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182章 她啊,没有心

第182章 她啊,没有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25  |  更新时间:

第182章 她啊,没有心

小糖虽然怂,但它很依赖南鸢,也无条件信任南鸢,可谓脑残粉一枚。

所以南鸢说什么,它就做什么。

“好吧鸢鸢,那就再等等。”

“小糖,等那位璃茉姑娘进府了,你帮我留意一下。”

“好的鸢鸢!这心机绿茶婊的确要多多留意。”

晚上,南鸢一个人照例睡得很好。

她感觉到了,听雨阁四周隐藏的气息多了好几抹。

狗王爷嘴上说得好,说什么再也不踏足她的听雨阁,却暗搓搓地找了五六个暗卫来盯她。

暗夜三十六卫中,夜十八卫早已转到明处,这些人多随定北王征战,做了将军和护卫。

而暗十八卫仍在暗处。

这些暗卫武功高强,已有不少被派出去执行任务,要么行商敛财、要么盯梢敌人,亦或者杀人取命。

而这些任务,很有可能一执行就是数载。

还能随便活动的暗十八卫,不过十个。

如今,萧洛寒却派出五六个暗卫,只为盯梢一个女人。

南鸢觉得好笑。

在她面前翻了脸逞了威风,却又在转瞬间加派人手盯梢,生怕她逃跑一般。

他是不是忘了她的话,若是弃了这具肉身不要,她可以随时离开。

哦,她好像跟他说过,比这更合适的肉身不好找,至少王府里没有。

所以,他是料定她不会现在就弃了这肉身?

南鸢的确不会。

心甘情愿为她所用的肉身,她才用得顺心。

不过,就算不弃肉身,她也有别的办法离开。

·

翌日,一顶粉色小轿从定北王的侧门进去。

清晖园的扶风阁,是距离出云阁最近的小院阁楼。

如今,这地方被赐给了新进门的璃茉姑娘。

据说当晚,定北王歇在了扶风阁。

夏柳打探完消息回来,神情欲言又止。

南鸢看她憋得慌,便道:“你说。”

“王妃,奴婢见了那位从醉香楼来的狐狸精,果真长得极美,便是奴婢看了都有些心动。”

南鸢哦了一声,“看来这女人要盛宠好些时日了。”

“王妃怎的一点儿不着急?”夏柳跺脚,一副气极的模样。

“急有何用?我就算失宠了,也短不了你们一口饭吃。”

南鸢若有所思地扫她一眼,“夏柳可是羡慕了?她一个风尘女子都能被抬进王府做妾,你身份再低贱也比她清白。她能,你自然也能。”

夏柳神色骤然一变,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指天发誓,“王妃,奴婢绝无此等歪念!”

春蒲也立马求情道:“王妃,奴婢可以担保,夏柳绝非这种人!”

这么多日相处下来,夏柳是好是孬,春蒲早就看明白了。

她虽然有几分姿色,却从未动过爬床的心思。

南鸢淡淡道:“起来吧,方才是在故意吓你,我知道你不会。”

夏柳松了一口气,却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垂着头,咬着下唇,换了一副含羞带怯的表情,“不瞒王妃,奴婢已经心有所属,还盼着王妃能给奴婢做主。”

南鸢丝毫不意外,颔首道:“若是夜六也属意你,我自会替你们做主。王爷就算冷落我,这点儿面子还是会给我。”

夏柳唰一下抬头,又惊又喜,“王妃竟知道?奴婢多谢王妃!”

南鸢当然知道。

整个定北王府,也就夜六比较好利用。

此时,扶风阁里。

萧洛寒端坐在床榻上,心不在焉。

一个身着粉色罗裙的绝色佳人跪坐在屋中的蒲团上,正低垂着头,神情恭敬地汇报着近期搜罗到的各路消息。

汇报完之后,她深深叩首,“属下无能,让主上费心了。”

萧洛寒心情烦躁地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日后你便安心留在府中。等时机成熟了,本王会给你一个更合适的身份。”

“属下遵命。”璃茉回答,语气与平时并无不同,恭敬、坚定、无丝毫质疑。

只是她紧接着便询问了一句:“王爷今夜可要在此处留宿?若是留下,恐惹王妃不悦。”

萧洛寒正欲离开,听到这话却突然嗤了一声。

“她不会不悦。她啊,没有心。”

男人声音低沉,平平静静的一句话却暗藏着乱麻一样的情愁。

璃茉双目一瞠,划过一抹惊异之色,心中亦在一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王爷他莫非……

可是怎么会!

王爷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对一个女人动心?

璃茉小心掩下心中翻滚的情绪,缓缓地道:“王妃对王爷有没有心,王爷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

萧洛寒嘴角轻撇一下,自嘲道:“你怎知本王没有试过?”

他早就试过无数次了。

小妖儿就是没心。

一只没心没肺的小妖精。

他算是看透了,小妖儿跟那些女人根本不一样,她不知道什么嫁夫从夫,不知什么三从四德,她从一开始就是在嫖他!

在她眼里,自己估计就跟那花楼里的小倌儿一样。

高兴了就宠宠他,不高兴了就给他摆脸色,碰都不许他碰。

可笑他堂堂大萧国定北王,要什么女人没有,竟被一个小妖如此作践。

更可笑的是,他现在明明将这个女人看得一清二楚,还舍不得处置她。

杀了她,一了百了多好,他非但舍不得杀,还怕她跑了。

他萧洛寒居然卑贱到了这种地步!

萧洛寒越想越替自己委屈。

璃茉望着眼前的男人,微微失神,心中发痛。

思绪几转之后,她忽而掩唇一笑。

这一刻,她不是暗十八卫的暗八,而是在醉香楼受调教多年的璃茉姑娘,一颦一笑皆是早已打磨过的最动人的模样。

“王爷似乎忘了属下的第二个身份。这男女之间的事情,王爷懂的可有璃茉多?”

“那你说本王该如何?”萧洛寒淡淡道。

璃茉垂眸,掩下眼中的光芒,“王爷不妨一连几日都宿在属下这里。一日两日尚可强装镇定,但这么多日,王妃心里若有王爷,定会露出马脚。”

萧洛寒闻言,却冷冷看她一眼,“本王还当你有什么好主意。”

璃茉立马道:“王爷别小瞧——”

“够了!本王了解王妃,还是你一个见都没见过王妃的下人了解王妃?

本王已经犯了一次蠢,你还想本王犯几次?

你知道本王如今在她眼里是什么样的吗?

本王在她眼里就是那戏台子上的丑角!丑角!

她心里还不知如何嘲笑本王呢!

呵呵,呵呵呵……”

萧洛寒一路自嘲低笑,模样如同疯癫。

璃茉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离开的方向,身子陡然间瘫软下来。

她心中无情无欲的王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

王爷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不该是这么小心翼翼又卑微的模样。

那女人实在、可恨!

璃茉眼里恨意滔天,交织着杀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