便用神识呼叫虚小糖,问了一个问题,“这次围猎可会发生什么?”

虚小糖过了一会儿才应声:“鸢鸢,我刚才沉迷于看书无法自拔,你说啥?”

南鸢:……

崽崽酷爱学习,挺好。

只是它学的东西,南鸢总觉得不靠谱。

“此次围猎,萧洛寒是不是筹谋了什么?”南鸢问。

小糖立马道:“没有呀,主线剧情是从气运子女主穿越过来之后才正式展开,在这之前太子和五皇子六皇子暗中较劲,定北王隔岸观火,啥事儿都没有做呢。”

这什么围猎,爹爹的手札上提都没提,足见多么不重要。

南鸢也不知信了没有,转移话题,说起了别的,“小糖,整日待在空间里,可会觉得无聊?”

虽然放出精神力笼罩四周,就能看到方圆几里的景象,但小糖怂,不敢频繁使用精神力窥探空间外的世界,生怕被天道发现。

虚小糖声音脆生生地回答道:“不无聊呀,我有好多好多的书要看。而且鸢鸢超腻害哒,我都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某只幼崽什么忙都帮不上还特别自豪。

“不过鸢鸢,我们什么时候干正事呢?”小糖问。

“正事?”

“就是做好事积攒功德和信仰之力。”

南鸢沉默片刻后,道:“等我医术练到家了,就去江湖上悬壶济世。”

小糖哇的一声,“太棒了!但是鸢鸢,你不是不想离开定北王府吗?你说你睡过他了,他就是你的男人,你不会把他还给气运子。”

南鸢微微蹙眉。

“还”这个字,她不喜欢。

虽说气运子女主和男主是天定姻缘,但凡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她又没死,男主现在是她的,谈何还字?

不过,南鸢想起第一个世界天道的骚操作,总觉得天道会摆她一道。

到时候,她可能会被迫给气运子挪位儿。

狂妄也得看资本,现在的她到底是凡胎肉身,非同以往。

这一点,南鸢心里门清。

“小糖,你可知何为天定姻缘?

如气运子女主和定北王这般,天道一早就安排好的姻缘,便是天定姻缘。

我很好奇,萧洛寒若是遇到自己的天定姻缘之人,会怎么做?”

小糖惊喜道:“鸢鸢你能想开太好了!咱还是乖乖给气运子腾地方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咱不缺男人!有我在,我给鸢鸢挑很多很多美男!”

南鸢:……

果真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

南鸢是个开明的家长,虽然觉得小糖的空间里有很多乌七八糟的书,但她并未没收。

萧洛寒果真很忙,直到第二日傍晚,南鸢才看到他的身影。

打量过后,南鸢微讶。

说来奇怪,明明只一日未见,这人身上的煞气便浓了些,估摸又在心里想着杀谁了。

“小妖儿,此次去虎山围场,山中可能有豺狼虎豹,届时你跟紧我,不要乱跑。”萧洛寒叮嘱道。

皇家围场一共有五个,虎山围场是最近的一个,亦是最大的一个。

此处山高丛密,水美草丰,除却獐、狐、鹿、兔、野鸡等草食动物,更有虎豹熊狼等猛兽,即便每个人都能带一队随行侍从,也仍有很大危险。

南鸢点点头,“好,我跟着你。”

微顿,她开门见山地问:“这次围猎可会见血?”

四周都是萧洛寒的人,南鸢并不怕隔墙有耳。

萧洛寒神色登时一变。

没想到小妖儿观察入微,他这两日的异常竟没能瞒过她。

暗中那些事本该瞒着眼前她,但鬼使神差地,萧洛寒点了下头,“十之八九。”

南鸢便没有再问什么,“王爷保护好自己。”

萧洛寒听到这话,偷偷咧了下嘴。

他都说了小妖儿可信,下面的谋士非要让他提防。

听听,小妖儿多关心他啊。

“小妖儿,围猎一去就是半个月,今晚行房事可好?”

南鸢:……

狗王爷的邀请一如既往的直接。

她还没点头,只是一个转眸轻瞥,萧洛寒便意会了她的意思。

他猛地上前一步,急切地将人搂入怀里,裹着那小嘴儿亲了起来。

交换了一个以前定北王觉得恶心吧啦的勾缠深吻,激烈得啧啧作响,掀起浪涛。

……

天空暗黑下来,今夜没有星星。

一条巨龙呼啸着刺入长空,在黑暗中甩动着庞大狰狞的身躯,摩擦间,竟划出一道又一道的星光,令长夜为之轻颤。

凶猛的龙兽时而横扫猛进,时而如九天银河直坠。

所过之处,渐渐风起云涌。

最后,终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吼——”的一声长啸后,巨龙直冲云霄,似要撕破夜空,令黑夜为之猛颤。

龙兽大口一张,喷吐水柱,同时,夜幕降下瓢盆大雨。

暴风雨过后,夜色如洗,繁星布满了夜空。

听雨阁里一阵水波击打之后,下人搬走浴桶,悉数退下。

星辉从纸窗透过,朦朦胧胧地勾勒出床上相拥而眠的一对男女。

男人搂着女人,打起了小呼噜,女人则微微歪头,枕在他的臂弯里,睡颜安详。

雨过的夜晚格外安静,连虫鸣声都没有。

两日后,围猎大队出发,浩浩荡荡。

除却当今圣上和皇后,数名宠妃、皇子公主、宗室和数名大臣随行,还有左牵黄右擎苍的猎队、身披铠甲腰挂佩刀的骑队、以及精英护卫队数千人。

长龙一般的队伍抵达目的地后,原地休整两日,第三日开始围猎。

腰身比年轻时肥了两大圈的老皇帝开弓射了一头梅花鹿,众人喝彩,狂吹一阵彩虹屁之后,便是皇子公主们结队射猎。

南鸢今日穿了一身玄色骑马劲装,头发高束,发髻似男子简洁,却簪了一圈珠花,一把细腰用玉带扎紧,堪堪一握,脚蹬皮靴,背负弓箭,身材纤细却飒爽干练。

萧洛寒亦是一身玄色劲装,服饰花纹与身边女子同源,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格外惹眼。

两人一个坚挺威武,一个英姿飒爽,皆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极有夫妻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