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77章 小妖儿,你好没良心

第177章 小妖儿,你好没良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1  |  更新时间:

第177章 小妖儿,你好没良心

南鸢知道,这是见血了。

只是,见血的是谁?

是在丛林里狩猎的太子?还是某个皇子?亦或者,坐在观猎台的皇上和一众后宫妃嫔?

南鸢看萧洛寒的表情,便知这跟他那几日的忙碌有关,十之八九有他的手臂。

不过,萧洛寒行事谨慎,必不会让自己沾上血,借刀杀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或是蛊惑,或是推动。

很快,两人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皇上携皇后和几位妃嫔在观猎台上观猎之时,暗中突然射出一支冷箭,直冲皇上而去。

那时皇上左边站着皇后,右边站着盛宠的梁贵妃。

本能之下,皇上竟一把扯过皇后挡在了身前。

皇上因此躲过一劫,皇后却中了箭,正在抢救中。

群臣和一些因年纪尚小没参与狩猎的皇子公主们都在观猎台上,全都目睹了皇上那自私至极的举动。

颜面尽失狼狈不已的老皇帝雷霆大怒,当即封锁现场,下令彻查。

射中皇后的是一根袖箭,袖箭轻短,可暗藏于袖中的特制箭匣中,但射程在三十米之内,离皇上三十米之内的都是亲卫、大臣和皇子公主嫔妃等人。

难以想象,这些人里竟有人胆大包天到暗杀当今圣上,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太子萧钰杰得知此事后,差点儿晕厥在地,众皇子公主则戏精上身,表达了自己对父皇和母后的深深担忧之情。

没人去指责皇上将皇后推出去挡箭的做法,毕竟皇上是天子,命最金贵。

表面不敢指责,但这些人心里如何想的,旁人便不得而知了。

几十年夫妻,竟被拿来挡箭。

南鸢突然想起原世界里狗王爷拿气运子女主挡箭的做法。

果真是父子。

不过狗王爷还情有可原,毕竟那时候他以为女主是对家的探子。

南鸢的脸上无悲无喜,她垂下了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好在旁边还有个更冷漠无情的定北王,有他在,她这样倒不算什么了。

方圆五十米之内的人都成了嫌疑犯,排查过程中,盛怒之下的老皇帝已经开了杀戒,砍了护卫不力的亲卫队首领,又怒砍数人,怒气才渐渐平息。

而这时,射入皇后胸口的那支袖箭也被太医拔出来了。

这细小的袖箭上面竟刻着一个东宫的“东”字。

东宫太子乃未来储君,身份尊贵,拥有自己的亲卫队,而这些亲卫队所用的兵器都做有标记。

这支袖箭出自东宫。

太子神色大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父皇明鉴,儿臣绝对不会干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此事疑点重重,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还望父皇明察!”

此事的证据虽然指向东宫太子,但太子还没有这么蠢,不可能用刻有东宫标志的暗器刺杀皇上。

皇上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盛怒之下还是狠狠敲打了太子一番,然后一双浑浊却犀利的老眼挨个自自己的皇儿们身上扫过。

他正值壮年,他的这些儿子们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抢夺这个位置了。

好,好得很!

围猎匆匆结束,冷箭一案追查数日,最终查到了一名太子党羽身上。

这名党羽又在暗中接触过很多人,有五皇子的党羽,六皇子的党羽,还有数位保持中立的大臣,案件变得扑朔迷离……

最后,皇上诛了此人九族,此案不了了之。

只是自此之后,皇上把手中的大权攥得更紧了,并接连寻由头处置了几个大臣,这里面有的是太子党羽,有的是五皇子和六皇子党羽。

一时之间,文武百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每日心惊胆战,生怕圣上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这全朝文武百官,不站队的能有几个?

定北王府。

萧洛寒正盯着那写字的女子,目光深邃。

不似她卧在软榻上时放松慵懒,坐在桌前写字时,女子脊背挺直,姿势端庄又优雅,低垂的眉眼如一幅静谧的画,越看越有韵味儿。

萧洛寒看得有些移不开眼。

他总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因为幼时经历和这些年的磨砺,他很懂人心。

他曾以为,他也是懂小妖的。

可现在,他却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她好像丝毫不关心朝堂上的风起云涌,又仿佛早已堪破了一切,但不在乎。

她下定决心做什么就会竭尽全力,譬如学医,自己买来的杂书看完了,就从褚生秋那里借,遇到不懂的地方还会向他讨教。

一来二去的,这两人相处时间竟比跟他还要多。

萧洛寒心中吃味,只能警告褚生秋注意分寸。

岂料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褚生秋就被他的小妖儿迷住了,时不时在他耳边夸一句王妃天赋极佳,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萧洛寒嗤了一声,他的小妖儿不用别人夸,他知道小妖儿多厉害。

萧洛寒直勾勾地盯着南鸢看了许久,那目光就像一只野性未退的大狼狗盯着一根香喷喷的肉骨头。

南鸢正在默写百草集,虽然某人的视线十分灼热,她也只当未见。

借来的书,看一本她摘抄一本。

虽然现在记得一清二楚,但她不是个喜欢储存记忆的人。

第一个世界的琐事,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上个世界她和顾清洛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竟也渐渐变得模糊,只是与两人相处时的感觉依旧还在。

阿清黏人,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缺乏安全感;

洛洛乖巧懂事,有时候有点儿阿清的影子,有时候又很成熟,能当她的良师益友。

上个世界,她看了很多书,学到了很多知识,许多不常用,如今已遗忘了许多。

她决定把这些有用的知识摘抄下来,然后存放到自己的本命空间里,同那些秘籍心法堆在一起。

萧洛寒被冷落良久,终于忍不住了,放下矜持,重重咳了一声,“小妖儿,不如本王帮你一块抄书?”

南鸢这才抬头看他,“王爷近日很闲?”

萧洛寒伸手捏她的脸,“小妖儿,你好没良心,本王这可是在帮你。”

“那就多谢王爷了。”南鸢立马将笔转交给他,自己则去软榻上歪着了。

萧洛寒:……

萧洛寒摇摇头,坐在她刚刚坐过的位置,执笔沾了墨,认命地帮她抄起书来。

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似乎还未散去,男人鼻尖翕了翕,嘴角微勾一下,凌厉的眉眼都好似柔和了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