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78章 来喝,避子汤

第178章 来喝,避子汤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9  |  更新时间:

第178章 来喝,避子汤

萧洛寒写了几页,突然翻了翻前面的,一脸嫌弃的表情,“小妖儿这一手丑字跟谁学的?张牙舞爪,跟你这性子可一点儿不像。”

南鸢的语气难得温和:“我会好几种字体,这种是写给自己看的。”

微顿,她叮嘱道:“王爷仔细抄,抄错了可是会出人命的。”

萧洛寒听到这话,嘴唇动了动,想训斥些什么,但到底没舍得。

这小妖娇气得很,要是自己不小心惹毛了,最后还是得自己去哄,所以他又何必去惹她。

哄着供着便是。

萧洛寒也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变成这副德性。

但也就是小妖儿了。

换成别人,他早就丢出去了。

“皇后的人可再找过你?”萧洛寒想起正事,不禁问她。

“她找没找过我,你会不知道?”南鸢反问。

萧洛寒顿时低笑一声,“本王从暗卫口中得知,跟小妖儿亲口告诉本王,还是有些区别的。”

南鸢点点头,“那我亲口告诉王爷,没有。陷害太子最可疑的人是五皇子和六皇子,皇后忙着复仇,哪有心思再管别人。”

萧洛寒听到这话,心情十分愉悦,手中的毫笔都仿佛飞舞了起来。

“那毒妇中了一箭之后,身体大不如前,兴许会走在母妃前头。”

他口中的母妃自然是贤妃。

贤妃身子之所以亏损这么严重,没几个年头可活,就是因为年轻时两次小产。

而贤妃的两次小产,跟皇后那个毒妇脱不了干系。

若当日对准皇上的那枚冷箭是别人放的,皇上或许会觉得愧对于皇后,毕竟他情急之下拿她挡了箭。

可偏偏这箭出自东宫。

有了这么一出,皇上的愧疚没了,还会给自己找“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借口,觉得皇后挡箭是在替自己儿子抵消罪孽。

尽管皇上很清楚,太子极有可能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本就不受待见的皇后从那之后更不受皇上待见,连带着太子也越来越不被喜欢。

而嫌疑很大的五皇子和六皇子也让皇上心里有了刺,两人的生母淑妃和梁贵妃不复以往盛宠,老皇帝更愿意宠幸后宫新人了。

如今,重权的老皇帝看哪个皇子都觉得他们在觊觎自己的皇位,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他渐渐开始重用那些身体患疾、肯定跟皇位无缘的皇子们。

定北王恰好满足这样的条件,老皇帝看他的目光都和善了不少。

暗流涌动中,冬去春来。

南鸢已经从褚生秋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然,因为传承的问题,褚生秋没有把最精妙的医术和药方传给她。

加上有定北王这个助力在,无论南鸢想要什么样病症的病人,定北王都能让人给她找来,所以她也不缺乏实践经验。

不过,南鸢还是有些遗憾,没能在上个世界学医,毕竟那个世界的医学更为完善。

夜三找来了新的病人,南鸢把完脉,对褚生秋道:“是盲肠发炎。桂枝尖三钱,泡苍术五钱,闽泽泻四钱,泡白术六钱,结朱苓四钱,石菖蒲五钱……清水煎服,连服两日。”

褚生秋一脸赞赏,“不错。”

想起什么,他兴冲冲地道:“我已经给师父去信了,若师父答应,王妃可以拜入我师父门下,日后我们便能以师兄妹相称!”

“我也期盼能跟褚大夫成为同门。”南鸢应道。

原世界里,褚生秋遇上气运子女主甘拜下风,后来气运子女主更是直接跟褚老神医成为忘年交,彼此讨论医术,双方皆倾囊相授。

南鸢虽然觉得自己能吃苦,脑子也不错,但她学医时日尚短,有限的时间内,自然跟气运子女主没法比。

刚学医不久,南鸢就知道,在医术上,她是不可能超过气运子的。

妄想气运子女主因为她医术高超而对她心存敬仰,大概做梦来得快。

但后来她自己越学越有兴趣,便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若拜到褚老神医的门下,能学到的东西更多,南鸢自然不会拒绝。

“褚大夫,王爷回来了。”夜六突然提醒一声。

褚生秋一听这话,立马溜了,免得那个醋坛子又对他横眉竖眼。

“小妖儿!”萧洛寒一进门就抱着自己的王妃亲。

今夜的他格外热情,南鸢的体能早已至巅峰,完全招架得住。

狗王爷不知道从哪儿学来了一些新招式,迫不及待地与小妖演练。

两人酣畅淋漓、不知餍足。

南鸢的心情还算不错,因为狗王爷伺候她伺候得越来越好了,对她也十分纵容,几乎有求必应。

只是,第二日清早,当狗王爷端着一碗药,十分体贴地吹凉了喂她,南鸢的好心情全都见了鬼。

“什么药?”她看向坐在床边、神清气爽的狗王爷。

萧洛寒毫不避讳地回道:“避子汤。本王尝了一口,不是很苦,小妖儿一口喝了它,本王已经给你准备了蜜饯。”

南鸢盯着他,面无表情。

萧洛寒被她盯得有些不舒服,莫名地有些心虚,他解释道:“以前不喝,是因为你身子没调养好,不易受孕,但如今小妖儿身体无恙……以防万一,小妖儿还是喝了这药为好。”

微顿,他目光闪了闪,淡淡道:“本王还未曾有要孩子的打算。”

说到后面,萧洛寒心底的那种心虚烦躁感越发浓重了。

事实上,他之前根本就没打算让小妖儿给他生孩子。

后来,他改变了想法,觉得小妖儿给他生一个孩子也不错。

只是如今政局不稳,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他想等朝堂稳定之后再说。

他也算是为了小妖儿好,可她却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仿佛他做了多可恶的事情一样。

萧洛寒原本还算柔和的表情顿时就变得紧绷起来,一脸不悦,“小妖儿不肯喝?你就这么想给本王生孩子?”

南鸢轻轻将药碗推开,“王爷打算以后日日让我喝这东西?避子汤长期服用,对人身体有害,严重者可能终生不孕。”

萧洛寒先是一愣,脸上的不悦瞬间就散开了,甚至哈哈笑了两声,“原来小妖儿是怕这个?这避子汤是褚生秋改良过的方子,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便是长期服用也无碍。

小妖儿放心便是,本王怎么舍得害你?”

南鸢斜他一眼,“王爷有心了,不过这东西我确实用不着,因为我本就终身不孕。”

哐当一声。

狗王爷手一松,手里的汤碗突然摔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