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80章 不好,王要纳新人

第180章 不好,王要纳新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2  |  更新时间:

第180章 不好,王要纳新人

南鸢一开始气恼的并不是狗王爷不想要孩子这件事,而是他让自己服用避子汤,并有长期让她服用此药的打算。

孩子?

不可能的。

三千世界里的任何一个世界都不可能。

她并不确定自己在每个世界逗留多久,或许像上个世界那般,因为有很多东西让她觉得有趣,所以在那个世界活到了老,也学到了老。

也可能像第一个世界那般,阿清去世,主线走完,她便离开了那个操蛋的世界。

她在每个世界逗留多久,除了看能否收到足够的功德值和信仰之力之外,更多的是看自己的心情。

她本就是个随心所欲之人。

再者,她的本体与天同寿,她若用这凡人之躯在中低级世界留下孩子,哪怕陪着那孩子寿终正寝,也只有短短几十载。

何必呢?

生下这些孩子,然后亲眼目睹看着他们病死或老死,自己继续与天同寿?

这是人干事儿?

日后她若想要孩子,那必定会用本体诞下一只跟她一样的上古凶兽,继承她身上强大的血脉和强悍无比的身躯。

最好还是在她实力达到巅峰的时候,如她老子和她妈那般,两人于实力巅峰之时诞下她,所以她才这么厉害。

总之,孕育后代一事需慎之又慎,急不得。

她老子十来万岁时才相继有了她哥和她,她哥也是十来万岁才有了她一群侄子侄女。

而她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一千岁。

不过,越是力量强悍的妖兽神兽,幼年期越短,它们会用最短的时间达到实力强盛的成年期,所以南鸢虽小,但并不是个宝宝。

她是个修炼狂魔,跟那群比她年纪还大的侄子干群架,她都能占上风。

·

定北王怒气冲冲从听雨阁离开的事情,很快传遍了王府上下。

所有人都知道,定北王跟定北王妃发生了争执。

一连数日,定北王都没有再踏足定北王妃的听雨阁。

春蒲和夏柳担忧无比,李妈和张妈也摸不透王爷的意思。

说是彻底冷落了吧,但听雨阁的吃穿用度,一样没减;

可若说没有冷落,王爷以往但凡有空都会往听雨阁钻,得了什么珠宝首饰,也一溜地往听雨阁送,王妃的听雨阁都快赶得上外头的明珠阁了。

即便是白天,王爷也喜欢霸着王妃的软榻,搂着王妃没羞没臊地做点儿什么,晚上就更不用说了,两人能闹腾整整一夜。

守夜的时候,她们就算一把年纪,也听得面红耳赤。

府中无人不知,王爷是把王妃放到心尖尖儿上宠着的,要啥给啥,本以为这样的荣宠能够持续很久……

“老奴以为,王妃应该去给王爷认个错。”张妈开口劝道。

虽然张妈和李妈是府里的老人,万事听从定北王吩咐,但她们跟着王妃的这些日子,王妃待她们不薄,平时能提点的话她们也愿意提点。

屋中争吵时,春蒲夏柳和张妈李妈在离夜三和夜六更远的地方守着,并不知道两人因何吵闹。

但这次势必是王妃惹恼了王爷。

只要王妃能低头认个错,想必王爷这火气也就过去了。

南鸢却摇摇头。

若是如阿清和小洛洛那般,要么会撒娇要么乖巧懂事,她愿意哄。

但狗王爷不能惯着,越惯越上天。

李妈和张妈对视一眼,齐齐叹气。

可惜了。

王妃还是不懂男人。

这对付男人,须得张弛有度,哪一边过了都不行。

不得不说,此事还是李妈和张妈有经验。

第二日,夏柳急匆匆跑进来,气得直跺脚,“王妃,不好了!王爷他、他要纳新人了!”

“什么?”春蒲急忙问:“夏柳,你这消息从何而来,可是真的?”

“我从夜六那里打探来的,千真万确!据说王爷昨日被下属诓去逛醉香楼喝酒,看上了里面一个卖艺不卖身的清倌,那不要脸的东西频频送秋波,王爷当场就花重金把人给赎了,昨夜还宿在了那贱人的屋中!”

夏柳说到这儿,气愤地又跺了几下脚。

春蒲急了,“王妃,这可怎么办?”

夏柳劝道:“王妃,不能让对方进门!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诡计多端,最会迷惑男人,都是些不要脸的狐狸精!要是王爷真把她抬进门了,还不知要怎么作妖!”

南鸢等她们叽叽喳喳地说完了,才镇定地问了句:“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将人抬进门?”

这话刚问完,不等几人回话,外面守门的李妈就快步走了进来,低声提醒道:“王妃,王爷来了。”

门外脚步声靠近,萧洛寒如一尊杀神临近。

几日不见,这个男人似乎又回到了两人初见时的样子,周身煞气环绕,面色沉沉,眉间的一抹戾气不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立在门口,不曾更近一步,仿佛这里已成一个让他无比厌恶的地方,连多往里走一步都不愿。

“本王要往府中纳一房小妾。”他神色冷漠地盯着那歪在软榻上的女子。

几日未见,她还是跟以前一样面色红润,可见这几日睡得极好,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冷落受到影响。

她歪在软榻上的身子也依旧放松而慵懒,没有因为他现在的到来而有任何改变。

萧洛寒垂下的手,猛地紧握成拳。

“明日本王便抬璃茉进门,王妃准备准备。”萧洛寒声音极冷,如裹冰霜。

南鸢凝视他片刻,声音比平时冷淡一些,“王爷当真要抬新人进府?”

萧洛寒目光微闪,冷笑道:“本王只是来通知王妃这件事,不是来询问王妃意见的。”

南鸢顿了顿,颔首,“那王爷请便,只是我也通知王爷一声,但凡你宠幸了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日后就别来我这听雨阁了。”

她要什么男人没有,岂会要一个被其他女人沾染过的男人?

这话一出,屋中几人脸色一变。

这话要不得!这不是善妒么,男人最讨厌善妒的女人!

哪怕表面上装得大度,私下里处置那些小蹄子也行啊。

萧洛寒听到这话,眼里却划过一抹扭曲的快意,“迟了,本王已经幸了璃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